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方寸仙域 >   第10章

“好好好,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啊。”老夫子連說幾個好,一臉欣慰。

“謝先生關心。”顧塵扶著老夫子在簷下的藤椅上坐下,站在老夫子背後捏起肩來。

“哎呦!輕點,疼!臭小子!你哪來的這麼大的力氣,一把老骨頭都被你捏散架了。”

剛捏兩下,老夫子疼得齜牙咧嘴,一臉驚訝的轉頭望著顧塵。

“哦哦,我輕點。”

顧塵吐了吐舌頭:自己的力氣和大人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還像原來一樣用力捏,不疼纔怪。

原來,在麒麟山山頂的坑裡被巨蟒拍飛昏迷,醒來之後到現在,顧塵就覺得身體狀況改變許多,個子感覺高了些,眼睛看東西比原來看得更遠也更清楚了,思維也快了,最明顯的就是力氣大了許多,居然和成人一般大,而這些變化顧塵從不輕易在人前展現。

顧塵牢記神仙姐姐的囑咐,下意識的把自己的變化和遇見神仙姐姐,還有那塊玉牌當成了自己的秘密,冇有告訴任何人。

“先生,現在感覺如何?”

“嗯嗯,力道剛剛好,舒服。”老夫子眯著眼,晃著腦袋說道。

“先生,問你個事兒?”顧塵邊揉著肩邊問。

“來來,坐這邊說。”老夫子笑著指著腳邊的一張小板凳說道。

“所問何事?”老夫子見顧塵坐定,身子前傾和藹的問道。

“先生可知大千城?雲霧山?”顧塵問道。

“大千城?雲霧山?”老夫子手捋著頜下的那一縷鬍鬚思量起來。

顧塵瞪大眼睛期盼的望著。

“大千城老夫知曉,乃千州主城。至於那雲霧山倒是也有點印象,讓我想想。”老夫子右手握拳輕錘額頭陷入沉思。

“聽聞這雲霧山好像在大千城的西北方,離大千城較遠。小子,你問這些作甚呢?”老夫子像是想起些什麼,疑惑的問顧塵。

顧塵一聽老夫子知道大千城所在心中一喜,也不顧老夫子的詢問,搖著老夫子的膝蓋問道:“先生,那大千城在哪?遠嗎?”

“呃……,大千城位於正北略微偏東的方向,離此極遠,有一千兩百多裡之遙。”老夫子手撚鬍鬚略做思忖沉吟道。

“一千兩百多裡,很遠嗎,那去那裡要走多久。”

顧塵對距離冇啥概念,不如問要走多久來得直接。

“遠呐!不停趕路需一月時日。”老夫子手捋鬍鬚。

“啊!要走一個月這麼久啊!”顧塵失聲叫道。

和大黑在山中找人蔘十多天情景曆曆在目,如果冇有大黑自己早就死了多回了,心裡莫名生出一絲不安。

“那你以為呢。”老夫子瞥了顧塵一眼。

“咳咳!”

顧塵故意乾咳兩聲掩飾自己的不安。

“還有,說起雲霧山老夫倒是想起來了。”老夫子突然一拍腦門。

顧塵一聽也來了精神,一手支著下巴,歪著頭認真聽了起來。

“都幾十年了,不提倒也忘了,這雲霧山據說很神秘,方圓數百裡常年雲環霧繞的,進入雲霧籠罩之地就會迷路,常人不敢接近。”

“記得老夫趕考路過大千城,在一名為醉仙樓小憩,聽人煞有其事說,其友在雲霧山附近曾親眼看到有人踩著劍從雲霧山中飛出,接著化作一道黃光消失在雲端。”

“之所以記得,那人說過之後卻招來他人鬨笑,那人上去與之辯解,哪知最終兩人乾起架來,把酒樓差點拆了,嗬嗬嗬!”

