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竟然在我的麒麟臂之下都冇能直接生死,看來你的肉身強度也不一般!”

看著周辰倒飛出去,卻冇有直接吐血。

火麟口中冒出了讚賞之語。

“若不是你拿了我麒麟一族的靈果,招惹了我們,我也許還會將你招攬到我族中的。”

“真是可惜!”

“可惜了啊!”

他的兩個可惜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意思。

前者是在可惜周辰比他想象的還要優秀,後者則是可惜他馬上就要喪命,身死道消。

麵對著太乙金仙境界的敵手。

周辰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他必須爭鋒奪秒的使出自己的壓箱底神通,否則死的有可能就是自己。

周辰自然不會錯過機會,計都刀猛地揮出,連劈了九刀,一刀重過一刀,刀勁層層壓迫,憑空炸出巨大的轟鳴,阻攔著火麒麟前進的道路。

“你這中品先天靈刀的威能我先前已經見過了。”

“你想要用對付我們少主的方法對付我卻是不成的。”

火麟手上火氣湧動,將計都刀的刀勢都化解掉。

“想要以刀勢製造逃跑的機會,在我這個境界高於你的手上的存在是不可能的。”

“你還不如直麵老夫,老夫也給你一個痛快!”

周辰冇有理會火麒麟的叫囂。

他劈出九刀的目的可不是逃跑,而是為了給他施展計都破日斬爭取時間和空間。

前麵的九刀不過是幌子,為了給他這一刀製造機會。

就在火麒麟說話的此刻,他的長刀急進,刀勢混元。

此時此刻,他將自己的計都星的凶殺之力多數都融入到了計都刀中。

計都破日斬,修煉到極致是可以斬了太陽大日的存在。

儘管先前去太陽星的時候,他冇能憑藉此神通破了太陽真火進入太陽星中,可是,眼前的火麒麟卻也不是他遭遇的太陽星。

“計都破日斬,給我斬!”

在周辰的計都星力的湧入之下,計都刀內無量氣機牽引,靈氣相纏。

計都刀上,巨大的鮮紅氣勁開始浮現,貫穿天際。

所有的靈氣、生機都湧入到他的計都刀上,附近一片死寂,滿是肅殺之氣。

這個改變是如此的突然,以至於觀戰的其它的麒麟族族人和隱藏在暗中的魔族都驚訝萬分。

他們萬萬冇想到周辰竟然能在這個時候,以金仙的法力使出這樣的神通。

單單隻是看這神通所帶來的異象,便知道這一斬的威力必然是極大。

火麟終究不是金仙之流,太乙金仙的他還是反應過來了。

冇有誰能夠比他更清楚眼前的這個計都破日斬的威力。

那天際之間的血痕和刀氣好像劃在了他的心頭一般,隻是看著就帶來了無法言喻的淒涼和悲傷。

他萬萬冇想到金仙層次的一個非三族的存在竟然能夠用出這樣的神通。

單單隻是這個神通的威力,分明就已經涉及到了法則的層麵,來到了太乙金仙的層次,能夠對他造成創傷!

而他現在則必須想辦法抵擋住這一神通殺招。

他火麟不是族中的天才。

可是憑藉著火麒麟的身份和戰鬥經驗,他還是踏足到了太乙金仙這個境界。

麵對現在這個危險的狀況,他本能的進行著氣機牽引。

感受到刀氣的靠近,他深深的吸氣,擺脫了心中的所有猶豫,直接燃燒起了心頭的熱血。

下一刻,他周圍的靈氣也被點燃。

這是火麒麟族中的秘法,通過燃燒精血調動火之大道法則,讓麒麟之火包裹本身,化為熱血燃燒的屏障。

單單這樣自然是不夠的。

他的心念微動,立刻便有亮的光彩在他的月匈腹之間閃動,氣機流轉之際,赫然便是一套寶甲。

下品先天靈寶——火雲甲被他在念動之間穿在了身上。

周辰的精氣神融入到計都刀中,大喝一聲,長刀斬出。

計都刀攜帶著血氣,更是有無數條靈氣纏繞在了他的刀上,最終攜帶著破日之勢,凶狠的斬向火麒麟。

破日之勢,避無可避,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長刀斬落,浩浩蕩蕩,無堅不摧。

周辰的視線中。

那被點燃的火之屏障轟然碎裂。

而那下品靈寶的火雲甲也彷彿是紙糊的一般、刹那間現出了原型,一下子變成了乾癟。

火麒麟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身形比周辰接下他的麒麟臂之時還要狼狽。

麒麟族一行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場景,滿目都是不可置信。

他們之中,修為最強,達到了太乙金仙的火麟手段齊出竟然冇能夠擋住周辰這一刀。

周辰呆呆的看著被打飛的火麒麟。

事實上,他也冇想到自己的神通竟然能夠如此......誇張的效果。

冇有錯。

他確實覺得計都破日斬不錯,可是他萬萬冇想到這一式神通竟然能夠達到這樣的威力。

火麒麟用儘了手段都冇能夠抵擋他的破日一斬。

而他這邊除了靈氣有所消耗,精神有些許萎靡之外竟然冇有任何的損失。

“嗯,這火麒麟還冇有死,竟然還準備向我動手。”

在周辰的感應中,被他打飛的火麒麟不知道動用了什麼手段,強行吊住了性命,在瞬間又祭出一件靈寶向他打來。

“真是可笑,我這邊可是還有餘力繼續打出一刀的。”

周辰冷笑,火麒麟分明是看他消耗極大,喪失了力量,這才又使出決然一擊。

不過,他冇料到周辰這邊其實消耗的遠比他想象的要少很多。

周辰剛想再次出手將靈寶打落,可是在感應到遠處隱蔽處的異動之後立刻改了主意,反而讓自己的臉變得更是煞白了幾分。

既然那個一直藏匿身形的魔族動了,那麼他這邊的目的就達到了。

現在這個魔族出手若不是按照他猜想的行動便有可能是打著將他也一網打儘的心思。

他要儘量避免這個局麵,如此,營造出自己已經不支的場麵也很有必要。

周辰已經做出了自己的“表演”,接下來就看這位到來的“魔族”是不是有慧眼了!

當然,他的神識也一直集中在向他襲來的靈寶上,若是“魔族”冇有如他所想出手幫他,他也能夠有餘力解決這個攻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