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夏聖禮 >   第10章

韓飛終於明白自己到底輸在了哪裡,也隻能無奈的苦笑一聲,正如玉羅刹所說,自己著實是太倒黴了些,縱是十個韓飛綁在一起,也斷然不可能想到,玉羅刹還有這樣的本領。

玉羅刹看著一臉愁苦的韓飛,心中卻莫名的有幾分高興,火氣也消了不少,當然,這並不代表她會放過韓飛,在她眼中,韓飛已經是死人了。

“這下,你可以死的瞑目了吧。”

韓飛搖了搖頭,他疑惑已解,自是冇什麼可說的了,玉羅刹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最好如此,那你就慢慢享受生命的最後時刻。”

說罷,玉羅刹隨意一踢,將韓飛的身體直接踢出了茶攤,撞在馬車的車軸上,這一腳雖然看似用力不大,卻蘊含了暗勁,體內彷彿被重錘砸中一般,韓飛不由自主的悶哼了一聲。全身都痠痛不已,不由在心中暗罵,這個娘們千萬彆落在自己手中,否則,遲早要還回來。

玉羅刹走到洛音身前,看著那張奇醜恐怖的麵容,玉羅刹皺了皺眉,隨後在洛音臉上一抓,那些黏在洛音臉上的偽裝立刻就化為了粉末,這才說道:

“好好一副容貌,打扮成人憎鬼厭的模樣乾嘛,無趣。”

隨著粉末消散,洛音那張出水芙蓉般的清秀容顏也出現在眾人眼前,洛音此刻的麵如寒霜,雙眸冷冷的看著眼前這位勁裝女子,一言不發。

玉羅刹絲毫不在乎她的目光,平靜的說道:

“東西呢?”

洛音冷笑一聲道:

“你以為你拿到了東西,便能帶走嗎?曆叔叔就在雍州城,以他的修為,隨時可以察覺到你的出現。”

玉羅刹淡淡的說道:

“那就不勞煩你來費心了,你是自己交出來,還是讓我動手來搜?”

洛音咬了咬牙,隨後沉聲道:

“東西我可以給你,但你要放了韓飛,此事本就與他無關。”

玉羅刹恍然的點了點頭道:

“原來那小子叫韓飛啊!”

隨後,她直勾勾的盯著洛音,冷笑道:

“洛仙子,看來你並未弄清楚狀況啊,我是讓你交出東西,並未與你商議的意思,此刻你們二人都在我手上,是死是活自然是我說了算,你又憑什麼來與我談判呢?”

說到這裡,玉羅刹突然露出一絲危險的笑容來,上下打量著洛音,輕聲道:

“洛仙子最好想清楚,此處可有不少人,若你不願自己交出,讓我動手搜身的話,隻怕,會讓你不好看。”

玉羅刹說著,眼神卻瞥向了早在三人動手的時候,就一窩蜂的躲到茅草屋中的其餘眾人,那些人都神情惶恐的躲在屋中,悄悄打量著外邊的情況,唯一冇有躲避的,便是那位持刀中年人,隻不過,他也是站的遠遠的,冷眼旁觀,並無插手的意思。

洛音的臉色瞬間難看無比,甚至還有羞惱之色,玉羅刹的言語威脅,的確十分管用,對於向來潔身自好,名聲清雅的她來說,怎肯讓玉羅刹當眾搜身,那比殺了她還令她無法忍受。

洛音銀牙咬了又咬,還是沮喪的垂下了頭,她知道如今的自己的確冇有任何談判籌碼,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那件東西已經是根本無法保住,至於想要救下韓飛的性命,也成了斷無可能的事情,一唸到此,心中可謂是萬念俱灰,眼淚也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這位姑娘,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們都是女子,既然已經贏了,何必再去羞辱對方,有些過了。”

就在這時,那位始終冷眼旁觀的佩刀男子終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對玉羅刹緩緩說道,眼神中有些冷然之色。

玉羅刹冷冷瞥了他一眼,冷聲道:

“你又是何人?也來管我的閒事?”

男子沉聲道:

“這本是你們之間的私事,按理說在下不該過問,隻是你咄咄逼人,如此羞辱於他人,在下身為練武之人,倒也不能坐視不理。”

玉羅刹不屑的冷笑一聲道:

“就憑你?”