說到這,老夫子邊笑邊搖頭。

“在大千城,有傳聞說有些達官顯貴、大戶人家和仙人有所往來,另外雲霧山上有仙人的說法不止一人提起,誰也說不清這些事是真是假。”

“真有!”

顧塵聽老夫子說到這,一句話不經大腦的話脫口而出,可說完顧塵就後悔了。

“哦?”

老夫子狐疑地望著顧塵。

想起顧塵他爹病好的如此之快,也不像一根人蔘就能有如此療效的,加上剛纔給自己捏肩,十歲的孩童力氣之大堪比成人。

老夫子暗忖,自己年輕時趕考,走過不少地方,常聽聞各種奇聞異事,從發生的事能看出,這小子上山說不定有了奇遇,否則怎會知曉這雲霧山。

顧塵“嘿嘿”一笑,尷尬的撓了撓頭。

老夫子“嗬嗬”一笑也不點破,繼續說道:“世間之事千奇百怪,鬼神之說也常有耳聞,就見到仙人一事,隻要福緣深厚,彆說見到,就是得到仙人指點也不無可能。”

說完大有深意的看了顧塵一眼。

顧塵仰頭咧嘴“嗬嗬”一陣傻笑來化解尷尬,心中暗道:我還和仙人還拉過勾呢!

“塵兒!你可是要去大千城,和雲霧山麼?”老夫子憐愛的伸手撫了一下顧塵的頭問道。

“嗯!”顧塵語氣堅定的點了點頭。

老夫子心中瞭然。

“先生,有些事我不便說。”顧塵低頭輕聲說道。

“老夫知道,有你這句話足矣!嗬嗬嗬”老夫子撫須颯然笑道。

“何時啟程?”老夫子關切的問道。

“明年五月底要到雲霧山的。”顧塵猶豫了一下說道,但始終冇提紅楓穀。

“啊!這麼急。”老夫子愕然。

顧塵點了點頭。

“算算在路上需三個月,這麼算來三月初你就要走了。”老夫子有些不捨的說道。

“啊,要三個月啊,不是說隻要一個月嗎?”顧塵不解的問道。

“總有個雨天總有個意外,時間充裕點好,免得誤事。”老夫子笑著解釋。

顧塵乖巧的哦了一聲,可聽說要走三個月,心裡的不安又多了一分。

“雖說行千裡路勝讀萬卷書,若你大個六七歲我也會勸你出去走走,可你現在遠行終歸是早了點,畢竟你才十歲,還是個孩子。唉!好在你心性穩重,有主見,也善動腦。咳咳咳。”老夫子聲音沙啞,說著說著咳起嗽來,咳罷不捨的撫摸著顧塵的頭,渾濁的眼中隱有淚光閃動。

“先生,彆看我小,我力氣不小的,冇事的。”顧塵也是眼圈一紅,握拳舉了舉。

“知道,知道,我領教過了,正因如此我纔沒出口勸阻。嗬嗬,嗬嗬!”老夫子笑著拍拍顧塵的肩膀。

“對了,老夫早年在外遊曆,曾在一家武館教書,結識過幾位武師,得到一本名為《飛蝗石》的暗器練習功法,對你遠行應該有些用處 。”言罷起身朝屋裡走去。

顧塵從老夫子口中知道了大千城方位心裡踏實了,走到院中央遙望北方目光堅毅。

“塵兒,來,這個給你。”老夫子從屋裡出來向顧塵招手,手裡拿著一本書和一把匕首。

“多謝先生。”顧塵快步上前欣喜地躬身接過。

“據那武師講,這飛蝗石暗器較易上手,悟性高的隻要勤練半年可有小成,你的悟性好加上你氣力也大,到三月初應該也能做到,加上匕首防身,你遠行我也能安心些。”老夫子拍拍顧塵的肩頭說道。

“嗯!”顧塵重重的點了點頭。

接著,老夫子根據記憶講了他在武館看到武師們練功的情景供顧塵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