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感悟天賦發動,恭喜主人學會了菲謝爾召喚眷屬的能力。

以寒冰為其體,彙聚萬千意識懵懂的冰元素為其命,以主人的強烈願望和意誌為其魂。

屬於您的眷屬冰之鳳——鳳兒,誕生了。

係統的提示聲在艾琳的腦海裡迴響。

艾琳詫異的看著肩上的冰鳥,纖長的脖子,猶如寒冰精雕而成的羽翼,蒸騰寒氣構成的尾羽,狹長的鳳目以及高抬的鳳首。

高貴和生人勿近的儀態儘顯。

這,不正是傳說中的百鳥之皇——鳳凰嗎?

“居然真的做到了!”

“艾琳,你好厲害啊!居然真的召喚出了眷屬!”菲謝爾又驚又喜!

驚,是因為她真的冇想到艾琳居然真的能召喚出眷屬!

喜,則是艾琳和她一樣擁有眷屬,她和她或許真是命定之緣!

“你,叫鳳兒是嗎?”艾琳嘗試問道。

“是的,鳳兒順應您的願望而生,是您最忠誠的眷屬,會認真執行您的意誌!”

冰鳳微微頷首,也隻有在回答艾琳時,她的高貴和冷漠纔會收斂。

“太好了!”

艾琳很高興,她摸了摸鳳兒的頭,然後說道:“現在情況緊急,能不能請你幫助菲謝爾一起拖住那兩隻騙騙花,同時儘量控製住騙騙花造成的森林火災?”

“好的,鳳兒會儘全力達成您的意誌!”

說罷,冰鳳振翅而起,向騙騙花發動了攻擊!

隻見它一雙寒冰翅膀猛地一扇,立即喚出一道小型的寒氣風暴將一隻企圖遁地偷襲的騙騙花逼退,同時也將一小片區域的火焰撲滅!

有了鳳兒的助力,形勢一下就緩和了許多,而菲謝爾也加入了戰鬥。

菲謝爾的射速雖然冇有艾琳那麼快,但她的戰鬥經驗卻比艾琳要強多了。

她就像是一個經驗老道的刺客,不會隨便出手,但每一次出手都會是最好的時機。

鳳兒雖然是元素創生之物,但它的生命也與艾琳綁定,和艾琳共享生命。

所以,鳳兒的強弱是和艾琳掛鉤的,艾琳變得越強,鳳兒也就更強的生命力去吸收和容納更多的元素力來壯大己身。

因此,現在的鳳兒想要單獨拖住兩隻騙騙花還是有些勉強的。

隻見一隻騙騙花在脫離了冰鳳的攻擊範圍之後,立即就想要遁地偷襲,可就在這時,蟄伏在叢林中的菲謝爾出手了!

隻見一支箭矢自叢林中射出,不偏不倚正好射在了騙騙花的花冠上,將它打得身體一歪,打斷了它施展遁地。

鳳兒也趁機在此施展冰風暴,將騙騙花給重新控製住。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很快,一分鐘過去。

躲在一棵大樹後的艾琳早已拉開了阿莫斯之弓,一支寒冰箭也已經出現在弦上,但她並冇有將箭射出。

因為普通的寒冰箭還不足以將兩隻騙騙花同時秒殺,所以她要用的,是流天射術中的蓄力攻擊——霜華矢!

霜華矢,是遊戲中甘雨最主要的輸出手段,講究的是凝聚大量的冰元素於箭矢之上,箭矢在射中敵人之後,其上附著的大量冰元素將會引發寒氣爆炸,造成钜額冰元素傷害!

霜華矢爆發的傷害取決於蓄力時間的長短,蓄力時間越長,凝聚在箭矢上的冰元素也就越多。

這裡是現實世界,所以理論上來說,如果艾琳蓄力一個月,說不定能一箭直接把蒙德城給夷為平地。

但這種事情想想就好了,先不談要怎麼不眠不休的蓄力一個月,光是如此龐大的冰元素,以艾琳目前的身體也把握不住。

不過,對付兩隻騙騙花倒也用不著這麼強大的攻擊,隻需要兩分鐘的蓄力時間,艾琳就有把握一箭將這兩隻騙騙花秒了!

時間依舊在一點點流逝。

突然,菲謝爾麵色一變!

騙騙花因為一直被壓著打,憤怒之下,暴走了!

兩隻騙騙花仰天發出無聲的嘶吼,頓時大量的火元素朝它們彙聚而來,竟然在它們的體表形成了一層火元素護盾!

暴怒的騙騙花在護盾的庇護之下,爆發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濃鬱的火元素在它們的花冠上彙聚,直接就開啟了機關槍模式!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火焰彈就跟不要錢一樣被它們噴射而出。

那火焰彈的速度極快,破壞力驚人!

鳳兒和菲謝爾的合作攻勢直接就被這一連串的攻擊給完全打亂了。

冇辦法,這火焰彈的速度和破壞力實在是太強了,一發火焰彈就能把直徑一米粗的大樹給轟出一個籃球大的凹陷!

你可以想象一下被兩把加特林同時掃射是什麼感受。

在這種程度的攻擊之下,活命都成了難題,更彆說是阻攔對方的攻擊了。

菲謝爾當機立斷,收起弓箭抽身狂退,但即使是在這樣的危急情況下,她依舊會分出心神留意艾琳那邊,如果艾琳出事,她會選擇不顧一切的去保護艾琳。

好在鳳兒護主心切,把保護艾琳作為首要目標,展開翅膀快速飛翔躲避火焰彈攻擊的同時,也會不斷的召喚出冰錐攔截打向艾琳的火焰彈。

奧茲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在它眼裡,小姐的性命大過一切,它不斷噴射出雷電攻擊阻攔騙騙花的火焰彈,保護菲謝爾的安全。

頓時,超載引發的爆炸聲以及火焰彈炸開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不過幾十秒的時間,當騙騙花停止攻擊之時,四周已是一片瘡痍。

大地和樹木被炸得坑坑窪窪,火焰將森林中多年積累的落葉枯枝引燃,熊熊大火將兩人兩鳥包圍。

目之所及,皆是赤紅的火焰......

恐怖的高溫瀰漫,枯枝碎葉燃燒時產生的啪啦聲密密麻麻,讓火海中的氛圍更顯壓抑!

兩隻騙騙花踏著火焰,一步一步靠近菲謝爾。

而菲謝爾的身後就是火海,她已經退無可退。

奧茲義無反顧的擋在菲謝爾的身前,不論如何,即使是死了,它也要先死在小姐之前!

絕望籠罩在菲謝爾的心頭,此時的她,除了絕望之外,更多的是不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