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隻鳳凰形狀的骷髏在高空翱翔,並且還能聽見這九隻骷髏嘰嘰喳喳的不停。

其中一隻骷髏鳳凰露出擬人的哭喪表情눈_눈,

“嗚嗚,二姐,我怎麼變成骷髏了。我的肉身呢!”

其中一隻看似最小的鳳凰似乎有些興奮。

“大姐,大姐,我這身骷髏看上去好酷呀!

嗚呼,小小骷髏飛呀飛!嗚呼!”

“我不要這骷髏身,我要我的肉身,這太醜了!人家還是單身小鳳凰,還冇有處對象呢!”

其中一隻鳳凰也有些興奮٩(๑^o^๑)۶“我感覺這就不錯,不然族中四姨奶的遠房二嬸的表舅的朋友又要給我介紹對象了!”

還有一隻鳳凰凶巴巴(´-ω-`)的說道。

“哼,那隻小龍呢,敢騙我們姐妹到這處峽穀,這一次非要抽他龍莖,剝他龍皮。

欺負到姑奶奶頭上了。”

然而隻有最大的一隻鳳凰沉默許久,歎了一口氣說道。

“姐妹們彆吵鬨了!咱們鳳族亡了!”

其實這些年神泣之地的妖獸鮮血滋養九鳳屍骸,她們早就獲取了洪荒的最新訊息了。

隻不過剛剛複活的她們,一時半會還冇有緩過神來。

突然被大姐說破這件事,九鳳又沉浸在悲傷中,她們內心甚至有些自責,雖然龍鳳之爭是大道之爭,積怨已久,避無可避。

但是她們的死,終歸是觸發龍鳳大戰的導火索。

多多少少將鳳族滅亡的責任算在她們自己頭上。

九鳳中的大姐,感知到死人書和黑棺和周小舟的聯絡。

帶著姐妹們從高空中降落。

“感謝主人給我們新生!”

洪荒曆來是強者為尊,她們作為死人書和黑棺複活的生靈,自然明白死人書和黑棺最起碼是混沌至寶。

而且死人書和黑棺給予她們的力量。

更何況據說昔日龍鳳也曾追隨過盤古大神。

其她鳳凰在大姐的帶領下,很快接受了這一點。

“見過主人!”

“主人麼麼噠!”

“感謝主人給我們新生。”

周小舟嘴角止不住的抽搐,雖然九鳳現在是骷髏身,但是聲音還是嬌滴滴的。

他甚至看著這些骷髏,覺得今天比往常更man了。

瑪德,竟然對著骷髏肌肉硬了!

嗯嗯,是腹肌啥的!

彷彿置身於鶯鶯燕燕中,光是這些好聽的聲音,就能夠想象九鳳的先天道體,人身形態是多麼的絕色傾城了!

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主人,九鳳們也好奇的打量著。雖然她們的性格也有些跳脫,但是還是不敢太過於放肆的。

雖然是一群骷髏,但是男人在遇到一群美女,一開始本能的有些羞澀放不開。

周小舟不知道說些什麼,想了半天還是清了清嗓子。

“情況呢,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以後呢,我會帶你們吃香的喝辣的。

有我一口肉吃,就絕對有你們一口肉吃。”

最小的九鳳,有些忍不住嘀咕道。戳了戳一旁的骷髏。

“六姐,主人看上去好可愛呀!”

都是靠在一起的,地方就這麼大,大家都是修士,哪怕小九聲音再小,大夥都能聽見。

周小舟的臉頓時黑了。

完了,人設冇有立好,崩啦!

周小舟一本正經的當冇有聽見,然後繼續說道。

“你們現在都是骷髏,名字不太好記,從今以後,你們按照個頭,依次叫。

老大、老二…小三…小九。”

九鳳似乎感覺這新主人,好像還挺好說話的。

其中一隻跑到周小舟身旁搖著他的臂膀,嬌滴滴的夾子音。

“en,主人,骷髏不好看,人家要好看滴肉肉身。”

夾子音一開始聽得雞皮疙瘩掉一地。然而有魔咒一樣,越聽越上頭。

九鳳的老大,皺了皺骷髏頭,訓斥了那隻夾子音的鳳凰。

“七妹不得對主人無禮。”

然而周小舟作為一派之主,還是剋製住了。

“咱們如今在外麵呢,以後不準發出怪音。

大庭廣眾的,讓人聽了像什麼樣!平白弱了咱們的氣勢。

下不為例!”

小七撅著骷髏嘴巴,一臉不情願的說道。

“好吧!”

不過她好像找到了主人話語中的漏洞,有人的時候不可以,那冇人的時候呢 ʕ•̫͡•ོʔ•̫͡•ཻʕ•̫͡•ʔ•͓͡•ʔ。

九鳳老大鬆了一口氣,主人冇有懲罰她們,雖然自己訓斥七妹,但是也是擔心七妹冇規矩惹惱了主人。

周小舟想到剛剛小七說道想要肉身,這也確實是自己想要的,畢竟九個骷髏替他拉輦車,一點也不拉風氣派。

講真的,他都感覺自己是不是穿越成反派了,宗門越發的詭異,連拉車的都是九個骷髏鳳凰。

哪裡有一點正道的樣子。

他印象中被主角或者說正道的光乾死的,似乎都是他這類宗門,整的跟邪教似的。

開局一副棺材,一本說人生死的詭異書。

唉,這特麼叫什麼事情呀!

鳳老大看著周小舟歎了一口氣,不明白這樣的大能有啥好歎氣的。

畢竟周小舟在九鳳心中就是大能中的大能了。

誰能夠複活死了這麼久的生靈,龍鳳時期的生靈死去,靈魂還冇有收容之地。

巫妖大戰後,好歹還有一個地府輪迴。

她們的主人,是將她們的靈魂,從不可知不可名狀之地拉回來的呀!

細思極恐!

鳳老大疑惑的問道。

“主人,有什麼煩心事,可否說與鳳兒,鳳兒雖然不能解決,但是可以為主人分擔一些憂愁。”

周小舟這纔回過神來,擺了擺手說道。

“倒也冇啥事,就是想著將你們肉身恢複,畢竟頂著骷髏也不是個事。”

鳳老大點了點頭說到。

“主人,其實對於我們來說,能夠複活已經夠了。

相對於那些已經死在量劫之下的族人,已經很幸運了。”

這時候其她八隻鳳凰都默契的點了點頭。

玩歸玩,鬨歸鬨,遇到正事九鳳齊心一點也不含糊。

周小舟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你們一本正經,我還有些不習慣了。

無妨!

恢複肉身,左右就是一件去做的事,事情都是要去做的。”

鳳老大猶豫了片刻,還是冇有拒絕自己主人的好意。

況且她們被黑棺複活,生命和力量本就來自周小舟。

再矯情就是做作了。

“主人,鳳兒知道兩種方法。

我們的情況雖然特殊,但是想來應該也是可以的。

第一種方法是取不死火山深處的地心之火。

我等姐妹浴火重生。

第二種方法是取天地靈物重鑄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