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天雷?

盧天罡和四聖公相互對視一眼,這一路上他們的確是繳獲了不少的轟天雷。

尤其是在途經光日城時,更是繳獲了大量。

光日城,那可是為了北蠻丞相卓陀淩空製作轟天雷的地方。

現如今,殿下準備要將轟天雷也一併用上嗎?

這時候,趙錚向著後方看去。

“傳令商聖公,在炮火的掩護之下架設起投石機,準備使用轟天雷!”

這一戰,他早就已經讓商聖公做好了佈置。

其實蕩北軍趕赴北蠻皇都之時,並冇有攜帶什麼投石機。

可是在來到北蠻皇都之後,北蠻皇都外早已被北蠻大軍做好了防禦工事。

其中的投石機可有不少。

就算是在蕩北軍的炮火轟擊之下,也仍舊是有著完好無損的投石機留存。

而兀圖颶風,則負責率領大軍將投石機搬運過來。

戰場上,沖天的火光逐漸消散。

原本照破夜空的光芒也逐漸暗淡了下來。

自城門樓上向著下方眺望而去,大地上儘是火焰灼燒後的殘骸,各處都遍佈著零星的火光。

卓陀淩空將眼前的景象收歸眼底,老臉上頓時流露出一股子狂喜神色。

“果然果然不出老夫所料!”

“哈哈哈……”

“那蕩北軍已經黔驢技窮了!”

“大盛盛王也冇有多少手段可以使用了,兀圖颶風……快傳令兀圖颶風!”

“讓他收攏大軍,給老夫殺向蕩北軍,生擒大盛盛王!”

“快去!”

他向著下方急切的催促著。

而北蠻皇都下方,兀圖颶風從戰壕中艱難的爬起身子,看向四周。

入目所及,儘是遍地的屍體。

火焰繚繞四方,將一句句北蠻兵士的屍體都燃燒了起來。

這一戰,原本剩下的三萬多北蠻大軍,又不知死傷了多少。

就算還有一些人活著,可也已經被炸成了重傷。

若不救治,更是會死去一大部分人。

這時候,一個將領急匆匆的尋找到了兀圖颶風。

“將軍,丞相下達命令!

“蕩北軍已經將迫擊炮消耗殆儘了,正是我等進攻蕩北軍之時。”

“請將軍立即進攻蕩北軍!”

轟天雷消耗殆儘了……

兀圖颶風心頭一震,像是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已經在連番的轟炸之下,腦海幾乎都要被轟擊的懵逼了。

但現在,他也反應了過來。

四周的爆響之聲已經明顯減弱了太多了,就連夜空中都少有火光劃破而來。

似乎即便是落來的迫擊炮,也隻是在壓製他們罷了。

想到這些,他急忙向著四周高撥出聲。

“集結!”

“大軍集結!”

“隨本將,一同殺過去!”

“蕩北軍已經消耗光了他們的迫擊炮了。”

轟隆隆!

可就在這時,前方卻又忽的傳來一陣急匆匆的馬蹄聲。

馬蹄聲動,宛如雷鳴。

這與轟天雷不同,更加沉悶無比,彷彿踩踏在他們的心頭。

緊跟著,兀圖颶風急忙向著前方眺望而去,臉色卻驟然一變。

火光後方,黑暗中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個龐然大物。

而隨著那一道道龐然大物出現,逐漸臨近,他也終於看清了那些東西。

“投石機!”

看清那一架架投石機的第一時間,兀圖颶風的心緒便一下子沉到了穀底。

投石機,他可再熟悉不過了。

先前正是他率領大軍,在北蠻皇都外架起了這一台台投石機。

而且都是最為精緻的,可以方便運送。

但現在,這些投石機已經全被蕩北軍繳獲了。

“將軍,蕩北軍帶來了投石機……”

“他們……他們要做什麼?”

身旁的將領急忙向兀圖颶風詢問。

他的腦海中,也已經逐漸意識到了一股不妙。

迫擊炮過後,蕩北軍又帶來了投石機,其目的其實已經不言而喻了!

“不好!”

兀圖颶風極力大吼,下意識向著後方退去。

“他們要使用轟天雷!”

“撤,繼續給我向後撤!”

這一刻,他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心中充滿了慌亂。

就算是蕩北軍消耗光了迫擊炮,卻也可依舊施展轟天雷。

而眼下北蠻皇都外的這些大軍,卻早已經冇有轟天雷了。

甚至。他們的轟天雷都有可能被蕩北軍繳獲了一部分,要將其變為攻打向他們的殺傷利器。

後方的城門樓上。

卓陀淩空也在瞬間瞪大了眼睛,緊盯著戰場之上。

那一架架投石機映入眼簾,卻讓卓陀淩空瞳孔驟然一縮。

“投石機、轟天雷……”

“不好,他們是打算用轟天雷殺光大軍。”

“快讓兀圖颶風他們殺過去,快殺過去!”

他依舊冇有要讓兀圖颶風撤退回北蠻皇都的意思。

要知道,直到如今他們也隻是見到了蕩北軍所使用的迫擊炮,至於紅衣大炮的威力,他們還都冇有見識到。

相傳紅衣大炮可以一炮轟開城牆,可蕩北軍直到此時也都是在用迫擊炮來轟殺北蠻大軍罷了。

還冇有正式攻城。

若是配合上紅衣大炮,再加上這投石機與轟天雷。

北蠻皇都也依舊是岌岌可危。

這一刻,就連卓陀淩空心裡都要慌了。

可就在這時,天空中卻又有著一道道火光,劃破夜空,向著正在重新集結的北蠻大軍轟殺而來。

那依舊不是轟天雷,而是迫擊炮。

見此一幕,卓陀淩空瞳孔驟然一縮。

“迫擊炮……”

“這還是迫擊炮蕩北軍到底還剩下多少迫擊炮?”

“無窮無儘嗎……”

他都要繃不住了。

北蠻皇都外,頓時再度上演了一出人間煉獄。

終於,在一輪轟擊之後,迫擊炮的炮火逐漸停息。

這時候,兀圖颶風都早已經在炮火的連番轟擊下癱軟在地了。

他躲在戰壕中幾乎都不敢露頭。

“丞相錯了……”

“丞相錯了!”

他的嘴裡不住的嘀咕著,臉色卻逐漸變得猙獰與絕望。

“卓陀淩空,你錯了。”

“你算錯了蕩北軍!”

“你低估了那位大盛盛王……”

他整個人都已經失魂落魄,狀若瘋癲了。

轟隆隆!!!

可就在這時,蕩北軍那邊,馬蹄聲已經臨近了這裡。

兀圖颶風近乎麻木的抬頭眺望而去。

不遠處,那一架架投石機已然被蕩北軍推了過來。

緊跟著,投石機掄動,一道道火光向著這邊傾瀉而來。

如同天際間浮現的無儘火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