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葉謙的?

紅袍使者是來找那位闖過了九千級登天梯的超級天才葉謙的?

聽到紅袍使者的話,所有人都是麵色微微一變,有人好奇葉謙到底犯了多大的錯,哪怕獲得了九千級台階考驗,依舊被紅袍使者找上門來了。

“原來是找葉謙的!”

“難怪會出動紅袍使者了!”

這個時候,有人釋然了。這樣的超級天才,一般人還真不好過來抓。

“紅袍使者大人,不知葉謙犯了什麼錯?”聽到是來找葉謙的時候,儘管禦風大君也很吃驚意外,甚至心底對紅袍使者心存敬畏,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問道。

葉謙可是他找來的超等天才,而且這次登天梯上的成績十分的耀眼,如果他真的出了事情,那麼他這位邀請其過來的掌控者,也是會被牽連的。

“誰告訴你葉謙犯錯了?”紅袍使者皺起眉頭反問禦風大君,隨後直接朗聲道“我這次過來,是奉了刑罰宮主之令,特來接葉謙進我刑罰宮修煉的!”

紅袍使者說明來意之後,更是如同一顆巨石落入了水中,激起了千層浪!

刑罰宮主之令,接葉謙去刑罰宮修煉!

這代表了葉謙被刑罰宮青月帝君看重,被收為弟子,從今往後將會成為刑罰宮的一員。

刑罰宮,在整個天域之中的地位極為特殊,執掌了生殺大權,從未有人能一步登天,直接進入青月帝君的眼中。如今的四位紅袍使者,哪一個不是經曆了諸多的曆練,然後才一步步的進入到青月帝君的眼中,最後又為青月帝君奔走效勞,才擁有了紅袍使者的身份。

“怎麼可能!”

“羅魔族聖子都不曾有如此待遇,他葉謙何德何能會被青月帝君看重?”

一時間,那些過來圍觀,等待看坤雲秘境笑話之人,個個麵色大變,有人覺得不可置信,可更多的還是敬畏之心。

“這坤雲秘境可真是走了大運了,葉謙進入了刑罰宮,那就是執掌了刑罰大權,以後整個坤雲秘境都將要因此水漲船高了!”

更多人明白,這對於葉謙來說是大機緣,同樣對於坤雲秘境來說,那也是大機緣。正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刑罰宮之中有自己人,其意義自然不言而喻。

在眾人意外和羨慕的眼神下,寒春大君最是難以接受,要不是礙於紅袍使者的威嚴,他甚至都想要上去問問,會不會是弄錯了,自家坤雲秘境的羅魔族聖子都冇有這樣的待遇,他葉謙憑什麼能被青月帝君看重?

“哼!”寒春大君不敢上前詢問,但卻酸酸的說了一句青月帝君可從未收徒,此事是不是收徒還未嘗可知,現在高興還有些過早了。

說完這句酸溜溜的話,寒春大君便轉身離開,不願意看禦風大君那得意的嘴臉。

禦風大君本人,更是喜出望外,他之前在宴席上就聽說了,葉謙拜在了一位宮主門下,他萬萬冇有想到會是青月帝君這位在天宮之中,有著第二大人物之稱的刑罰宮青月帝君的門下。

“在,在的!”禦風大君堆滿了笑容,開口說道“紅袍使者,我這就帶你去見葉謙。”

說完,禦風大君便帶著紅袍使者朝著葉謙所在的院子走去。

於此同時,坤雲秘境的天才們,個個都驚呼不已,也跟著喜出望外,他們坤雲秘境出了一個了不起的大粗腿了。

“哈哈,咱們坤雲秘境,從今往後也是刑罰宮之中有自己人了!”

“葉謙兄弟就是厲害!”

“九千級台階考驗成績,如今又拜入了刑罰宮門下,將來前途無量啊!”

坤雲秘境之中的天才們都高興的笑著,哪怕是震皇此時此刻,也都感到高興,他跟葉謙之間雖然有些間隙,可他早已經在禦風大君的幫助下調解過了。

如今,他們同出一脈,就算葉謙對他冇有多少好感,可終究對他來說還是有很大好處的,畢竟這件事外人可不一定清楚。

“葉謙,宮主有令,讓我接你前往刑罰宮修煉。你把要帶的東西都帶上,短時間,你未必有時間回來。”紅袍使者見到葉謙之後,麵露笑容,以平輩之禮相交。

看到這一幕,眾人就更加明白了,紅袍使者可是稱帝級的強者,他們憑什麼對一個新人如此禮遇,平輩相交?背後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因為青月帝君的緣故。

果然,葉謙拜在了青月帝君的門下,成為了青月帝君唯一的弟子!

一時間,很多人羨慕不已,也感歎不已,這才叫真正的一飛沖天!

“好,你稍等我片刻。”葉謙應聲回禮,這纔回到房間,像是真的做了一番準備,然後告彆了禦風大君等人,這纔在迎新峰所有人的矚目下,跟著紅袍使者前往了刑罰宮修煉。

此事,以最快的速度在整個天域勢力之中傳遞了出去。畢竟,迎新峰上,這些天才弟子的最終去處,便是整個天域的天宮四脈三十六峰,訊息從他們這裡就第一時間傳遞了出去。

人皇自然也第一時間得知了這個訊息,此時此刻,人皇所在的天河峰也都一片歡喜,因為葉謙本就是人族,而且還是秦國的天命候!

人皇在天河峰的峰主宮殿之內,早先得知登天梯考驗成績的時候,他就很意外了,他居然又一次小瞧了葉謙的潛力。

如今,登天梯之後,葉謙居然能夠得到青月帝君的賞識,進入刑罰宮,這就更加的了不起了。

“真冇有想到,我秦國居然出了這麼一位了不起的超級天才,也不知道我該高興,還是該擔心?”人皇哭笑不得,但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是隻有高興,冇有擔心。

並且第一時間,讓手下之人,代表天河峰,代表人族,給葉謙送去了最為珍貴的賀禮。

人皇在天域表麵看隻是三十六峰之一的峰主,但其實力卻十分的強盛,他不在乎有人要這天河峰峰主之位,他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達到天尊之境。

隻有他真正達到了天尊之境,那時候才能夠真正的讓人族擁有絕對的話語權,這也是他畢生的夢想。在這一點上,他跟禹皇是一樣的,隻不過兩者在某些事情上,有了不可調和的分歧,所以纔會導致人族一分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