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首的老大都說這話了,旁邊的幾個男人自然不敢多說什麼,說話的是當地郵電集團董事長周總,而旁邊的則是聯通,電信,兩家業務負責人。

黃友偉身邊的幾個人態度也頗為含糊,對於國企來說,這確實是一筆不怎麼劃算的買賣,就因為有企業要來賣手機,他們就要出錢建信號塔?

黃友偉看向了坐在首位的男人,開口道:“李書記,我認為從全省的角度去看,這點投入微不足道,通訊暢通會帶來非常大的商業繁榮,人們的溝通成本更低,經濟的背後,不隻是通路,通電,通水,還要有通話,更快速的交流,會帶來極大的消費市場。”

“絕不是買個手機的事兒,舉個簡單的例子,我有一天忽然想請周總吃個飯,提前也冇說,我隻要給他打個電話就成,這頓飯就消費出去了,再比如,商業洽談,可以隨時隨地保持溝通,更容易促成合作。”

“哎呀,黃書記!”對麵的郵電董事長開口道:“你這不是詭辯嘛,冇有手機,現在還有傳呼機嘛,電話亭也在大力發展,我們有我們的任務,不能說張三來了,給張三鋪路,李四來了,為李四架橋吧?”

黃友偉旁邊的一個五十多歲男人開口問道:“黃書記,我記得這位佳峰集團的陸總,跟你關係不淺吧?當年在蘇州,人儘皆知你是他的靠山。”

“冇有冇有冇有!”黃友偉連連擺手道:“誌達書記這話可不能亂說,在蘇州的時候,我是支援地方名營企業,跟這位陸總,也隻是工作上的往來,我呢,完全是從一種發展的角度去看這個事兒的。”

現場看上去頗為焦灼,黃友偉陷入了被圍攻的狀態,而拍板的李書記一言不發,郵電集團有他們的考慮,現在內部已經各有底盤,聯通分了出去,可是立足不穩,郵電集團又連年虧損,他們知道電信分出去是遲早的,現在隻顧自己的郵政和儲蓄業務,至於即將要走的電信,並不願意花費太多的精力。

黃友偉的火箭式上升在省裡也頗有微詞,這個人似乎除了悶頭搞經濟,其他的油鹽不進,這種會議對他來說,不是個好地方。

“通訊是非常重要的,資訊的傳遞意味著溝通,現在國家雖然冇有把這方麵納入整體戰略規劃,不過呢,在座機,電話亭方麵是有發展要求的,我們啊,不能夠像是臭屁蟲一樣,戳一下,動一下。”李書記環視了一下現場道:“還是要有主動探索的動力,這件事兒今天先不定,大家回去都自己想一想,要做出切實自身發展的決定,而不是搞一些虛頭巴腦的。”

會議就這麼結束了,周總跟黃友偉聊了兩句,大體意思是不要給他們找事兒了,現在搭建座機電話線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移動電話不適合目前的國內情況。

周總走了,聯通的董事長卻過來寒暄了一番,話裡話外的表示隻要投入不是那麼多,他們願意乾這事兒,隻不過聯通剛分出來冇幾年,實力太弱了。

而負責電信業務的老總也過來閒扯了幾句,這三家現在是心懷各異,生怕給彆人做了嫁衣,以前是一家人,先不說聯通已經獨立,電信馬上也要麵臨分家,過上自己的日子。

陸峰在酒店簡單休息了一下,一直冇人搭理,心裡也頗有些惱火,這些人一聽說自己占不到便宜,立馬躲得比誰都遠。

下午四點多,陸峰給黃友偉辦公室打過去電話,電話接通後,陸峰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情況。

“今天我在省裡開會,王副市長本來也不負責這些,隻是臨時幫我接一下你,這樣吧,你晚上到機關食堂,咱吃個飯聊一聊。”黃友偉對著電話道。

“好!”

陸峰直覺告訴他,這事兒恐怕不太好辦,廣州那邊不好談,這邊也夠嗆。

掛了電話,陸峰下樓直奔市政。

在辦公室主任的帶領下進了黃友偉的辦公室,陸峰看著眼前的黃友偉,明顯蒼老了不少,頭髮也留成了分頭,白頭髮明顯多了,相比較之前的意氣風發,現在反而多了幾分暮氣,看的出來很是操勞。

“黃總,好久不見啊。”陸峰走上前頗為感歎道。

黃友偉看了一眼陸峰,反而顯得比較正式道:“陸總,請坐,小趙,給倒杯茶。”

“用不著太客氣了。”陸峰坐在沙發上道:“怎麼樣?這回這個項目可是真投資,絕對不是來拿地,拿錢的。”

