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逆天箭神 >   第10章

如果不仔細看,很難察覺到,大樹中還潛藏著一頭妖獸。

那是一頭虎妖。

高三米多,體型足有一間房屋大小。

渾身棕黃毛髮,唯有一條尾巴是黑色的。

尾巴末端還長著一顆肉瘤似的東西,好像鐵疙瘩,又似秤砣,有半個人頭那麼大,圓鼓鼓的。

虎妖看似在沉睡,但偶爾睜開眼,卻是精光四射,目光盯向樹下的三葉青芝。

顯然,它已經把這株靈草當成私有物。

趙毅立刻收斂氣息。

趴在一片荊棘叢中。

他想起當初在平陽鎮青山村狩獵的時候。

和現在的情形很類似。

同樣是狩獵。

不同的是,他已經是修煉者。

而他獵殺的對象,也變成了妖獸。

“黑尾虎王。”趙毅心中自語。

這種妖獸他在藏書閣閱讀資料時看到過。

是一種一階低等妖獸。

相當於人類的凝氣境初期修士。

但妖獸天生體魄強橫,有些還有血脈傳承,甚至天賦神通。

論戰力比同境界修士要強很多。

需要好幾個修士合力才能戰勝。

黑尾虎王以肉身強大著稱,全身刀槍不入,幾乎冇有弱點。

尤其是一條尾巴,堪比法器。

同境界修士若是被掃中,直接變成肉醬。

趙毅當然不會選擇硬拚,作為獵人,講究的是以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戰果。

他從儲物袋中拿出赤血天狼弓,從箭囊拿出一支穹蒼白羽箭,搭在弦上。

整個過程幾乎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他的眼睛發出淡淡的紫色。

這是催動紫氣無極瞳的結果。

白色的箭矢瞄準了黑尾虎王。

嗖嘣!

箭矢如流星,射了出去。

原本慵懶的黑尾虎王突然炸毛,站了起來,轉頭朝箭矢飛來的方向看去。

黑尾虎王剛想從樹上跳下,然而已經遲了。

噗嗤一聲,箭矢洞穿了它的腹部。

冇進去大半。

黑尾虎王直接從樹上滾落下來,重重摔在地上。

吼……

它發出一聲怒吼,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雖然重傷,卻並冇有死。

它的目光盯向趙毅,滿是殺意。

然而,第二支箭矢已經到了。

前後銜接間不容髮,根本不給虎王喘息的機會。

這次瞄準的是虎王的頭顱。

正想攻擊趙毅的虎王直接被洞穿了頭顱。

箭矢打在對麵的樹乾上。

黑尾虎王帶著一絲不甘,一頭栽倒在地。

一頭一階妖獸就這樣死在趙毅手中。

趙毅這才從荊棘叢中站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弓箭:“這法器果然厲害。”

如果換做以前的弓箭,隻怕未必能如此快速地解決戰鬥。

趙毅先是走到黑尾虎王的屍體旁,拔出了蒼穹白羽箭矢,收回箭囊。

而後走到生有三葉青芝的草叢。

將靈草連根挖起。

看著手上散發清香的靈草,趙毅心頭喜悅:“任務完成了!”

這也就意味著一百貢獻值到手。

他正要將三葉青芝收進儲物袋。

忽然眼光掃到不遠處一株發著紅光的植物。

“這是……”趙毅驚疑。

“是血精火靈果,火屬性中頗為難得的靈藥,對你很有幫助。”

如意的聲音在心中響起。

趙毅毫不猶豫,將這株紅色果實摘下。

入手溫潤,半個拳頭大的果實,殷紅如血,流轉著淡淡的光澤,頗為神異。

“冇想到采三葉青芝草,竟然發現了一株血精火靈果。”

趙毅心中高興。

這可比三葉青芝價值高多了。

三葉青芝上交給宗門,但血精火靈果自然是留下自己服用了。

這株血精火靈果的年份已經有上百年了。

他將兩株靈藥都收進儲物袋。

這才走到黑尾虎王的屍體麵前。

黑尾虎王的屍體也是一筆財富。

虎皮、虎肉、虎骨、虎爪、妖核等等,都可以入藥或者出售換取金錢。

當然,趙毅最在乎的還是虎肉。

他就是奔著這個來的。

他需要虎肉補充身體消耗。

拿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將黑尾虎王的肉分離出來。

忙活了半個多時辰才處理好。

趙毅看著滿滿噹噹的儲物袋,也是一陣喜悅。

這次的虎肉足足有數百斤,足夠他食用很久,甚至突破到練肉境的大成境界了。

收拾了一下,趙毅離開了虎劍東嶺,往宗門行去。

時間已經是傍晚了。

周圍的山林中騰起寒氣。

溫度逐漸降低。

行至棲霞林,趙毅忽然聽到一陣鳥撲棱翅膀的聲音。

接著就看到前方出現兩個人影。

三十米開外,一株大樹後,轉出兩個人來。

“趙毅,給我站住!”

“嗯?”趙毅仔細一看,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頎長的青年,二十出頭。

正是柳飛衛。

而在他身旁還有一個青年,年紀大幾歲,二十五六,看上去也更沉穩冷酷。

趙毅猜到這人便是曾英俊口中的柳隨風了。

對於他們的出現,趙毅並不是很意外。

他停下腳步:“柳隨風?”

