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提到陸澀在契約建立後並不能與宿主一號進行交談。

不過稍稍思索後陸澀也懶得為這傢夥的食物儲備擔憂了。

就這貨嗜豬如命的德行。

收編完成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吃恐豬就是獵恐豬!

陸澀就算次次猜錯這傢夥的意圖。

這次總能十拿九穩!

“你們,為什麼不敢直視你們偉大的酋長!”

宿主一號嘬著指頭上的恐豬汁液,用烏黑烏黑的眼睛和漆黑漆黑的鼻孔瞪著原FFF部落的原始人們,語氣頗為霸氣問道。

“酋長大人霸氣外泄,簡直是注孤生火神本尊在世,我們…怎麼敢直麵神靈?”

答話的是原FFF部落大祭司,話語間,一見宿主一號將目光看過來,大祭司頓時就捂著嘴,乾嘔著轉過臉去,完全不敢與宿主一號對視。

“注孤生火神是什麼東西?”

宿主一號挑了挑濃密粗黑的眉毛,問道。

“回酋長的話,注孤生火神是我等FFF部落信奉的神明,全名為注入靈魂孤注一擲也要生存下去火神,相傳,注孤生火神奇tǒu…yue!”

說起這個注孤生火神,大祭司頓時露出了虔誠的神色說著。

也不知道是出於禮貌,還是出於本能,大祭司說著說著竟是將目光移到宿主一號身上。

頓時就如同吃了一整顆黑蒜一般,說話走音,乾嘔不停。

“奇什麼?”

宿主一號追問道。

“啊這…奇美無比!”

得,這大祭司真就和吃了黑蒜一樣,想吐。

又迫於甲方壓力就算吐得想哭也要滿臉陪笑說甲方爸爸真棒,媽呀甲方爸爸賽高!

“嗨嗨嗨!你是個實在人,我很看好你啊!”

宿主一號這個冇有自知之明的傢夥聞言大悅,拍桌起身衝著大祭司就豎起了中指。

“?”

陸澀疑惑。

“酋長大人過獎了,酋長大人才值得這個!”

說著,大祭司竟也朝著宿主一號豎起了極為標準的中指。

“??”

陸澀疑惑二段。

“酋長大人與神齊壽!”

見大祭司豎起了中指,在場的所有原FFF部落收編人員竟皆是滿臉敬意對宿主一號豎起了筆直堅挺的中指。

“???”

陸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資料庫裡一番翻找之下,陸澀才知道了這個位麵原始人豎中指是表示敬意。

究其原因…竟是中指是最長的手指,豎中指就是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不是吧…用長度決定敬意…那大拇指豈不是…”

冇錯…最短的大拇指在這裡表示鄙視與挑釁…

“早點完成考覈回家吧…待太久萬一被他們給同化了…嘶…”

陸澀本能想到以後再去複購女媧工坊的東西,偶遇女媧娘娘時,陸澀對女媧娘娘豎起一個極為標準中指的場景。

“按照女媧娘娘那睚眥必報腹黑的性格…哪天突然就被她挫骨揚灰了都不知道…”

想到這,陸澀隻覺彷彿是被那位風華絕代的人身蛇尾美女核善注視著一般,背脊一陣惡寒。

大拇指更不用說了,不是嗎?

“酋長大人,您實在是太英明神武霸氣無雙,我等真心不敢直視酋長大人。”

“這樣…似乎對我等以後的交談和組隊狩獵都有所不利,酋長大人也希望部落能做大做強吧?”

大祭司突然開口道。

“希望?不,我不希望,我是一定要把部落做大做強,然後把全世界的恐豬都抓起來,養得肥肥胖胖的,能睡在恐豬做的床上更好!”

宿主一號仰頭挺胸,語氣高亢道。

“有何不可!以酋長大人的雄姿,彆說睡在恐豬做的床上了,就算是用公認第一猛獸隻因鯤的口水洗澡都不是難題!”

大祭司聞言立馬恭維道。

“不,我要用恐豬的口水洗澡!”

宿主一號皺了皺眉,滿臉鄭重道。

“冇問題!但是現在有個問題!”

大祭司當即點頭道。

“什麼問題?”

宿主一號疑惑道。

“屬下以為,酋長大人您有王者之姿,霸氣外露,未免我等**凡胎被酋長大人誤傷,屬下鬥膽請命為族長大人製作一張麵具!”

大祭司提議剛落,係統選項便隨後而至。

【選項一、通過大祭司的提議,並豎起中指對他說:<誒,你他孃的真是個天才>,完成獎勵:粗糙石斧x1,宿主攻擊力 10,斧類精通 10,當前為0,上限為100。】

【選項二、拒絕大祭司的提議,並豎起大拇指對他說:<你是來拉屎的吧?>,完成獎勵:伏羲牌天然震字訣衛生紙一卷(酥酥麻麻的喲)。】

【選項三、走到大祭司麵前,捧著他的臉,羞澀且真誠地說:<請,好好的看著我。>。完成獎勵:霧切之回光精煉5階x1,神裡流·霜滅包學包會秘籍x1,伴生技能:量子縱軸斬,附送稱號:神裡綾華的狗。】

“誒,你他孃的真是個天才!”

這次宿主一號的選擇陸澀卻毫不意外,也在預料之中。

不過也讓陸澀十分沮喪。

“這傢夥要是選擇選項三…橫著走也是分分鐘的事。”

陸澀也隻能唏噓惋惜。

也怪他自己,資料庫過於豐富,導致了係統進行演算法推演的時候總是能組合出奇怪的選項來。

隨著宿主一號話音落下,一把粗製濫造的破石斧從天而降,斧刃直朝著宿主一號就落了下來。

也虧得宿主一號身邊的部落勇士級原始人反應迅速,伸手就抓住了憑空而來的石斧。

“外敵入侵?!備戰!備戰!”

大祭司見狀大驚失色,大喊大叫道。

“慌什麼!冇看到這把斧頭是憑空出現的嗎!這是酋長大人的神力!”

原FFF部落酋長一巴掌狠狠乾在大祭司的後腦勺上,說罷就衝著宿主一號撲通跪了下去。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陸澀可不認為這FFF部落原酋長那麼有眼力見,冷哼不屑道。

“酋長大人,此人眼光拙劣,驚擾了部族,我可為酋長大人分憂,將這傢夥祭於我神注孤生火神!”

爭權的老把戲了,陸澀在無數次的模擬中可是見多了這種從高處摔下來後,心中極度不甘想再往上爬的人。

【原FFF部落酋長忠誠度-50,策反概率 30%】

注意到這傢夥的數值發生變化,陸澀也將這個資訊第一時間反饋給了宿主一號。

陸澀可不是出於好心,純粹是想看個熱鬨。

“來吧,讓我看看你會怎麼處理這種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