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蠱道之尊 >   第9章

踉蹌著步伐,楊幽帶著滿身傷痕回到藥師這裡,這幅樣子也是嚇了藥師一跳。

藥師張了張口,最終冇有問,有些事也無須多問。他默默的幫楊幽接骨,包紮傷口。

楊幽一言不發,等到藥師幫他包紮好之後,輕聲道了聲謝就回去了。

三天後,山頂上的人都冥想成功了,終於到了挑選蠱蟲的時候了,這將是一場重頭戲。

“這段時間,你們已經完全學會瞭如何冥想,檢視自身的空竅元海。這一切都是為如何煉化蠱蟲做準備,今日便隨我來,帶你們挑選適合自己的蠱蟲。”

“選好蠱蟲之後,第一個煉化蠱蟲的將有五十塊元石的獎勵。你們要努力。”

家老說完,下一刻,整個學堂都歡呼起來。很多人都振奮起來,終於等到這一刻,等到煉化蠱蟲之後,蠱師配合蠱蟲,實力將成倍疊加,這纔是一個真正的蠱師。

楊勝臉上的腫還冇有消,他看著楊幽臉色露出陰冷的笑容。三天前,楊勝被楊幽直接打的昏死過去,此刻滿眼的怨毒之色。

“等著吧,你這個廢物,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撕碎。”楊勝在心中咆哮道。

楊幽身體也已經恢複了六七成,因為蠱師體魄比凡人確實強太多了,要是凡人受了這麼重的傷,起碼得個把月休養。

楊幽自從開過竅之後,他神覺就極其敏銳,自然一眼就看到楊勝那令人厭惡的嘴臉,讓他不由得心中冒出一股殺意。

眾人跟著家老來到了蠱室,這裡是楊氏一族的重要基地,為家族培養大量的蠱蟲。

在蠱室門口,家老細心的為眾人解釋道:“蠱蟲之間流派眾多,而且各不相同,挑選蠱蟲要結合你們自身性格來,若是性格激進,就當選進攻型蠱蟲,若是穩重,就選側重於防守的蠱蟲。”

“總之,在挑選蠱蟲的時候,你們都要慎重,要綜合考慮。”家老說完,便讓眾人進去蠱室,去挑選適合自己的蠱蟲。

楊幽隨著眾人一起進入蠱室,蠱室中彆有洞天,但蠱蟲基本分為三個區域。分彆是戰鬥型蠱蟲,防守型蠱蟲,治療型蠱蟲。

每一塊區域都有各種蠱蟲,有的在盒子裡,有的在玉瓶中,有的則乾脆就放在一個碗裡。

楊幽一路走來,直接來到了戰鬥型蠱蟲的區域,這一區域也是人最多的區域。

很多人都選擇楊氏一族的特有蠱蟲,玄槍蠱。這種蠱不是天然蠱蟲,而是經過楊氏一族用玄磁培養出來的特殊蠱蟲,也是楊氏一族的獨有蠱蟲。

很多人都在此處選擇玄槍蠱,而楊幽卻看上旁邊一隻黑不溜秋的蠱蟲,鐵戟蠱。

鐵戟蠱像是饅頭一般大小的黑鐵塊一般,拿在手中分量極重,粗略估計有百斤左右。在蠱蟲的背上有個模糊的戟影。

鐵戟蠱,一階蠱蟲,對真元要求極少,攻擊力強悍。可以說這是一階蠱蟲中的佼佼者了,但很多蠱師並不願意選擇這種蠱蟲。

因為等到他們第一隻蠱蟲熟悉後,還會選擇第二隻蠱蟲,玄槍蠱可以搭配家族特有的玄盾蠱,一攻一防相得益彰。

而且蠱蟲隔一段時間就需要餵養,玄槍蠱和玄盾蠱兩種蠱蟲餵養的東西基本相同,而且還可以搭配在一起組成特殊的殺招。

相比起來,楊幽的鐵戟蠱就有點雞肋了,但這隻蠱蟲卻是目前最適合楊幽的蠱蟲了。

他的死竅根本無法煉化更多的蠱蟲,那些消耗真元多的蠱蟲對他來說就是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

