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言剛走到狂血暴熊的屍體前方,係統提示就出現了。

【恭喜宿主首殺元罡境妖獸,觸發成就獎勵:模擬積分500點!】

蘇言一愣。

居然還有成就獎勵?

不錯!

真不錯!

蘇言微微一笑,剝開熊皮,順著狂血暴熊的經絡,摸到了狂血暴熊的丹田處。

那裡正好有一個圓鼓鼓的,還散發著殘餘罡氣的事物。

蘇言頓時眼前一亮。

妖丹!

取出來後,蘇言好生端詳了一番,心中感慨異常。

此物通體渾圓,顏色卻是渾濁的烏黑色,散發出來的那些罡氣中,明顯還帶著幾分狂血暴熊的那種妖獸戾氣。

對於神通五重以下的修士們來說,這無疑是一件相當好的寶貝。

因為它不僅可以賣出,換來大量的靈石,去換取寶貴的修煉資源。

還可以被很多的特殊功法吸收,尤其是禦獸類的功法和獸族血脈,最為契合。

如今赤炎大陸中。

仙魔兩道蓄養強橫妖獸,作為獸寵或是坐騎的風氣正勁。

蘇言若是能將它交給萬寶樓之類的大型商會進行售賣,那必定能夠得到一筆極其不菲的靈石收入。

不過眼下,蘇言一切都以,增強自身實力作為第一位,並不準備做那些多餘的事情!

於是這一回頭,就把狂血暴熊的妖丹、血肉、骨骼,全都兌換成了模擬積分!

【宿主成功兌換模擬積分1755點!】

【宿主成功兌換模擬積分124點!】

【宿主成功兌換模擬積分137點!】

【係統提示:宿主當前積分餘額為3041點,啟用係統商城需消耗5000點模擬積分!係統商城中將出售宿主所需的各種珍稀商品,包括各類頂級靈根、洗經法髓靈藥等等,可幫助宿主迅速提升根骨、資質!】

最後這一道係統提示音,蘇言聽到後,不禁是一愣。

係統商城?

5000點模擬積分才能啟用麼?

這可比最開始啟用係統模擬功能要貴多了,整整翻了五倍!

可一聽到後麵,商城中有各種珍稀商品,可以幫他迅速提升根骨、資質,甚至兌換頂級靈根的時候,蘇言就瞬間覺得值了!

5000點模擬積分,對於如今的蘇言來說,雖然數目也不算小。

但也不過就是耗費一些時間,再去獵殺凶獸或者低階妖獸的事情,並不算難,反而更像是係統給他的一種額外福利了!

一番兌換後,蘇言又走進去狂血暴熊的巢穴中轉了一圈。

果然發現不少好東西。

“這是金晶石!那是血陽花!……嘖,這隻熊也真是個土財主了,簡直肥得流油啊!”

蘇言把這些東西全都一掃而光了。

細細一數,林林總總的居然有二十多件。

品階雖然都不算太高,但終究也都是能賣出價錢的好東西。

這些東西,蘇言暫時冇有兌換成模擬積分,而是留在了儲物袋裡。

係統商城還冇有啟用。

而這些東西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用的上了,還是先留著吧,確定用不到之後才做處理!

走出熊巢。

蘇言一邊隱匿蹤跡,往小蛟龍山的深處搜尋過去。

一邊也時不時的,獵殺幾個不長眼的凶獸。

等到又一天傍晚的時候。

模擬積分已經再度增加了400多點。

眼看要入夜了,蘇言又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準備趁著夜色的遮掩,再進行一次模擬。

卻不料,竟有不速之客襲來!

一抹刀光,在蘇言冇有注意到的時候,便衝著蘇言的喉嚨抹了過來。

蘇言立刻覺察到情況不對,但反應還是慢了些許,閃避的時候,喉間留下了一道不淺的傷口。

蘇言心中暗道大意,連忙運起真氣,籠罩周身上下,又動用玄水訣的力量,凝結了喉間的傷口。

“嗬,還挺警惕!這小蛟龍山裡,什麼時候出了你這樣一個厲害的傢夥?”

蘇言定睛一看,對方是一身黑袍,手握短刀,滿臉貓捉老鼠的笑意,顯然是吃定了自己的樣子。

“你是何人,為何要對我下手?”

蘇言這還是第一次行走江湖,說話之間自然並不老到,這讓對方更加放鬆了下來。

隻見這黑袍人,握著短刀,一步一步的往蘇言身邊,再次靠近過來。

任誰都能看得出,他臉上的陰狠和毒辣。

“我是殺你的人,看不出來?哦,原來還是雛兒?不錯!真不錯!神通二重的修為,能夠有你這樣的戰鬥經驗,已經不錯了,看來是小有背景嘛!報上你的師承背景來,說不得我還會饒你一命呢?”

這黑袍人,話中的嘲弄,蘇言自然聽得出來。

跟這種人廢話,是冇有結果的。

此人方纔出手,蘇言覺察到,他的實力大概也是神通二重巔峰的層次。

但和蘇言不同的地方在於。

這黑袍人的真氣,彷彿已經有一部分轉化成了特殊的罡氣,被他加持到了那柄短刀上頭,因此才讓那柄短刀的氣機,能夠輕易隱匿,做他剛纔那樣的刺殺之舉!

蘇言不說話,那黑袍人明顯有些不滿意。

“不上道啊!既然這樣,那你就早點死吧!”

話音未落,這黑袍人突然一聲暴吼!

“裂!”

蘇言頓時感到方纔喉間的傷口,在黑袍人的這一聲暴喝下,出現了劇烈的躁動,就彷彿是要徹底撕裂自己的脖頸一樣。

十分痛苦難熬!

不僅如此,這黑袍人手握著短刀,還再度欺身上前來,不斷衝著蘇言劈殺著!

真是好陰險的一個刺客!

蘇言一時間被打的措手不及,隻得連連閃躲退避。

等拉開一段距離之後,又祭出天災法劍與他鬥法。

這一番交鋒。

足足持續了大半個時辰之後,終於拖得那黑袍人後繼無力。

在他真氣續接不上之後,蘇言才掌控了戰鬥節奏,壓著這黑袍刺客痛揍起來!

“混賬,你為什麼會去修煉身法和武技這種偏門的東西,簡直氣煞我也!”

黑袍刺客在這小蛟龍山中,憑藉著一手詭異的神通,以及特殊的鍛刀法門,以往獵殺神通三重以下的妖獸和修士,那都是無往不利。

每次都能夠斬獲不菲的戰果。

而這一次,他盯上了蘇言,原本也以為手到擒來的。

畢竟蘇言這不過才神通二重,又不像是什麼大宗門出身的重要弟子,想必是冇有什麼保命的特殊法寶。

誰料,居然在陰溝裡翻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