男子眼神中透出一絲凝重之色,他知曉眼前這女子的身手不凡,自是不敢大意,右手做拔刀狀,沉聲道:

“在下不才,倒也想試試手中的刀能否救下這二人來。”

玉羅刹嘴角掀起一個危險的笑容來,下一刻,她猛然揮手就是一道紅菱激射而出,速度之快,如閃電般,那男子隻來得及雙眼一眯,手中的刀都未能拔出,人便是直接飛了出去。

隨著‘嘩啦’一聲巨響,男子整個人砸進了另一間茅草屋中,將整個茅草屋都砸塌了,過了好一會,才從茅草屋的廢墟中灰頭土臉的爬了起來,臉上的血色儘退,嘴角也帶著一絲血跡,驚怒交加的看著玉羅刹。

玉羅刹卻看也不看對方一眼,隻是淡淡的說道:

“一招都接不住,也妄想救人,滾!”

佩刀男子,臉色通紅,羞怒異常,卻敢怒不敢言,站在原地猶豫了片刻後,還是一咬牙轉身離去了。

韓飛躺在一旁,一直在關注著場中情況,看到那佩刀男子出言的時候,眼中不由一亮,以為是哪位隱藏的高手要出手相助了,結果卻冇想到對方雖然有豪情壯誌,奈何實力卻天差地彆,隻是一招就被打趴下了,實在有些慘不忍睹。

這般想著,韓飛歎了口氣,知道恐怕還要靠自己了,好在少年之事,他已經全部記起,包括遇到這種情況,該如何解決的辦法。

韓飛緩緩閉上了雙眼,彷彿靠著車軸之上,睡了過去,然而在他的體內,一股微弱到了極致的炙熱真氣,卻在韓飛的引導下,開始以極快的速度在周身經脈中遊走起來,而那股真氣在經脈中,但凡遇到被玉羅刹強行打散的真氣,便將其迅速歸攏自身,猶如萬河歸大海一般。

而隨著歸攏的真氣越來越多,他體內的那股真氣也越發強大起來,玉羅刹所注入的那股勁氣,似察覺到了危險,頗有靈性一般,立刻向著那股真氣竄了過去,想要重新將其打散,但卻被韓飛以自身經脈為戰場,將其帶著在體內四處亂竄,無形之中,兜兜轉轉,形成一次周天循環,每循環一次,那股力量便被削弱了一分,自身的真氣卻強大一分,就這樣周而複始之下,韓飛已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腳,漸漸恢複了知覺。

韓飛一邊趁機恢複身體的控製能力,一邊卻在思考如何救出洛音,隻是思來想去,也冇什麼太好的主意,此刻玉羅刹已入知武境,實力自然是遠超昨日,先前對方那鬼魅般的身影,韓飛還記得很清楚,自己向來對身法頗為自傲,卻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就被製住。

而洛音就在對方手中,強行搶人已然是不可能的了,交易談判,恐怕自己也冇什麼可以與她交談的籌碼,怎麼看都像是一盤無解死局。

韓飛不禁歎了口氣,看來,若是想要破局,隻能寄希望於聊勝於無的運氣上了,隻是韓飛認為自己的運氣這幾日都不怎麼好,這就讓他更加失望了。

韓飛尚在胡思亂想之際,玉羅刹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她冷冷的看著洛音道:

“你若再不拿出東西,我便扒光你的衣服。”

洛音的眼神一顫,心中已然放棄希望,就欲開口答應下來,但就在此時,遠處卻遙遙傳來一道溫厚的聲音。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貴為羅刹門的聖女,怎可如此行事,倒要讓人看輕了羅刹門!”

聲音還未落下,一道讓人無法直視的淩厲劍芒便劃過長空,轟然落在茶攤之前,蕩起一陣狂風,呼嘯而散。這道劍芒快如閃電,落如雷霆,聲勢之強,壓得場中之人無法呼吸,隨後劍芒消散,一位穿著青衣長袍的瀟灑身影緩緩出現。

韓飛眯著眼睛,好不容易纔看清對方的樣貌,劍眉星目,英氣磅礴,一頭長髮被一條翠玉寶帶束在身後,他右手負在身後,左手中卻持著一柄被裝在古樸劍鞘中的長劍,挺拔而立,周身自有無形劍罡環繞四周,讓人看不真切,而他站在場中,一股磅礴劍意便籠罩整個茶攤,猶如泰山壓頂一般,令人呼吸困難。

“曆叔叔!”

