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坐書房手作妻,此事羞於外人提。

眼前書上激情戲,桌上紙張鋪整齊。

一上一下淺入戲,忽快忽慢眼迷離。

點點滴滴落在地,子子孫孫化作泥。

老婆八年不在身邊,楚默已經成功的學會了自給自足,變成了老手藝人。

畢竟成年人,血氣方剛。

【宿主如此行徑,係統表示鄙視!】

連繫統都看不過眼了,若不是冇法遮蔽宿主,它絕對將楚默遮蔽。

看一眼都覺得汙染電路板。

“鄙視你大爺!老子為了改改手氣好抽獎!”

“我記得昨天獲得你時,得到了一次抽獎機會吧?到底能抽到什麼東西?”

楚默洗了洗手,在腦海裡問了一句。

【很多!除了盤古血抽不到,其他東西都能抽到!】

【你也知道,現在什麼係統都是抽盤古血,盤古就那一個,哪來這麼多血給係統抽?】

言罷,楚默腦海裡便出現了一個金色大圓盤,上麵密密麻麻寫滿了無數的寶貝。

什麼葵花寶典、六脈神劍、千年人蔘、碧血劍、大還丹等等…

就連神獸坐騎,仙獸寵物,仙人女仆都有。

可謂是應有儘有!

隻不過…仙人女仆那一類的東西,在扇形圖裡占的麵積,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臥槽!這麼多寶貝,隻能抽獎抽到嗎?”

楚默隻覺得眼花繚亂,每一樣他都想要。

【不一定,簽到獎勵也是在這隨機領取的,隻不過抽獎獲得珍品的機率,要比簽到來的高!】

【宿主剛衝了一發,手氣應該不錯,是否選擇抽獎?】

“廢話!那必須抽啊!”

楚默翻了個白眼。

一聲令下,腦海裡的那根指針,在金色圓盤上飛速轉動。

“仙人女仆…”

“神獸白虎…”

“你他孃的倒是停啊,老子的第一次,可彆給我抽個垃圾!”

楚默在內心瘋狂怒吼。

但是冇什麼用。

指針減速慢了下來,漸漸停在了‘謝謝參與’四個大字上。

看到這畫麵,楚默臉色瞬間慘白,忍不住破口大罵!

“臥槽泥馬…連垃圾都不給我,要不要這麼無情?”

話還冇罵完,腦子裡忽然響起了係統的提示音。

【叮!楚靈兒即將麵臨體質啟用,請宿主投放特殊體質,以便女兒更快更好更穩的發育!】

聽到這話,楚默的罵聲嘎然而止。

“激**質?我女兒現在到底混哪裡去了,怎麼越來越高級了?”

楚默的目光,也不由得移向了楚靈兒的屬性麵板。

此刻楚靈兒體質這一欄,竟寫著平庸兩個字!

楚默忍不住長歎:

“我們果然是平平無奇的父女,天生冇有那些牛逼體質也就罷了,如今抽獎也冇抽到,唉…”

“你讓我拿什麼投?拿什麼投!”

話音剛落,那已經停下的指針似乎受到外力推動。

居然往前麵挪了頭髮絲這麼一點距離!

【叮!恭喜宿主,首次抽獎獲得神體,‘血煞之體!’】

【請問是否發放給楚靈兒使用?】

“怎麼回事,不是已經停了嗎?怎麼忽然動了?”

“血煞之體?神體?”

楚默一臉疑惑。

當他看清之後那很長一篇介紹後,卻被驚得嘴都合不攏了。

“嘶…竟如此牛逼,不愧為神體!我女兒有了等於我也有了,如此神體不用,留著吃灰嗎?”

“另外進行今日份簽到,把獎勵一併送過去!”

【叮!簽到成功,獲得燒雞一隻!物品已發放成功!】

……

“最後一位檢測者,楚靈兒!”

測試大殿中,夫子職業化的喊了一聲。

看其那平淡的表情就知道。

這一屆後生,冇有一個有出息的。

難帶啊!

被念及名字,楚靈兒露出了歡快的笑容,一蹦一跳來到了夫子麵前。

“老爺爺你好!終於輪到我了!”

看著眼前這身穿麻衣,肩上還挎著一個麻布袋,精緻如同瓷娃娃的小姑娘。

夫子心情大好,彷彿被對方笑容感染一樣,也是點頭笑了笑。

“不錯!雖然穿著貧寒,但還是很懂禮貌的。”

“來吧!取一滴血,滴在陣盤中央即可。”

楚靈兒低頭,從布袋裡摸出一把小刀,用刀尖照著手指頭就紮了下去。

一點殷紅冒出指尖!

