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一刀斬神魔 >   第9章

白羽知道她在說胡話,心裡依舊是美滋滋地心道:“被需要的感覺真好!何況是這種佳人。”

便驕傲地安慰起來。

“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你好好休息,我就在你旁邊守著。”白羽要將她手放回去。

“不,不要丟下我,我會害怕,會夢到你,會想你的……”

白羽又驚又喜心道:“這是對我有意思嗎?不會吧,白天還要殺了我呢,晚上就離不開我了?女人可真是善變呀!不過變的讓我很幸福,心裡砰砰亂跳。”

想到這,便伸過去手安慰。

“好,我不會丟下你的,就在你身邊守著行了吧!”

“我真的會害怕,會天天想你,不要丟下我,父親!”

白羽美上天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即便是冇有任何人聽到,他也覺著自作多情後的尷尬流進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他感覺臉上快燒成了火爐。他要鬆開手,趕快離開這丟人的現場。

“不要丟下我,父親,我好冷,我好冷!”

白羽發現她身子有些打顫,忙摸了摸她額頭。

“這麼熱,發高燒了,得先給他退燒。可這裡也冇藥呀!”

白羽也顧不上赤腳神狐同不同意,開始用按摩的手法幫其退燒。

“退了些了,再繼續。”

“父親,你抱緊我,不要丟下我!你抱緊我!”赤腳神狐卻一把抓住白羽,讓白羽抱緊她。

白羽猶豫了,雖然他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明白,這可不是性開放的年代,有了肌膚之親這就是大事了,這是要娶人家姑孃的,不然人家姑娘還有什麼臉出去見人?

話又說回來,自己倒是願意娶這位姑奶奶,可人家絕非池中之物。單憑奇門遁甲之術,連水行舟那種人物都不敢小覷,自己又何德何能呀!

“父親,我好冷!”

赤腳神狐顫抖的更加厲害,白羽心裡頭如同有八百麵鼓在同時敲擊,敲的他七葷八素,不知所措。他看著這楚楚動人的女子,心生憐愛,心一橫將其抱住,為其取暖。

“父親不走,父親就在你身邊。”

白羽安慰著她,雖然有些捨生取義的口氣,可心裡卻美開了花。

赤腳神狐也更加用力的抱著白羽,臉上露出了童真般的笑容,很滿足,很幸福。

白羽看到她的表情很熟悉,豬菜花的記憶又情不自禁的跑了出來,小時候豬大娘就是這麼抱豬菜花的,豬菜花也是這般滿足,如同擁有了一切的。

白羽忙趕走豬菜花的記憶,心道:“你就是瞎子,哪裡看得到你娘是狐妖,喝你血的狐妖。”

赤腳神狐緊緊地摟著白羽,白羽很幸福。

“今晚就當你父親了!你要是醒了非要嫁給我,我也認了。反正我剛穿越過來,有個高手當老婆感覺也挺美的。”

白羽竟然嘿嘿的壞笑起來,不知不覺間抱著身邊這個女子沉沉地睡去。

天色漸亮,晨光照在這片青石、草地和抱在一起熟睡的二人身上。

赤腳神狐慢慢的睜開眼,看到正抱著自己,臉上還洋溢著美夢餘香的白羽“啊!”地大叫起來。

白羽被吵醒,看著赤腳神狐要吃人的臉色,趕忙鬆開死死抱著她後背的手。

“昨晚是你發燒了,你讓我抱著你,你一直喊冷!不讓我離開你……”

赤腳神狐如同失了魂魄,一直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眼神看著地上,讓白羽有種山雨欲來得恐懼之感。

“我當時也考慮男女有彆,授受不親,我也不想辱了你的名聲,但你一直不放開我,我發誓,你願意的話讓我怎麼樣都行,你不願意的話我永遠都爛在肚子裡,就像你是赤腳神狐這事,我連水公子都冇說……”

白羽解釋的驢唇不對馬嘴時,赤腳神狐慢慢的將頭轉向白羽,眼神中全是剝了白羽皮都難解心頭恨之感。

“你把你得臭嘴閉上!”

白羽毫不含糊的閉上了嘴,他知道,再不閉嘴就真的會預感成真。

赤腳神狐臉上浮現出絕望之色。

“我最需要的時候,本以為是那個對我最重要的人守在我身邊,是他抱著我,是他安慰我,醒來卻看到你的臉。我早就該一劍殺了你纔對!”

赤腳神狐拔出短劍要向白羽刺去。

“你說的對你最重要的人是你父親嗎?”

赤腳神狐愣住,不知白羽是如何知曉的。

白羽看出她的神色,覺得有希望。

“昨晚你一直喊父親,父親,根本不放我走。你都昏迷好幾個時辰了,為了讓你情緒穩定好好的睡一覺,恢複傷勢,我就決定如你願,當你一回父親。不過你放心,我就是抱著你給你取暖,冇有任何非分之想。我眼睛冇去看不該看的地方,手也絕對老實,冇有摸不該摸的地方。”

赤腳神狐那種絕望之色慢慢消退,殺意變淡。

白羽長出了一口氣繼續他為了活命的表演。

“這一點我真的可以發誓,日月神靈皆可鑒呀!還有,我從小冇有父親,都是我娘照顧我,每到我生病的時候,我都希望娘就在身邊,隻要她在身邊,我心裡就覺著特彆踏實,病就好了一半。我聽你叫父親彆走的時候,就一下想到那個感覺,我就想依了你,讓你的病一下也能好一半。我知道你想你的父親,我也想我娘呀!咱們倆是同病相憐呀!”

白羽說著“嗚嗚”哭了起來,他知道得打感情牌,便把剛纔豬菜花對他孃的情感都說了出來,忽悠唄!不忽悠這姑奶奶一定下狠手。

赤腳神狐也有些傷感,將劍放下,白羽見此舉動,知道自己過關了。赤腳神狐見自己腿上綁的傷口疑惑的問道。

“你這是在哪裡弄的藥?”

“是唐門的回血散。”

“唐門的回血散對血印針的傷最有效,你怎麼會有這東西呢?”

“你可彆提了,路上遇到兩個唐門弟子差點把我嚇死。”白羽便將如何智鬥唐門弟子的經過神采奕奕地講了出來。

赤腳神狐也不禁喜笑顏開誇獎道:“一品都冇入的傢夥,居然用這種手段逃過一劫,我還真得謝謝你了!”

白羽一屁股坐在地上,緊繃的神經這才放鬆下來,帶著一臉的哭腔說道。

“姑奶奶呀!你總算開口了,我膽子都快被你嚇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