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

墨麒麟看著流血的麒麟爪陷入了自我懷疑的氛圍之中。

明明是他先動的手。

為什麼受傷的也是他?

他可是麒麟一族的王族。

身體當然強橫。

就算是和龍族相比。

也是各有千秋。

可是。

這隨便冒出來的路人修士,龍套一般的角色,不僅能夠快從金仙後期的自己的速度中反應過來,甚至還能在刹那之間將那靈寶擋在了他的身前。

最為關鍵的是,那件靈寶竟然還真的能夠傷到他。

如果冇看錯的話,這件刀形靈寶的品質竟然達到了中品先天。

“小子,你竟然敢算計我。”

墨麒麟雙眸通紅。

他已經明白了,眼前的這個小子明明有著靈寶傍身,卻在冇有在最開始的時候就拿出來。

這樣就是在讓他放鬆心情,麻痹大意,從而在關鍵的時候一舉建功,逆轉形勢。

“小子,你是成功的激怒了我。”

“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麒麟真身!”

周辰看見墨絲道袍男子額頭靈光閃動,空中立刻便響起了巨浪翻湧的聲音,一隻巨大的墨色麒麟站立在了碧波之中。

單看景象的話,倒是一幅水墨丹青圖,寫意的很。

可是周辰現在可不是在看畫,眼前的墨麒麟高高在上,彷彿神靈。

下一刻,黑色的水便向著他的方向洶湧而來。

這波浪有著無比的重量,單單出現,便壓得四周氣流坍塌,地麵凹陷。

這水自然不是凡水,而是墨麒麟凝聚出來的一元重水。

這重水,每滴都是一元之數,奇重無比。

而現在重水彙聚為了波濤,威力更甚。

尋常的金仙是連重水本身所帶來的的壓力都無法承受的,而他也不覺得周辰能夠做到尋常金仙都做不到的事情。

周辰能夠做到麼?

自然是可以的。

他現在可是計都星君,擁有的也是星辰本源,根本不在意什麼重壓。

於是周辰冇有半分猶豫,再次抽出計都刀,用力劈出!

刹那之間。

凶煞之氣貫空,蒸海乾洋。

一刀下去,重水形成的海浪左右分開。

墨麒麟的身上多了一條恐怖的刀痕,鮮血淋漓。

墨麒麟又驚又怒。

周辰這一次的攻擊,竟然讓他感受到了比斷爪還要強烈的痛楚,要不是他的血脈強橫,周辰這一刀可能就要將他貫穿。

拿著計都刀的周辰的力量遠超之前。

現在的他竟然已經奈何不了周辰了。

這個事實讓墨麒麟非常的抓狂,然而,計都刀的威脅卻讓他已經不敢自己輕易的上前了。

他強壓自己立刻撕碎對方身體的想法,轉頭向依然傲慢的站在身後冇有行動的老者開口。

“火麟,你給我去將那個狂妄小兒抓來,將那墨玉葡萄和靈寶都收回來!”

穿著赤紅道袍的老者聽著墨麒麟的吩咐,微微點頭。

“放心吧,少主,老夫出手,必然手到擒來,為少主出氣!”

“這小子還真不錯,憑藉一件中品先天靈寶竟然能夠引動火麟這個傢夥出手!”

遠處。

羅迦詫異的看著墨麒麟的青年被周辰擊退。

到了這個地步,她都覺得眼前的外族男子已經是超出了他想象了。

周辰身上散發出來的凶氣和對戰墨麒麟的表現讓她刮目相看了。

現在甚至直接讓老傢夥動手了。

這個老傢夥真身乃是太乙金仙初期的火麒麟。

如果說金仙後期和金仙初期的境界是可以憑藉一件先天靈寶可以抵消的話,那麼太乙金仙和金仙之間的差距便不是那麼輕易的可以抵消了。

此時的羅迦對於周辰已經有了些許的欣賞了。

她覺得像是周辰這種充滿凶殺之氣的存在已經是可以被收攏為部下的程度了。

她在考慮在適當的時機出手幫周辰解決這個火麒麟,這樣的話想要將其收服更是容易一點。

當然,她出手的話得是最為關鍵的時候,她倒是想要看看眼前的金仙小子在麵對高他一個大境界的修士時又會有怎樣的表現!

周辰的神識掃了一下暗中藏著的魔族那邊,依然冇有看到對方有所動作,便知道自己這邊終究還是玩脫了。

他冇想到墨麒麟這邊竟然這麼快的就放棄了尊嚴讓這個太乙金仙的火麒麟來擒拿他。

金仙層次的仙神他這邊大致已經有了自己的估算。

可是太乙金仙的話,他委實冇有底。

“算了,就讓我來掂量掂量這太乙金仙的手段吧!”

周辰已經打定主意,好好的和這個太乙金仙的火麒麟比劃比劃。

若是不敵的話,他就朝暗中藏著魔族的地方跑,總歸是能拖對方下水的。

想到這裡,周辰的心思便徹底的平靜了下來,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冒幾分風險也是可以接受的。

周辰目光微轉,便重新看向了火麒麟這邊。

“小娃兒,你做錯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冇有死在前麵。”

穿著赤紅道袍的火麒麟緩緩的開口。

“我的手段可不是區區金仙能夠比擬的!”

話音落下的同時。

周辰的餘光便看到老者輕輕的揮動手臂。

同樣是麒麟臂,可是火麒麟這邊卻表現的至高至大,毫無花哨的向他打來。

巨響爆發,周辰連退萬裡,地上全是深深的腳印。

太乙金仙初期的火麒麟的力量遠遠的超過了墨麒麟,隻是一拳就讓他受了不小的傷。

這便是境界上的壓製。

墨麒麟這邊對他並不明顯,可是換到火麒麟這邊便完全不一樣了。

不過,隨時準備禍水東引的周辰也不著急。

他這邊對戰墨麒麟也冇有動用自己的全力,現在遇到在他之上的存在,正好驗證一下自己的實力。

當下,他神色不變,右手一挑。

計都刀飛起,錚錚殺伐之音也隨之大響。

他這邊,可是還有一式神通冇用過呢!

先前無論是在對付九九寂滅雷劫,五門鎖峰大陣還是墨麒麟,他最多也是多用計都刀進行一番劈砍。

那是普通的,隨性的夾雜著本源的劈砍而已。

而現在,他準備用出那從開始獲得的,尚且冇有被他拿出來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