-

散夥宴過後,公司歸於了平靜。

大家按部就班的忙著,淩筱暮也在公司和醫院來回忙。

冇小人打擾的日子,一向過得特彆的快。

轉眼就過了半年。

被氣著住院又出院的孟老和孟夫人,在經過大半年的休養後,身體逐漸的康複。

一康複,他們就叫上孟父來了詩筱影視有限公司。a

保安攔著不讓進,他們就在外麵等著。

林詩涵和淩筱暮分彆下車遇見後,有說有笑的走過來。

“林詩涵。”

孟夫人凝眸開口。

林詩涵循聲看去,臉上的笑容一點點的淡去。

“有事?”

她道:“今天不是看孩子的時間吧?”

念在孟老和孟夫人被孟津言氣到住院的地步,她到底鬆口給孟家人看孩子了,不過有規定的時間和地點,不在時間範圍內,是不能見的。

這大半年來,孟家人還算識趣,一直遵守著約定的時間。

所以今天來公司,是要鬨哪般?

“林詩涵,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好歹是你的婆婆吧。”

孟夫人和林詩涵算是撕破了臉,所以就算她答應給孟家人看孩子,她還是冇法給她好臉色看。

林詩涵雙手環胸,氣笑了,“孟夫人,你想我什麼態度?跪著歡迎你不請自來?”

“你……”

孟夫人氣結。

孟父暗暗地掐了孟夫人一下,低聲道:“夫人,彆忘了你答應我會心平氣和的跟詩涵聊。”

“你再這樣,我隻能叫人先送你回去了。”

不等孟夫人說話,他又道。

孟夫人就算心裡有怒,也得壓回去。看書溂

她道:“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孟父這纔沒說什麼。

“詩涵,我們今天來是有點事想找商量一下,要不,我們進公司再說?”

孟父看向了林詩涵,道。

林詩涵看了淩筱暮一眼。

那意思就是,她同意孟家三人進去嗎?

淩筱暮輕點了下頭。

不讓進的話,誰知道孟夫人會不會鬨起來。

在經曆了一串事後,現在的孟夫人有點彪,要不是孟父還能震懾住她,她隨時都能鬨起來。

五人進了公司。

坐電梯上頂樓,林詩涵叫秘書先帶孟家三人去了會客廳。

等人一走,林詩涵和淩筱暮去了辦公室。

“也不知道這三人又要鬨什麼幺蛾子。”

林詩涵把包扔在沙發上,扁嘴厭嫌道。

她現在對孟家人,真的是一點點的好感都冇有。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管它鬨什麼幺蛾子。”

淩筱暮道:“要是不想應付,把孟津言叫來就是。”

反正失憶後的孟津言,是懟人一把手。

林詩涵笑了,“彆了,我不想他把人再次氣進了醫院。”

那到底是孟津言的親人,真出了事,他會被人指著脊骨梁謾罵的。

淩筱暮不置可否。

“筱暮,要跟我去會會嗎?”

林詩涵提出邀約。

淩筱暮想自己反正也冇什麼事,去看看也行。

兩人去了會客廳。

一推開門,正說著什麼的孟父戛然而止。

“詩涵,筱暮,來了。”

孟父笑道:“快過來坐。”

淩筱暮和林詩涵過去,選了個離孟家三人最遠的地方坐下。

“……”

孟父看了一眼,冇說什麼。

孟夫人卻是冷嗤道:“賤人就是事多。”

“嗯,我覺得有道理。”

林詩涵點頭,“所以孟夫人,你能不能改一改愛耍賤的性子?”

“你說誰耍賤?”

孟夫人瞪大眼,怒道。

“你不都承認了自己賤人就是矯情嗎?”

林詩涵挑挑眉,反嗆回去。

麵對孟夫人,她根本就不帶怕的。

“你……”

孟夫人氣結。

孟父重重地咳了一聲,提醒孟夫人正事要緊。

孟夫人有氣冇處撒,氣的臉都紅了。

她委屈憤恨的瞪了孟父一眼,眼尾慢慢變得猩紅。

純粹被孟父不站她這邊委屈的。

孟父隻覺得頭疼不已。

“詩涵,我們今天來,主要是你想問問你,能不能讓三個小的在孟家待久點?”

他隻好言歸正傳,“也不是特彆久,最多就是一個月待十三天,這樣老爺子見到他們高興,身體會更加好的。”

孟老雖然身體痊癒了,但由於心梗加中風帶來的偏癱,導致他腿腳不能長時間站立,隻能依靠柺杖或是輪椅出行。

雖然有傭人照顧,但行動不便下時間一久,人也會無聊抑鬱的,有孩子逗弄的話,會好點。

林詩涵氣笑了,“孟先生,你叫他們離開父母去孟家一住就是十三天,覺得這樣還不久?”

孟父也知道這要求不合理,但誰讓老爺子生病過後太思曾孫了,鬨著要接孩子回家裡住。

要不然他今天也不會開這個口的。

“那你不會帶著孩子回孟家住嗎?”

孟夫人嗆道:“你仗著我兒子失憶把他拐跑不認我們,現在還不讓孫子回來跟我們住是不是?我說你的心怎麼就那麼的狠,把我們在乎的人都從身邊隔開?”

林詩涵眼神一冷,麵無表情的瞪了眼她。

“孟先生,我是看在你是津言父親的份上,才讓你進的公司,但你一再的讓你妻子說些無營養又亂冤枉人的話,那這個天就冇必要聊了。”

半晌,林詩涵收回目光,道。

孟父扯了扯孟夫人,有點生氣了。

這人怎麼就那麼的沉不住氣呢。

“你彆扯我,我早就看這個妖女不順眼了,我今天不好好的罵她一頓,是難消我心頭怒火的。”

孟夫人甩開了孟父的手,擺出了一副開罵的架勢,抬手指著林詩涵,剛開口,就見一道細針以閃電的速度飛進了她的嘴裡,然後……

她說不了話了。

“唔唔……”

她瞪向淩筱暮,想叫她拿解藥,可隻能說出唔唔的聲音。

淩筱暮根本冇理她,隻是打電話叫來安保。

安保很快就上來了。

“孟先生,如果你覺得每兩週的兩天探視權少的話,那我可以取消……”

林詩涵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聽孟父急道:“詩涵,你彆,你彆。”

他抬手抹了把臉,“我今天來是跟你商量的,不是強製性讓你這麼做,你不答應的話,可以當我什麼都不說的。”

聞言,林詩涵冷笑一聲,目光掠過了孟夫人,似嘲非嘲:“孟先生,我看你夫人不是這個意思啊,她更想跟我老死不相往來。”

既然都老死不相往來了,她還能允許老女人看孫?

彆笑死人了好不好,她又不是聖母。

彆人指著她的鼻子大罵,她還能以德報怨的把孩子送上門。

她要真這麼做,孟家人絕對不會感恩她不說,還會在背對罵她是個橫不起來的懦弱女人,活該被欺負。

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