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長生帝旺 >   第9章

接著,司徒風揮劍斬向為首的一人,那人剛要抵擋,卻見司徒風一轉,劍已經落向他身後的一人,“快救他!”為首的一人大喊,同時立馬回防。

司徒風眼中露出一抹狠厲,不顧他人的攻擊,硬生生後背接了一刀。

但手中的長劍早已插入那人胸口,“你….”那人話冇說完,便白光一閃,傳送符護著他傳送離開,剩下的四人目目相視,竟無一人敢再出手。

“就隻有這種水平嗎?成群結隊的羊還是羊,誰給你們的膽子獵殺猛虎呢?”司徒風收劍,站立在溪水旁,但眼中的疲倦卻越發加劇。

“你等著,司徒風,我會回來找你的”為首的人放兩句狠話,不甘心的帶著剩下的人撤了。

“呼,得趕緊找地方恢複真氣,”司徒風四下望著,向林長生藏身之地走去。

“倒黴,他怎麼走我這來了,不行,看看能不能忽悠到。”說罷便走出樹林,故作老成道:“這位小友,還請……”

請字還冇說完,司徒風早已拔劍而出,根本不吃這一套,林長生急忙向後一躍,一股寒芒從頸間劃過。

“好險,他想殺了我。”林長生當下不再吊兒郎當,雙目微眯,從背後拿出誅天劍。

司徒風率先打破僵局,一個箭步向前,同時左手成爪狀,抓向林長生。林長生反應及時,但還是被抓傷了胳膊。

“不行,雖然我修為高於他,但是他戰鬥經驗太豐富了,這樣下去對我不利,他出手皆是殺招。”林長生向後退去,知道這一戰不可避免。

林長生運轉劍訣,手中劍揮向司徒風,同時大步向前,一劍殺向其胸膛。

司徒風化拳為掌,一掌拍向林長生,林長生拚死一搏,手中劍抖擻,一點寒芒先到,隨後劍出如龍,林長生硬吃了一掌,頓時感覺喉嚨一股腥甜。

林長生不再保留,“破空!”一劍蘊含所有真氣,司徒風見大事不妙,遂即祭出一個小盾牌,可冇想到立刻被擊碎。

“不可能,這盾牌跟隨我數年,就算不是靈寶,也堅不可摧,怎麼,怎麼會……”誅天劍穿過司徒風胸膛,像插肉串一樣把司徒風釘在地上。

“我,我認輸,你,你讓我走。”司徒風用儘全力,才從嘴中蹦出這幾個字。

反觀林長生,一身衣服被打破,肩上留著三道長長的劃痕,胸口處微微下陷,顯然這一掌並不好受。

林長生冇有廢話,立即在司徒風身上摸索,摸到了一本戰技和幾顆靈石,“丫的,這麼窮。”林長生把誅天劍拔出,捏碎了司徒風的傳送玉石。

接著司徒風便被送出秘境中。

“喲,司徒家的小子也出來了,今兒這是怎麼了,先是小公主,又是司徒家的小子。”宋老摸著鬍鬚,臉上露出一絲疑問。

“我看啊,這倒像是進去了一位洪荒巨獸,掃蕩戰場。今年的新生很優秀啊。”李老在一旁迎合。

“摧心掌,好名字,這就是剛纔擊中我的招式嗎,果然厲害。”林長生看了看手中戰技。“自己還是戰鬥經驗太少了,正所謂技多不壓身。”

當下便翻開書頁,細細研磨這一掌法。

兩天後,林長生找到了一片寂靜的樹林。真氣運轉到手上,化為掌,一掌向眼前數米粗的大樹拍去。

“轟———”一時間,樹乾搖晃,數不清的樹葉從空中飛舞而下,一個清晰的掌印在樹乾中浮現,早已入木三分。

“好掌法啊,這要是近距離給他來上這麼一下,不死也得重傷。”林長生緩緩吐出一股濁氣,結束了兩天的打坐修煉。

丹田中的真氣早已恢複,已達到六成,距離填滿丹田已經不遠。

林長生簡單喝了口水,洗了把臉,繼續向前推進。

在秘境的中央峽穀,這裡綠樹成蔭,中央山穀裡有個巨大的洞穴,陰氣森森。

“就是這裡了,這是最後一隻,也是積分懸賞最高的一隻。”金髮青年看向一旁的華服青年。

不過他的臉色此刻並不好看,一道傷疤留在下巴,對麵的華服青年也不好看,腿上的衣服被撕爛,隱隱有血跡流出。

“徐炎,休整一會,再出發,這次是個硬骨頭。”金髮男子說道。

“休整可以,不過,後麵總跟著個蒼蠅,不大舒服,找機會送走他。”徐炎看向金峰。

“皓月這個小狼崽,仗著自己修為到了化靈中階,就自認天下無敵了嗎。徐兄,你我二人,任何一人出手,他都不是對手。”金峰答道,同時運轉金翅大鵬的功法,恢複真氣。

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浮現在金峰的體表,那徐炎身上也有淡藍色的痕跡浮現,顯然兩人都在爭分奪秒,恢複至巔峰狀態。

“迷路了啊,不管了,繼續往前走吧,快到這個秘境的中央區域了啊,除了路上看到的幾個人,怎麼這麼安靜?”林長生說道。

“嗯,一股血腥味,前麵有情況,我得去看看。”林長生當下加速前進,趕往中央峽穀。

“往哪跑?你這個蒼蠅跟在身後,實在是煩人,這次就送你出局。”華服男子挑了挑眉,手中握拳,一股藍色真氣從丹田傳到手上。

對麵的青年顯然受了兩人的偷襲,左臂上一道深深的抓痕,強忍著疼痛,惡狠狠的看向眼前的金峰。

“有本事一打一,我誰也不怕。”皓月說道。“好啊,你想打,我陪你玩玩。”金峰當下不再廢話,眨眼間衝向皓月。

兩人的身影緊緊貼在一起,一時間金藍兩道光芒交錯,不斷有真氣從兩人纏鬥處傳出,周圍的巨石,樹木被餘威擊碎。

“什麼人,出來,彆鬼鬼祟祟的。”華服男子聽到樹林有動靜,立刻大聲嗬斥。

“哎哎哎,隻是路過,還望兄台高抬貴手,放我離開。”林長生悻悻答道。“還是被髮現了啊,這可不好辦,儘量脫身吧。”林長生想到。

“彆廢話,不管你是何人,現在送你出局!”華服男子一拳打向林長生,一出手便是殺招,狠厲無比。

“小爺我不跟你計較,你反倒想置小爺於死地。”林長生也不含糊,動用摧心掌,以硬碰硬。

兩人一拳一掌,招招致命,眨眼間已經交手十多次,遠處的情況卻不樂觀,隻見那皓月被一爪抓到胸膛,頓時血肉模糊,狠狠摔倒在地。

“我說了,你不是我對手,之前不對付你,隻是你冇惹到我頭上,現在,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差距。”金峰說罷,運轉真氣至雙臂,一爪向皓月揮去。

“啊———”一身怒吼從皓月口中發出,接著雙眼一翻,失去意識,徹底冇了行動能力。

接著白光一閃,皓月消失不見,金峰看向手中的積分,已經高達400多分,可見這段時間,他擊殺了多少凶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