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路過石灘河,采集材料合成了一柄魚叉,賦予迅疾之光後叉了條草魚烤來吃。

魚肉腥味極重,冇有鹽巴和調味料,烤的還黑黢黢的,真是太難吃了。

勉強啃了幾口止餓後,就給隨手丟棄在了草地上。

鹿角坡·鬣狗幫巢穴。

鬣狗幫幫眾無精打采的躺在寨門前的草地上喝著酒,望著星空,全然冇注意到肖夢瑤的靠近。

肖夢瑤嗖嗖地兩箭乾掉了寨門前的看守後,便躡手躡腳的趁著夜色溜進了寨子裡。

寨子裡的鬣狗幫幫眾不算太多,隻有寥寥的數人。

肖夢瑤躲藏在一個大水缸的底下,猜測到:怎麼回事兒?這裡難道不是主巢嗎?還是人都出去了?

“喂!瑤瑤,你說句話啊!”肖夢瑤小聲的低語道。

[什麼瑤瑤?嘛~!算了,人少也是個好事!我們先找找他們的賊贓,看看有冇有什麼好東西,要是能找到煉靈為氣的吐納之法那就太好了!]

瑤瑤這個稱呼,我感覺挺適合她的!她遇到仇人時的那副亢奮模樣,還敢說她不是原來的肖夢瑤本人?

[咱倆一心同體,以為我聽不到嗎?也罷!瑤瑤就瑤瑤吧!我的確是有肖夢瑤一些你所不知道的記憶,但我也有李飛全部的記憶。彆墨跡了!冥冥之中我感覺他們的賊贓極有可能藏在右邊的那間木屋裡。]

“右邊嗎?得嘞!”

唰地鑽進了柵欄下的高草叢裡。

“哎!有動靜!”一個鬣狗幫幫眾連忙起身朝這邊看了過來。

而另一個鬣狗幫幫眾在聽到他的叫喊之後,則微眯著醉醺醺的眼睛瞧過來望了一小會兒後,發現隻有草叢在夜風的吹拂下,颯颯地作響,哪裡有什麼動靜啊!

便譏諷道:“想小娘皮想上癮了吧!刮個風都能大驚小怪的!”

“你TN的纔想小娘皮想上癮了哪!”聽不慣譏諷,兩個人掐架的互相毆打在了一起。

肖夢瑤懶得理會他們,依靠草叢的遮掩,窸窸窣窣的潛行著,片刻功夫後,她順利的爬上了木架台,到達了木屋的門前。

木屋上的鎖鏈被分解之光稍微一觸碰,就立即掉到地上變成了一堆鐵渣子。

肖夢瑤悄悄地推開木門,藉著微弱的月光觀察著木屋裡的擺設。

木屋裡的擺設很簡陋,環視了一圈兒木屋內後,就隻見到一個擺放在視窗下麵的大箱子值得搜尋一番。

肖夢瑤於是上前,用分解之光把大箱子上的鐵鎖分解掉之後,使出全力地搬開了箱蓋。

箱蓋被挪開,裸露出了一絲縫隙。

透過縫隙,肖夢瑤看到裡麵好像是一堆書籍和一些卷軸之類的東西。

纔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兩個小手兒就已經搬的麻木了,紅脹的都快要使不上力氣了。

肖夢瑤憋足了一口氣,釋放出了分解之光。思索到:乾脆把大箱子的箱蓋整個給分解掉算了!

想罷,分解之光的光芒大盛,也在一時之間將外麵巡邏的鬣狗幫幫眾給吸引了過來。

聽聞他們衝過來的聲音,肖夢瑤的小心臟怦怦直跳的厲害。

弓箭……弓箭我落在草叢裡了,該怎麼辦啊?

正是危機關頭,天眼突然在這個時候散發出了耀眼的紅色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