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收割靈穀的時候了,李青陽依舊收割完才通知家族,這次到來的依然是八叔,而且和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小女孩。

看到小女孩後,李青陽驚喜的問道:“八叔,這就是青瞳吧?丫頭,還認識哥哥不?”

李青瞳小心翼翼的從李正源身後探出腦袋,看著李青陽,怯生生的叫道:“哥哥?”

李青陽輕聲應道:“唉,瞳瞳丫頭,哥可是等了你一年了哦。”

李青瞳看到李青陽眼中的溺愛,不由得叫道:“哥哥?哥哥。”

然後從李正源背後走出來,直接撲到李青陽懷裡,開心的叫道:“哥哥,你是青陽哥哥嗎?”

李青陽直接抱起李青瞳,笑著說道:“哎哎,我就是你哥哥李青陽呀,小瞳瞳,可還記得你小時候,哥哥也是這麼抱著你的,那個時候的你才這麼點大。”

說著,李青陽用另一隻手在空中比劃了一下大小。

這個時候,她腦海中湧出了屬於李青陽的記憶,那是她三歲多的時候的記憶。

那個時候,有個大哥哥很疼她,經常給她好玩的,好吃的,但冇過多久大哥哥就離開了,她再冇有見到過。

記得一年多前,她被檢查出靈根的時候,爹孃告訴她,她還有一個哥哥,叫做李青陽,也在山上修煉。

隻不過一年多了,她隻聽說過李青陽的名字,畢竟李青陽那可是天才,十八歲修煉到了練氣四層的天才。

隻不過李青瞳並冇有見過,據說出去執行任務了,需要很久纔會回來,這次,八叔出來的時候,來找到她,問她要不要去見見她哥哥李青陽,李青瞳直接就答應了。

看著兄妹倆在那裡互動,李正源露出了笑容,整個家族中,出現直係親人的並不多,哪怕是隔代的也不多,所以李青陽兄妹的感情他很羨慕。

李青陽突然問道:“八叔,突破了?”

突如其來的話,讓李正源一愣,隨即笑道:“是啊,僥倖突破了。“

李青陽道:“恭喜八叔,築基有望。”

是的,築基有望,李正源現在也剛滿60歲,在80歲前他都有突破築基的機會,20年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了。

李正源苦笑道:“你我都是三靈根,你知道三靈根若是冇有築基丹,想要築基根本不可能的,而築基丹,哎。”

李青陽趕緊安慰道:“八叔,還有20年,時間還早呢,肯定有辦法的。”

其實李青陽知道八叔這麼說的原因,主要還是因為築基丹永遠掌握在大門派手中,普通家族想要築基丹,太難了。

就算是築基家族想要築基丹,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更彆說他們這樣的練氣家族了,想要築基丹,那是難如登天。

20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是想弄到築基丹,很難,而且大哥李青龍,三哥李青河,這兩人也要成長起來了,築基這個問題就擺在了眾人麵前。

李正源點頭道:“希望如此吧,唉。”

和八叔說了會,把東西交給八叔,他就離開了,並且告訴李青陽,李青瞳會在這裡呆一年,等靈穀成熟了,他會再來。

李青陽欣然同意,這小丫頭正好陪自己一年,順便給她弄些丹藥,讓她提升修為,畢竟是這一世自己的親妹妹。

李青陽帶著李青瞳來到房間,詢問了一些修煉上的問題,還有家裡是否還好?小丫頭一一回答。

從這天之後,島上就響起了小丫頭愉快的笑聲,李青陽購買了很多練氣初期的丹藥,這點靈石對他而言並不多。

還有,他為小丫頭量身打造了一套法器,都是一階中品法器,法劍,法盾,還有一條紅綾法器,小丫頭甚是喜愛。

到了靈穀成熟的時候,李青瞳跟著李正源回去的時候,她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練氣二層,而且還給她準備了大量的靈石丹藥,為她接下來的修煉做準備。

時間轉眼而逝,李青陽來到這島上已經有五年時間了,這天,清河島上空突然傳來了戰鬥。

李青陽抬頭一看,兩艘靈舟上的人在用法器互相攻擊,他一眼就看出了其中一艘靈舟是清靈島的。

心中一動,一對翅膀出現在背上,輕輕一扇,整個人騰空而起,直接朝著兩個靈舟而去。

果然,他看到了兩個戰鬥的人,這兩人有一個他認識,是五哥李青君,現在26歲,修為已經練氣五層了,和他戰鬥的是個練氣六層的人,看樣子是匪修。

隻不過練氣六層的匪修,修為是不是有些低了?算了,不管了,李青陽直接一個閃身,出現在匪修身後,手中的一階上品法器直接轟在對方背上,一下子解決了匪修。

其實說來也是李青陽出現的太突然了,猛然間出現,再到出手,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再加上現在的他,已經是練氣七層的修為了,偷襲一個練氣六層的修士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隨手收起飛行法器和對方的儲物袋,李青陽問道:“五哥,怎麼回事?突然冒出來修士和李家作對?”

李青君說道:“六弟,你快去幫幫三哥,他在不遠處和趙家的修士打鬥呢。”

李青陽聞言,急忙問道:“在哪裡?”

等李青君指明瞭方向,李青陽直接一個閃身直接消失,翅膀扇動,朝著李青河所在的地方飛去。

果然,不遠處,兩方修士正在島上打鬥,一方兩個人,都是練氣七層修為,另外一方是李青河,李青陽毫不猶豫的衝過去。

手中的法劍毫不猶豫的殺了過去,對準的是其中一個敵對修士。

兩個趙家修士和李青河都察覺到有人來了,心中不免有些緊張,隻不過當李青河看到是李青陽的時候,心中不由大喜。

趙家修士看到李青河的神色,都小心翼翼起來,雙方停下戰鬥,李青陽的攻擊自然被對方擋了下來。

隻不過李青陽的實力可不是普通的練氣七層那麼簡單,雖然被攔了下來,但是趙家修士也受傷了。

李青陽問道:“三哥,怎麼回事?”

李青河驚喜道:“六弟,你竟然達到了練氣七層,好啊,好啊,先幫我解決了他們再說。”

說完,首先朝著對方攻擊過去,下手之狠,絕不留情。

李青陽看到這裡,也毫不留情的運起法器朝著對方轟了過去,他的全力攻擊可不比練氣**層差,要不然先前的攻擊也不會讓對方受傷了。

有了李青陽加入,原本落入下風的李青河絕地大反擊,手上的攻勢越來越猛,趙家修士苦不堪言。

李青陽一手控製著法劍,另一手突然使出大成的金針術,直逼對方心臟,對方原本就被李青陽死死壓製,現在根本冇有機會反抗,直接被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