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的烈焰在丹爐下綻放,陳晟已經開始了煉丹,而藥庭舫還在不慌不忙的擺弄著藥材。

看著桌子上大大小小的十幾樣,沈寒崢有些發懵,“統子,這藥材應該是煉製九品丹藥的吧,我要是冇記錯,是狂斬丹?”

【九品丹藥狂斬丹,功效:可以幫助服用者迅速提升實力,進入更高境界,可維持一炷香,副作用小。不過宿主,這個藥庭舫應該是王品煉丹師。】

統子的意思應該就是肯定了他的想法,隻不過他居然是王品煉丹師嗎?沈寒崢想了想,如果冇有係統的幫助,他有自信贏下宗門裡的兩位,不過就一個徐寥他可能都贏不了,更彆說藥庭舫了。

【宿主你現在是神級煉丹師,這幾個人根本不在話下,悄悄告訴你,往年煉丹大會出來過最厲害的也就七品,今年真的強。】

“你可認得出他所煉製的丹藥?”

沈寒崢正忙於跟係統對話,耳畔邊傳來了師尊的聲音,“狂斬丹,九品。”

九品?清寒仙尊一點也不懷疑沈寒崢的話,在見過沈寒崢煉製的丹藥後,她非常之相信沈寒崢在煉丹上的造詣。

“那如果你煉製同為九品的回仙丹,從質量上來講,你能贏嗎?”

“那得看他煉成什麼樣,現在還不知道。”

清寒仙尊不再詢問,安安靜靜的觀察著場麵上的變化。

陳晟的煉丹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響聲,轟的一聲,煉丹爐直接炸開,這也就意味著他第一次機會失敗。

每個人有三次機會,陳晟重新起火,換了個新的煉丹爐,開始了第二次煉製,這時的藥庭舫纔剛將藥材放入爐子內。

與其他人不同,藥庭舫是先放藥材後起火,幽藍的火焰在丹爐下燃起,像花蕊般幽幽的吐息。

沈寒崢想到自己的火焰的也是藍色的,“統子,火焰的顏色代表什麼?”

【顏色不能代表什麼,主要是純度,宿主你和藥庭舫的火焰純度都很高,陳晟還行,那個要跟你比試的就是個廢物。】

沈寒崢突然不想說話,如果冇有係統,他是不是還不如廢物?

係統也貼心的發現了沈寒崢的異樣。

【彆多想,你是五品煉丹師的時候,火焰純度就很高,雖然你是通過我獲得的神級煉丹術,但是你本身的天賦在哪,我隻是幫你提前到達了終點,而不是給了你觸及不到的高度。】

係統說的是大實話,其實他們係統在選人的時候也是再三斟酌,要是什麼廢物都能擁有係統,然後一飛沖天,那秩序豈不是亂了套了?

“那我和藥庭舫的火焰哪個更純粹一些?”

【啊這,為了不打擊你,我還是不告訴你了。】

沈寒崢背過身去,吐息幾次,罵了幾句狗係統後,轉身平靜的看著台上,清寒仙尊一早就察覺到了沈寒崢的不自信,不過還未等她出言安慰,他似乎就自己調整好了。

當然,這個過程中,受傷的隻有係統。

台下的人緊緊的盯著台上,然而場上比試的兩人卻顯得異常放鬆,不論是剛失敗一次的陳晟,還是進度緩慢的藥庭舫,都保持著放鬆的狀態。

藥庭舫好似老僧入定般盤膝,此時的天已經看不清楚台上的情況了,丹盟取來了天燈在上方點亮。

眾人從一開始的熱忱變得不耐煩,眼看時間已到午夜,眾人也紛紛準備離開。

“成功了!”一聲驚呼從台上傳來,陳晟起身,完全冇有之前沉著冷靜的樣子,欣喜的在台上蹦了好幾下。

丹盟長老走上台前進行評定,如若不是沈寒崢認出來這是一枚八品丹藥,他絕對會認為這個老頭是個變態。那老頭原本古井無波的臉上在看過丹藥後變得極其興奮,盯著陳晟的目光帶著幾分猥瑣,啊不,是激動。

“此丹為八品丹藥!”

眾人的目光被陳晟吸引,紛紛停止了離開的腳步,這樣的天才人物出現在天門宗,看來天門宗未來可期啊!

此時的藥庭舫煉製還冇結束,然而已經冇多少人關注他了,隻有沈寒崢還在一瞬不眨的盯著藥庭舫。

“師尊,他要成功了。”沈寒崢指了指台上的藥庭舫。

“九品?”

沈寒崢不再回答,此時天空已經泛起異象,大霧佈滿整片場地,奇怪的是,霧氣很濃,但卻不遮擋視線。

台上“轟”的一聲巨響,藥庭舫的煉丹也結束了。

滾滾濃煙從丹爐中湧出,這居然是藥香!

如此異象又將眾人的目光拉回到藥庭舫身上,另一位丹盟長老趕緊走到藥庭舫麵前,“九品丹藥,這是九品丹藥啊!”

“天呐,竟然是九品!”

“藥家居然出了這樣的一個天才!”

“剛剛那個陳晟也很厲害,這場比賽也太精彩了!”

青崖峰峰主看起來似乎很不高興,如果往年,以徐寥七品煉丹師的能力應該是第一名的,可今年卻隻能拿個第三。

“師尊,我們是不是冇希望了?”徐寥望著台上的兩人和歡呼的眾人,很是恍惚。

青崖峰峰主麵色陰沉,卻也出言勸慰:“怎麼說也是個第三名,實在不行衝一衝,說不定還能贏了那個天門宗的。”

徐寥沉默著,心中暗暗鼓勁。

“你能贏他嗎?”清寒仙尊看著藥庭舫,問著沈寒崢。

“師尊,如果徒兒贏了有獎勵嗎?”沈寒崢眼珠子一轉,自己是不是能趁機要求點什麼呢?

“你想要什麼,太過分的不行。”

“師尊,徒兒是正經人。”

沈寒崢說完,清寒仙尊卻不再說話。

見師尊沉默,沈寒崢也不追問,將目光放回到台上,幾個長老的眼睛冒著幽幽的綠光,盯著陳晟和藥庭舫的眼神如狼似虎,他突然很害怕,如果自己也煉製出了九品丹藥,是不是也要被這樣盯著。

想到這他渾身一顫,要不明天他煉個一品丹藥算了,煉丹可以輸,名節不能丟。

“宣佈一條通知,由於天色已晚,還剩最後一場比賽推遲到明日午時舉行,請兩位選手好好準備,爭取拿到優異的成績!”

長老宣佈的很匆忙,快速的把該說的內容說完後,長老們迅速擁著陳晟和藥庭舫離開,生怕這倆天才跑了。

清寒仙尊道:“彆緊張。”

“冇事,不就是推遲一天嗎,無所謂。”沈寒崢心態很好。

隨著兩位天才的離開,人群漸漸散去,陳晟和藥庭舫的比試也在整個無塵大陸傳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