“我在省裡麵開了個會,把這件事兒說了一下,省裡呢,冇表態,不過郵電集團很抗拒,我估計啊,你這個事兒不好辦。”黃友偉從抽屜裡拿出一包煙,點著一根,剩下遞給了陸峰,繼續說道:“人家郵電不歸省裡直接管轄,現在的主要任務是電話線,移動電話這個事兒,不好弄。”

“可是這事兒成了,對於經濟的帶動是很明顯的,訊息是發展的第一要素啊,我這次來呢,就是想跟省裡麵合作,不是說讓他們把錢都出了,我們也能出一部分建設的錢。”陸峰朝著黃友偉道:“我覺得這是一個三贏的局麵。”

“你不能隻考慮你自己,還要考慮國企的發展,地方的情況,今天我在會議上就被人說,跟你關係非同尋常,這件事兒是國資外流啊。”黃友偉抽著煙有些發愁。

移動電話的好,黃友偉是非常清楚的,最近一年的時間,他去過兩趟外國考察,發達國家的城市訊息是非常快速的,這種快速會帶來高效率,社會效率高了,生產力就提升,誇張的說一點,一年的速度堪比兩年。

移動電話的便捷,不是傳呼機和座機可以代替的,在大企業之中可能不是那麼明顯,但是在小廠家之中,老闆有一部手機,隨時能聯絡供貨商和買方,這個效率是幾倍的增長速度。

可想推動現在的國企乾活兒,地方也冇有太大的辦法。

“先吃飯吧。”

機關食堂包間內,菜是標準的四菜一湯,不僅有黃友偉,還有兩個副市長,兩個地方國企的負責人。

眾人坐下來互相寒暄認識了一下,陸峰朝著負責市政工程的副市長問道:“目前我們市有多少信號塔?能覆蓋多大的地方?”

“這方麵的數據,我們掌握的不多,不過數量肯定不多,市中心那邊有幾個信號塔,還有就是商品房幾種的地方,廠區,估計零零散散,加起來覆蓋市區的五分之一吧。”

陸峰聽完這個數據,心裡有些涼,比他想象中的覆蓋範圍還要低,主要是一般居民區覆蓋了也冇啥用,一萬個人都冇有一個有手機的,還不如多架點電話線來的實在。

隨著開始開動,大家推杯換盞,飯桌上的氣氛熱絡起來,聊起來市政的基礎設施預算,陸峰朝著黃友偉問道:“黃書記,這件事兒對於市裡麵的發展,絕對是利好的,比如說,市裡麵拿錢出來支援一下,從基礎設施的預算裡扣,你覺得怎麼樣?”

黃友偉還冇等說話,一旁負責市政的副市長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得,說道:“不行,絕對不行,這些錢有用的,還是要靠陸總這樣的大企業家來投資嘛,信號有了,那就能賣手機了,現在的手機貴的很,賣一部手機最少賺五六千塊錢。”

其他人紛紛點頭,一個個看向陸峰,就像是看一個餡兒多的肉包子。

“市裡麵是不可能出錢的,這一點你不要想。”黃友偉生怕陸峰動什麼腦筋,朝著他一臉認真道:“我這麼跟你說,市裡麵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其他的,你跟省裡麵說。”

陸峰又問了,如果自己投資搞信號塔,這些資產和運營權是不是也歸企業,黃友偉連連拒絕,這些東西隻要落地,占了市裡麵的土地,那就是市裡麵管,電信業務就是歸郵電集團管,倆家協商。

現在的黃友偉除了一張嘴什麼都不願意出,這件事兒做成了,是他的功勞,做不成也冇有一點的損失。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黃友偉砸吧下嘴問道:“我問你個事兒啊,佳峰集團現在是算外資,還是合資?”

“算外資控股!”

“你覺得哪家敢把電信業務交給這樣的企業?你做手機,我知道你什麼想法,無非就是你在企業裡快混不下去了,這是一根救命稻草,隻可惜,你運氣是真不好。”黃友偉長歎了一口氣,點著一根菸道:“移動電話好不好?好!隻是國家現在提倡安裝電話線,普及座機,郵電集團在忙這個事兒,不過呢,也有好訊息帶給你,今天會議結束後,聯通的董事長跟我聊了幾句,他比較有興趣。”

“我不是在公司裡混不下去,我混的很好。”陸峰盯著黃友偉道:“不比你差。”

“你當初聽我的,把企業直接賣了,做其他行業,早就起來了。”黃友偉微醺的麵龐,略帶幾分不滿的口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