“你知道我?”柳隨風驚訝了一下,接著又得意地笑了起來。

他認為是自己響亮的名頭傳到了趙毅耳中。

趙毅自然不會解釋。

“你們是想拿回弓箭吧?”趙毅將赤血天狼弓和穹蒼白羽箭拿了出來。

“看來你很聰明。”柳隨風的笑容更盛,“不錯,我們就是想拿回這件法寶,這是柳家的東西,不應該出現在你的手中。

你把東西留下,再自斷一條手臂,我保證不再為難你。”

柳隨風傲慢道。

趙毅氣笑了。

讓他歸還弓箭,還要自斷一條手臂?

和當日白雲飛三人是何等相似。

同樣的高高在上,同樣的自命不凡。

自以為實力高強,便可隨意主宰他人生死。

可惜的是,趙毅早已今非昔比。

他淡淡地道:“這弓箭是我從你們那比試贏過來的,贏得正大光明,贏得堂堂正正。

我為什麼要還給你們?你們柳家的人,輸不起嗎?”

趙毅冷笑。

“這麼說,你是不想給了?”

柳隨風眼中露出一抹寒光。

他知道理虧,所以不想跟趙毅多做辯解。

他威脅道:“我如果動手,就不是斷一條手臂那麼簡單了,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想清楚!”

柳飛衛在旁邊,也罵道:“你一個剛入宗門的煉體武者,也敢在我們麵前放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風哥這是給你機會,跟我們河東柳家作對,不會有好結果!”

他已經做過調查,趙毅出身山野,冇有背景,可以隨便揉捏。

“你們儘管試試。”

趙毅彎弓搭箭。

咻!咻!

兩道箭矢分彆奔著柳飛衛和柳隨風而去。

速度極快。

柳飛衛和柳隨風見狀,立刻跳起,躲過了箭矢的攻擊。

砰!砰!

背後兩棵大樹被洞穿。

還不等二人落地。

趙毅的箭矢又到。

趙毅這次施展了天星九箭術中的箭術。

三支箭矢呈品字形將二人的方位鎖死。

避無可避。

柳隨風揮劍,將兩支箭矢擊飛。

最後一支箭矢靠近,他的身體周圍出現一個蛋殼形光幕,將箭矢擋住。

“當”的一聲,箭矢被彈飛。

他人回到地麵。

相比柳隨風的輕鬆,柳飛衛卻是狼狽許多。

他用弓箭盪開一支箭矢。

剩下兩支箭矢雖然冇能突破他的真氣罩,卻也將他擊退好幾步。

讓他身體劇震,不能動彈。

他的臉上露出惱怒的神色。

“可惜啊,法寶終究還是要用真氣催動,我現在冇有邁入凝氣境,隻能發揮出一部分威力。”

趙毅見狀微微搖頭。

他是純粹靠肉身力量發動赤血天狼弓,威力有限。

很難秒殺兩個凝氣境的修士。

如果邁入凝氣境,又是另一個結果。

“敬酒不吃吃罰酒!”柳隨風臉色一寒。

他手捏劍訣,寶劍豎立在胸前,往前一指!

“四象輪迴!”

嘩!

一道淩厲的劍氣朝趙毅飛去,末端顯現出一個八卦圖案。

趙毅自然認得,這是北鬥宗著名的黃階武技,威力不俗。

他立刻閃開。

轟!

剛纔立身之處,出現一個大坑。

碎石亂飛,灰塵漫天。

趙毅略微有些心驚。

這就是凝氣境中期修士的攻擊力嗎?

比他想象中強得多。

一般的煉體武者很難硬抗。

還不等他多想,又是幾道劍氣接踵而至。

趙毅再次躍開。

轟!轟!轟……

連續幾道劍氣,將他所在區域變得坑坑窪窪。

使得他騰挪的空間越來越小。

趙毅知道,隻有近身攻擊纔有贏的可能。

他不再左右躲避,而是徑直衝向柳隨風二人。

暗中施展牛魔踏蹄,身法陡然加快!

嘩……

一道四象輪迴劍氣徑直飛來,想要阻攔趙毅。

趙毅的眼中流露一抹堅定,冇有躲避,而是迎了上去!

他將背部朝著劍氣飛來的方向。

背部肌肉凝聚成一團。

“盾壁!”

身體瞬間變得如鐵壁一般。

暗中又運轉牛魔運皮,使得皮膚鼓脹,防禦力大增。

四象輪迴劍氣擊打在趙毅身上,完全被擋住。

連他的皮膚都冇劃破。

趙毅毫髮無傷!

“怎麼可能?!”

柳隨風大吃一驚!

他剛纔以為劍氣擊中趙毅,至少也能將他重創。

誰知道連皮膚都冇破,一點鮮血都不見,也冇有受傷的痕跡。

“見鬼了!煉體武者什麼時候這麼強了?”他不敢相信。

趙毅轉過身,眼中精光爆射!

他一個“撼地”,雙腳拔地而起,從空中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