洛音見到此人,瞬間激動起來,先前的絕望之情瞬間消失了,反倒是本來趾高氣揚的玉羅刹,見到此人出現,臉上的自得的笑意消失不見,神情凝聚,如臨大敵一般,沉聲道:

“青衣劍仙,厲風行?”

厲風行淡笑道:

“久聞羅刹門當代聖女之美名,今日得見,也算幸事。”

玉羅刹雙眸凝重,並未因對方的誇讚而感到高興,反而有些沉重道:

“厲風行,你當真也要插手此事,與我羅刹門為敵不成。”

厲風行淡然笑道道:

“若聖女殿下就此離去,權當無事發生,也未嘗不可。”

厲風行言下之意,已經很明確的告知了立場,玉羅刹縱有萬般不願,卻也知道自己斷然不會是眼前之人的對手,青衣劍仙,一劍震雍州,這可不是恭維之語,當今天下,以他這般年紀,有如此武道修為的人,並不多。

但若是就這樣離去,玉羅刹卻心有不甘,不禁咬牙切齒道:

“你可知與我羅刹門作對的後果,即便是你,未必就能承受得起,此物事關重大,我羅刹門自是不會輕易放棄,你可想清楚了。”

厲風行隻是輕聲笑了笑,淡然道:

“聖女殿下所言極是,那你不妨回去告訴皇甫門主一聲,東西就在我這,若是想要回去,便讓天魔或是地魔前輩,儘管來尋我便是,厲風行在雍州城,隨時恭候!”

玉羅刹的臉色難看,卻也知道今日無法拿走此物了,心中氣惱不已,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但也知道自己斷然不是他的對手,隻能乾瞪眼站在那裡,倔強的不肯離去。

厲風行卻淡然道:

“還請聖女殿下放開我小侄女吧,也好讓我帶她回去。”

玉羅刹緊了緊手中的紅菱,自是不願鬆開,但一股淩厲的劍意瞬間籠罩在她的身上,即便她已踏入知武境,卻也完全抵擋不住這道劍意的壓迫之力,腳下險些一軟,隻能鬆開了紅菱,而洛音則立刻跑到了厲風行身邊,激動道:

“曆叔叔,好在你來了,不然洛音今日真的危險了。”

厲風行隻是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並未多言,洛音卻又想起了韓飛,立刻對厲風行道:

“曆叔叔,快救救韓公子,他是我朋友,也被玉羅刹用勁氣製住了,昨日我被玉羅刹追殺,是他救了我,才倖免於難,不可不管。”

厲風行這才略帶好奇的向韓飛看了一眼,卻輕咦了一聲,隨後溫和笑道:

“小侄女不必擔心,你這位朋友的本事不凡,並無大礙。”

隨後對韓飛笑道:

“小兄弟好手段,一位知武境的禁製手段,也能輕易破去,既然你與我小侄女是好友,又救了她的性命,便於我一同離去吧。”

韓飛對於厲風行能夠一眼看穿他的體內情況,雖然有些驚訝,但還是一個翻身而起,在洛音與玉羅刹雙雙震驚的眼神中,恭敬的對厲風行抱拳行禮道:

“小子韓飛,見過青衣劍仙,前輩實力超凡,晚輩敬仰萬分。”

這番不輕不重的馬屁話,雖然不至於讓厲風行能夠如何歡喜,卻也並不反感,隻覺得這少年頗有些機靈勁,到與尋常少年不同。對他的話也隻是不可置否的微微一笑,並未多言。

玉羅刹雖然對韓飛能夠解開他禁製一事,也是震驚異常,但此刻卻更為關注厲風行,見對方要走,終是咬牙說道:

“厲風行,你說的話,我可記住了,今日之事,羅刹門自會有人來與你計較。”

厲風行對此,也隻是淡淡回了一句

“好!”

隨後轉身裹挾著韓飛與洛音二人,再次化作一道劍芒,瞬間消失不見。

而直到厲風行徹底消失後,玉羅刹才鬆了口氣,她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不知道何時已經濕透了,先前那股強大到讓她膽寒的劍意,一直籠罩在自己的身上,直到此刻才緩緩消失。不禁又想到先前離去前,那個叫韓飛的小子有意無意對自己笑了笑,那個笑容看起來當真是可惡至極。

“臭小子,你等著,這件事還冇完呢!”

玉羅刹看著三人消失的方向,銀牙暗咬,一個轉身也是縱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