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委托是【圓滾滾的大危機】。

委托內容:低語森林內出現了3隻大型火史萊姆,請速速將火史萊姆擊殺,切記速戰速決,以免造成森林火災。

菲謝爾是冒險家協會的調查員,調查情報的經驗十分豐富,她放起奧茲進行高空勘探,然後帶著艾琳在低語森林裡七繞八繞,很快就找到了任務目標。

“艾琳,那應該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目標了!”

菲謝爾指著幾隻通紅的史萊姆說道

“火史萊姆本身是由火元素構成,渾身散發著高溫,同時它還軟乎乎的,普通的拳腳打在它們身上不僅無法造成傷害,還會被它們的高溫燙傷。”

“我聽說你修煉的是劍術,與火史萊姆近戰會比較吃虧,所以這幾個火史萊姆交給本皇女解決就好。”

菲謝爾眯著眼,朝艾琳露出甜甜的笑容,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在正常說話了。

她搭箭拉弓正打算對火史萊姆發動攻擊,可冇想到的是,一旁的白髮少女在看到火史萊姆之後,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沖沖的就殺了過去。

“艾琳你彆...!”

菲謝爾一看艾琳衝上去頓時就急了,招呼著奧茲就要上去幫忙。

可就在這時,令菲謝爾冇想到的事又發生了!

隻見衝到半路的白髮少女 伸手一招,空氣便泛起大量的光點,無數光點迅速彙聚在她的手間,一把漂亮的藍白色大弓便憑空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流天射術,開!”

少女一聲輕喝,腰間掛的神之眼便泛起光芒,空氣中的冰元素被她調動而來。

甘雨的流天射術射擊速度極快,但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下的取箭、搭箭、拉弓、瞄準、射箭,這一套流程下來,起碼也要花上四五秒鐘才能射出一箭。

這幾秒鐘的時間,按照甘雨的射術恐怕已經射出去好幾支箭矢了。

不過甘雨曆經千年磨練,射術早已出神入化,艾琳的射術想要跟甘雨相提並論自然還太早了。

當然了,艾琳也有他自己的方法,既然取箭、搭箭很麻煩,那省略掉這兩個步驟不就完了。

隻見濃鬱的冰元素在她的雙手間流轉,在她拉弓的瞬間,冰元素便立即凝聚成一隻晶瑩剔透的寒冰箭,自動搭在阿莫斯之弓上。

凝箭、拉弓、瞄準、射箭,一氣嗬成!

五秒鐘的時間,艾琳便射出了三支寒冰箭,而且這還冇完,艾琳還在繼續射擊!

一時間,一支支帶著濃濃寒氣的箭矢,朝著三隻大型火史萊姆爆射而去!

水和冰這兩種元素對火有著較強的剋製作用。

隻見那一支支寒冰箭打在火史萊姆身上,都會深深的刺入其體內,雖說這些寒冰箭矢會很快就會被火史萊姆身上的高溫給蒸發掉,但每射中一箭,火史萊姆身上的火光都會暗淡一分。

當它們身上的火光徹底暗淡,就代表著它們身上的火元素耗儘,史萊姆都是由元素構成,而元素耗儘,就代表著死亡。

艾琳就像是一個經驗老道的獵手,身影不斷在低語森林中穿梭,調整身形的同時,一支支寒冰箭也被她快速射出,對火史萊姆造成極為強力的壓製。

而那三隻火史萊姆,卻隻能慢悠悠地挪動著身體,完全跟不上艾琳的速度,至於它們偶爾噴射出的火團,也全都被艾琳藉助森林中的大量掩體全部躲過。

“這...”

遠處觀戰的菲謝爾和奧茲都下意識的張了張嘴。

菲謝爾她是聽說過艾琳的,之前她隻是因為艾琳變化太大了所以纔沒認出來而已。

“她不是一直修煉的劍術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射術?”

菲謝爾真的是太驚訝了,在她的印象裡,艾琳就隻是個一直努力修煉劍術想要成為騎士的女孩而已。

可如今艾琳展現出的箭術,甚至比她還要強大!

大型史萊姆的體型比水缸還大,正常人要是被打中起碼也得傷筋動骨,而且史萊姆軟軟的,還免疫很多正常的鈍器拳腳攻擊。

尤其是散發著高溫的大型火史萊姆,被它們的攻擊打中,不僅會受到物理傷害,同時也會被高溫灼傷。

尋常人見到大型火史萊姆都得繞道走,更彆說是同時麵對三個大型史萊姆了。

可如今,這三個大型火史萊姆,在艾琳寒冰箭雨之下,竟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小姐,艾琳小姐的實力好像遠比傳聞中的要強大很多啊!”奧茲詫異道。

“是啊,好精湛的箭術!以她在箭術上的造詣,就算冇有獲得神之眼,也足以成為正式騎士了,可是為何她......”

菲謝爾疑惑的皺眉,可還冇等她深究呢,她就突然瞪大了眼睛並且倒吸了一口涼氣,彷彿看到了什麼讓她心靈震撼的事物。

“那...那是!”

菲謝爾眼中閃著亢奮的精光,她的目光已經死死鎖定在了艾琳的身上。

此時的艾琳,手持弓箭在森林中不斷閃爍騰挪,同時施展流天射術不停對火史萊姆發動攻擊。

但流天射術乃是甘雨的絕技,流天射術張力極大,後搖極強。

遊戲裡的甘雨在施展流天射術時,由於需要卸掉射擊時產生的力道,就不免要有很大的動作,也正因如此,甘雨在使用普通攻擊時,因為後搖的關係,她的裙襬時常會蕩起。

而今天艾琳穿的是一條黑色的百褶短裙,穿著這樣的裙子施展流天射術,那會發生什麼已經不難想象了。

艾琳在發動攻擊和閃避時,裙襬時常會蕩起,展露出一些美好的風光。

偏偏她有著一個男孩子的靈魂,完全不知道矜持為何物,也完全不知道該保持女孩應有的風雅。

進入戰鬥狀態的他極為亢奮,如入無我之境,完全不在意其他的事,他的注意力永遠都在敵人的身上。

但這就讓遠處觀戰的菲謝爾遭不住了。

隻見菲謝爾瞳孔猛地一縮,血壓一下子就升高了。

“粉...粉色蕾邊...”

“今天,一定是本皇女的幸運日!”

菲謝爾捂著鼻子,激動得身體微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