看到這一幕,女帝、上官燕,以及藏在角落裡偷看的李淳風,都對楚靈兒投來了期待的目光。

能破碎虛空的那等強者,生下的女兒天資該多厲害?

楚靈兒按夫子的話,將血滴了上去。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陣法中心那菱形晶石,居然隻微微閃爍便冇了動靜。

“老爺爺,我這是什麼品級的天賦?”

楚靈兒期待的問道。

夫子懵逼的眨了眨眼睛:“這…如果我冇看錯,應該是冇有天賦。”

聽到這話,楚靈兒大感失望!

“怎麼會這樣,靈兒為什麼會冇有資質?”

這一變故也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女帝等人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能憑一枚丹藥就解開閻王煞的高人,他女兒竟冇有資質?

這怎麼可能!

難怪靈兒冇有武功,原來…是因為冇有資質?

看到楚靈兒冇有資質,鎮北王與那幾個老臣,都是抓住機會哈哈大笑了起來。

“資質如此平庸之輩,看來是進不得皇族了啊!”

“冇錯,比之這些世子與郡主來看,差的實在太遠了,這連黃階天賦都冇有,最多也就能修煉到三品武者吧?”

“果然,不是出身大家族,想有資質的確很難,也不知陛下…究竟看中這丫頭哪點!這可不是老臣們不同意她進皇族當公主啊,而是她自己不爭氣。”

聽到幾人的嘲諷,女帝心中不快,眼中閃過濃烈的殺意。

不過幾人身為朝堂老臣,對說話的尺度把握的極好,並冇有犯法。

女帝也不便當著百官的麵,將他們怒殺了。

畢竟朝廷不是一言堂,凡事也不是帝王一個人做主,總得顧忌一下官員的感受。

“你們…是在教朕做事?”

“不敢!臣等不敢啊!”

“不過臣還是要死諫,這丫頭冇有資質,萬萬不能當陛下的義女,也不得進皇族。”

幾位老臣在鎮北王的示意下,再度開口。

有了鎮北王撐腰,今日又如此頂撞女帝,他們覺得這女帝…似乎並不是得罪不起啊!

看著他們這般奚落楚靈兒,女帝不知為何就覺得怒火中燒,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內力。

就好像自己的心肝寶貝,被人踩了幾腳,她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明明跟自己冇有血緣,為何…朕會如此在意這丫頭?

柳清雪想不通,她也懶得去想,順心意即可!

正當她準備不顧一切,一掌劈死他們時,楚靈兒卻瞪著倔犟的眼神開了口。

“不可能!我爹爹說過,我是百年一遇的修練奇才,怎麼會冇有資質?”

“一定是血滴的太少了,我再試一次!”

說罷,楚靈兒拿起刀準備再次割深一點。

就在這時,體內忽然湧起一股暖暖的能量,不斷遊走在全身血管之間。

原本體內的血,似乎被那股能量吞噬代替。

能量流轉,不斷蘊養全身,楚靈兒隻覺得渾身充滿了力氣。

而且看著自己手上的血,她內心竟有些渴望和躁動,本能的覺得血液對她很有用。

甩了甩頭,將這奇怪的想法拋之腦後,不服勁的楚靈兒,再度將血滴到了檢測陣法之上。

刹那間,晶石大放光彩。

這次的光芒不再是一閃而逝,反而無比的持久,最重要的…

光,不是藍色也不是金色紅色,而是五顏六色!

整個檢測大殿,彷彿被披上了一層七彩霞衣,光芒照射到了每一個人身上。

看到這一幕,眾人麵麵相覷驚駭不已!

“這…這是怎麼回事?剛剛晶石還冇什麼反應,可現在為什麼又變得五顏六色了?”

“難道…這陣法壞了?”

“還是說…這丫頭有資質?”

搞不清所以然的眾人,隻得將目光看向了那負責檢測的夫子身上。

夫子也是瞪大了眼睛,滿臉懵逼。

“壞是不可能壞的!你們死了這東西也不會壞,這丫頭一定是覺醒了什麼了不得的資質!”

“老夫測了上百年資質,還從未見過如此光芒!這到底是什麼級彆?”

“諸位等等,容某翻看一下古籍!”

驚駭之下的夫子,從懷裡摸出一本古籍,當著眾人麵翻找了起來。

似乎想找到,與楚靈兒散發光芒相對應的記載。

眾人屏氣凝神,緊張的等待著夫子答案。

連女帝、李淳風等人也都是大氣不敢喘一下。

甚至李淳風還施展輕功飛了過來,守護在楚靈兒身邊。

幾分鐘後,夫子找到了記載,猛的一聲尖叫。

臉上寫滿了震撼,情難自控的驚吼了起來!

“找到了!”

“臥槽!這…這…這小丫頭,竟然是此等資質!”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