冇有猶豫,楊幽就選擇了這隻蠱蟲,現階段冇有其他蠱蟲比這隻蠱蟲更適合他了。

拿到蠱蟲之後楊幽也不耽擱,立刻趕回家,直接就在房間裡煉化這隻蠱蟲。

楊幽手握著蠱蟲,調動空竅裡的真元,一絲絲的包裹這隻蠱蟲,蠱蟲當然不會束手就擒,自然也會反抗。

這場煉化蠱蟲的狀況彷彿陷入了拉鋸戰,蠱蟲在拚命反抗,而楊幽則在拚命煉化。

一直到月至中天,楊幽隻將蠱蟲煉化了一半,但卻尷尬的發現,自己空竅中的真元已經見了底。

冇有辦法,楊幽隻能暫時停止,所幸今日煉化不了,以後還可以接著煉化。

放鬆下來的楊幽頓時感覺渾身一陣虛弱,上下眼皮直打架,一覺就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被小女孩叫醒了過來。

但楊幽起來看見自己那一絲真元都冇有的空竅,也是滿臉無奈,雖然早已預料到是這個結果,但當事實擺在眼前,楊幽還是感覺有些難以接受。

輕呼一口氣,楊幽一掃之前的頹廢之色,事已至此,冇什麼可值得抱怨的,坦然麵對這死竅的事實。

當務之急是該如何想辦法獲取元石,這可真是令人難受,想到此事,楊幽便寢食難安。

絞儘腦汁也冇有什麼好辦法,楊幽眼中冷光一閃,既然如此,那就去洗劫。

楊勝這幾日過得還是很舒坦,自從他成為了蠱師之後,可謂是順風順水,隻不過有個資質差的出奇的傢夥有些不知好歹。

楊勝打定主意,等到自己把蠱蟲煉化之後,第一個就要去找那個廢物測試蠱蟲威力。

聽說那個廢物去年也是被人當做測驗蠱蟲威力的活靶子,差點給打死,隻是冇想到這廢物命還挺硬,雖然那個廢物資質極差,但也算是蠱師,若是奴仆,自己捏死他不得像捏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想到此處,楊勝暗罵一句,也不知道族長與一眾家老哪根神經搭錯了,非要給這個廢物開竅蠱,白白浪費了不說,現在還噁心到了他。

想到此處,楊勝臉色陰沉,此刻正好看到自家那個十歲左右的奴仆躲著牆角撒尿,楊勝頓時火氣上湧。

楊勝直接過去就把那個十歲左右的男孩抓住,看著那男孩驚恐的臉,楊勝露出滿意的笑容。

“不要怕,少爺帶你出去玩。”楊勝笑著說道,用手輕輕拍了拍那個男孩的臉。

男孩聞言小雞啄米般點頭,卻不曾看到楊勝眼中的那一抹陰寒。

楊勝與男孩走到後山的一處廢棄玄磁礦麵前,看著眼前的玄磁礦,楊勝讚歎的說了句,不錯,這倒是個埋骨的好地方。

然後楊勝一把捏住小男孩的脖子,隻聽哢嚓一聲,那小男孩的頸骨就被楊勝捏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楊勝隨手將小男孩的屍體丟入廢棄的玄磁礦中,剛一回頭,卻看見了身後一個少年正在冷漠的盯著他。

楊幽本來想在楊勝的家門前守株待兔,但卻在來的半路上看見楊勝帶著一個小男孩來到了此處。

更令楊幽冇想到,楊勝居然直接殺掉了這個小男孩,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就在楊幽的麵前逝去了。

楊幽此刻隻感覺滿腔怒焰,這讓他想到了一年前,自己這具身體的主人也是如此死去。

生平也是第一次看見一個人在自己眼前被殺,令楊幽很憤怒,自己曾接受的教育,建立的世界觀,彷彿在這個世界裡,正一點點崩塌。

這個世界,實力強大當真可以為所欲為,可以漠視生命。

“廢物,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要乾什麼?”楊勝此刻看見楊幽也有些心裡發毛,而且兩人之間勢同水火。

楊幽深吸一口氣,強壓住那種想要殺死楊勝的衝動,因為楊勝也是蠱師,拚命之下自己也會負傷不輕。

自己上次受傷還冇有完全痊癒,而且就算殺死了楊勝,也會被家族蠱師發現,畢竟在楊氏一族族人的眼中,蠱師和奴隸的價值根本無法相比。

再次恢複了平靜,楊幽盯著楊勝道:“打劫,交出你的元石來,彆逼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