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樣的火勢,再加上騙騙花的圍堵,我們應該是逃不掉了吧”

火焰的燃燒聲在耳旁環繞,壓抑的氛圍讓菲謝爾心生絕望。

“明明纔剛剛認識她,就要葬身於此了嗎?”

“好不甘心...真想好好的瞭解她的全部。”

菲謝爾抿著嘴,眼中閃著淚光。

可就在她絕望之際,艾琳的聲音卻傳入了她的耳中。

“菲謝爾,彆怕,還有我呢!”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蘊含著極為強大的自信。

這一份自信,撫平了菲謝爾的恐慌。

她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發現白髮少女的弦上已經架上了一支晶瑩剔透的寒冰箭矢。

箭矢之上,寒氣蒸騰,逼得附近的火焰都無法靠近。

箭矢上散發出的元素波動,強大到讓她心悸!

冷靜下來的菲謝爾看了一眼箭矢的瞄準方向,又看了看兩隻騙騙花所在的位置。

她和艾琳認識不到一個小時,可此時卻有著某種看不見的羈絆將她和艾琳相連,她們就像是相識已久的摯友一般。不需要任何言語,她就能明白艾琳此時需要什麼。

她恢複了自信的笑容,麵對著逼近的騙騙花擺出了一個極為中二的姿勢。

“區區虛偽之花燃起的火焰,又怎能讓本皇女退卻!”

“吾之友人,就讓本皇女以聖裁之雷,助你一臂之力!”

將長弓一抖,菲謝爾腳步變幻,隨後向騙騙花連射三箭,阻擋騙騙花的前進。

同時,她快速踏步,後路已斷,她就往右側方跑,同時不斷射出箭矢,阻擋騙騙花的同時,也不斷在拉開與騙騙花之間的距離。

鳳兒在阻擋另一隻騙騙花的同時,也會分出精力釋放出寒氣撲滅火焰打開道路,幫助菲謝爾順利拉開與騙騙花之間的距離。

終於,在與騙騙花拉開了20米的距離之後,菲謝爾對鳳兒眨眨眼,隨後,一箭射向騙騙花!

這一箭,不是普通的箭矢,而是附著了極強雷元素的強力箭矢。

這一箭,在菲謝爾精準的射術之下,準確無誤的打在了騙騙花的火焰護盾上,將騙騙花的火元素護盾破除的同時,引發的超載反應產生的爆炸,掀起了極強的衝擊。

騙騙花在護盾被破除後本就會陷入短暫的身體被掏空狀態,此時被爆炸一衝,當即就往遠處拋飛了過去。

與此同時,鳳兒發出一聲嘹亮鳳鳴,瞬間召喚出十根小腿粗的冰錐打向另一隻騙騙花。

強力的冰錐將騙騙花的火元素護盾擊破的同時,也將其轟飛了出去。

兩隻騙騙花在菲謝爾和鳳兒的配合之下,被同時破盾並打飛到了同一個方向。

當兩隻騙騙花落在了同一個地方之時,隱忍許久的艾琳,終於出手了!

“在我這蓄力2分20秒的霜華矢之下,破碎成冰渣吧!”

艾琳一聲怒喝,鬆開了弓弦。

嘭!!

滿載冰元素的霜華矢自阿莫斯之弓上爆射而出!

箭出的那一刻,強大的後坐力甚至發出了一聲超大的悶響,震得艾琳都往後退了好幾步。

寒冰箭化作一道藍白色的流星,所過之處寒氣瀰漫溫度驟降,將火焰都壓滅!

最終,寒冰箭帶著無可比擬的力量,破開火焰,重重射在騙騙花的花冠上!

隨後,霜華綻放,寒冰箭上附著的龐大冰元素瞬間爆炸開來!

“轟!!”

巨大的冰爆聲在森林中響起,同時,一朵十多米高的寒氣蘑菇雲也騰空而起!

爆炸產生的寒流向四周碾壓而去,瞬間將大片火焰碾碎...

......

與此同時,森林的外圍。

低語森林離蒙德城並不遠,出了蒙德城門的大橋後往左拐不到一公裡就到了。

所以這場大火很快就被察覺,現在低語森林的外圍已經圍滿了西風騎士團和冒險家協會的人,以及一些自發趕來滅火的蒙德城熱心民眾。

此時一個腰掛風神之眼,金髮藍眼單馬尾的年輕女士正咬牙切齒的擠在人群中,同時發出氣急敗壞的怒喝。

“可莉!!!是不是你乾的!快出來!!”

“可莉,你在哪裡!!”

年輕女士話語中的怒氣越來越大,整個人就跟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

好在人群中很快就鑽出來一個頭戴紅色兔耳結的紅衣少女,這少女,正是西風騎士團偵查騎士安柏。

“琴團長...你彆激動了,你忘了昨天可莉因為炸歪了城裡的風車,現在還被關在禁閉室裡嗎?”

“啊...這...”

被安柏這麼一提醒,琴不由得愣了一下,隨後捂著額頭滿臉無奈的說道:“唉,我到底是太累了,還是被可莉這孩子弄得神經敏感了,每次一聽到哪裡著火了或者哪裡傳來爆炸聲,我腦子裡最先浮現的都是可莉的臉。”

“算了,安柏,事故的原因調查清楚了嗎?”

“目前尚不能判斷造成火災的原因,但據冒險家協會會長塞琉斯先生所說,一個小時前有兩個冒險家協會的成員接下了前往低語森林消滅大型火史萊姆的委托,或許造成火災的事故跟這個有關。”

“能接下這樣的委托,說明冒險者的實力和經驗是足夠的,對付幾隻史萊姆,應該不至於會釀成這樣的大火纔是。”

“對了,接下委托的冒險者是誰?”

“是冒險家協會的調查員菲謝爾和...艾琳。”

提起艾琳這個名字,安柏的臉上明顯浮現出了一絲難過,因為她其實挺欣賞這個努力修行想成為騎士的女孩。

“她們兩個人的父母已經急瘋了,一直想強行闖進火海去找自己的孩子,但被我們給攔住了。”

“還有...諾艾爾一聽說有人被困,開著護盾就想要衝進火海裡救人,但是被凱亞勸了好久,安排她去做彆的任務了。”

“艾琳那孩子,明明又努力又認真,昨天還剛剛獲得了神之眼,我還想著今年的考覈她一定能通過,到時候我這個前輩還能好好照顧她,可是誰想到...”

“彆難過安柏,或許她們都冇事呢。”

琴能熟記每一個蒙德城居民的名字,尤其是艾琳這個努力的孩子,更是讓她印象深刻。

如今她們遭遇了這種事,琴很是難受,她看向火海,臉上滿是擔憂。

“艾琳和菲謝爾都是蒙德優秀的新一代,她們出事同樣令我感到擔憂,我以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的名義向你們保證,一定會將她們安全救出。”

安撫了艾琳和菲謝爾的父母之後,琴提著長劍站到火海的邊緣,她的周身狂風湧動!

正當她打算以劍禦風強行將火海衝開一條道路前去救人的時候,異變突生!

琴在一片赤紅的火海中,看到了一點藍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