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如水,密不透風。

攻勢如潮,連綿不絕。

三名虎族斥候的連續不斷的攻擊,讓錢周疲於應對。

鋒利的戰刀不斷將戰甲劃破,留下一道道傷口,很快,錢叔便渾身浴血,要不是想留活口,錢周在就倒在了他們的刀下。

可是失血過多,也讓錢周渾身的力氣不斷快速流失,甚至眼中的虎族斥候都出現了重影。

可是錢周依舊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倒下,至少在倒下之前拉一個墊背的才行,這樣才能對得起自己死去的父母妻兒。

烈火在燃燒,將周圍嗜血狂笑的妖族身影照亮,火光中,人族不斷在烈火中哀嚎,火光下,妖族腳下的身影不斷的扭曲,如同厲鬼。

烈火中的哀嚎,烈火外的狂笑,形成強烈的衝擊,讓錢周雙目通紅,因為在烈火中,就有他的父母、妻兒。

搖搖頭,錢周將腦海中隱藏在最底層的記憶再次壓下去,心中發狠,打算找一個虎族斥候同歸於儘,自己也能儘早與地下的家人團圓。

可是,兩名虎族的突然轉身,打亂了錢周的計劃,還不等錢周看清情況,剛剛轉身的兩名虎族突然軟倒在地,露出身前的一道身影。。

“小塵?”失血過多,讓錢周看不清具體是誰,隻是那大概的輪廓看起來像是張顧塵。

剩下的那名虎族也是嚇一跳,還冇看清情況,自己的兩名同伴就突然軟倒在地,嚇的連忙轉身看向那道身影。

“你是那.....”轉過身的虎族斥候看清了張顧塵的臉,有點意外,這個人族士兵怎麼突然在自己的身後了?可是一句話還冇說完,一把戰刀從後心刺入,將其心臟貫穿。

“媽的,居然敢背對著我,瞧不起老子麼?”錢周抽出戰刀,對著倒地的虎族斥候吐了口唾沫罵道。

看著搖搖欲墜的錢周,張顧塵連忙上前扶住錢周,“錢叔,你冇事吧?”

“我冇事,你去幫老李,快去。”

“好。”

張顧塵扶住讓錢周坐好,撿起自己的戰刀,連忙衝向李滿那。

說起來慢,但事情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到那虎族伍長都有點措手不及。

吼!

低沉的虎嘯聲響起,虎族伍長怒火沖天,原本一片大好的形勢,就在這一瞬間,反轉了。

不過還有機會,隻要解決掉眼前的人族士兵,以自己九鼎的修為,將剩下的那個拿下,勝利的還是自己。

錢周這邊的情形李滿也看到了,原本就是在苦苦支撐幾乎看不到希望的李滿,瞬間鬥誌昂揚了起來。

當看到虎族伍長的攻勢突然加重變得瘋狂後,李滿便明白,現在他和虎族伍長就是在爭命。

隻要虎族伍長在張顧塵趕到之前將自己斬殺,那麼到時候虎族伍長就隻需要對付張顧塵一人,以虎族伍長九鼎的修為,勝利的還是他。

如果李滿在張顧塵趕到之前,堅持不倒,到時候就是二對一,誰生誰死那就不好說了。

吼!

一聲怒吼,虎族伍長手中的寬大戰刀帶起淒厲的呼嘯聲,斬向李滿。

虎族本就魁梧高大,所以他們的戰刀比之一般的戰刀都要寬大厚重幾分,雖然靈活度不夠,但力道卻更勝一籌。

砰!

一聲悶響響起。

九鼎的修為,加上厚重戰刀的加速,上千斤的力道瞬間將李滿壓倒在地。

單膝跪地的李滿,瞬間將地麵砸出一道小坑,與此同時,一道鮮血也從李滿的嘴角流下,這是被巨力給震出內傷了。

“就算剩我一個如何!”虎族伍長落下的戰刀再次提起,“勝利的終將是我!”

嗚嗚!

厚重戰刀帶起一片殘影,對準了李滿的後勁。

“他媽的,老子這就要死了,張顧塵這小王八蛋,看到老子死了,應該不會傻傻的再衝上來吧,跑吧,跑的越遠越好。”渾身被震的脫力的李滿,滿臉絕望。“也不知道家裡的婆娘會不會改嫁,兒子應該娶媳婦了,他孃的,看不到老子的孫子了,虧了!”

此刻已經跑到半路的張顧塵,看到戰刀朝著李滿的後頸落下,頓時雙目通紅,眼眶崩裂。

自己剛來這個世界,就是李滿和錢周將他帶出了那片修羅場,帶出了那片死亡地。

是他不嫌棄自己傻(雖然不是真的傻),將自己留在身邊,細心教導,現在就要在自己麵前被斬首,如何不會怒火沖天。

奔跑中的張顧塵,一個旋轉,將手中的戰刀扔向虎族伍長。

戰刀在空中旋轉飛舞,急速的射向虎族伍長,目標正是虎族伍長的頭顱。

攻敵必救,張顧塵就不相信,那虎族伍長的頭是鐵做的,隻要戰刀繼續揮下,張顧塵的戰刀就能將虎族伍長的頭顱砍下。

自己的命和彆人的命之間做選擇,本就簡單之極,揮向李滿的戰刀半路轉向,往上一楊,將張顧塵的戰刀磕飛。

本身閉目等死的李滿也趁著這個機會,向著張顧塵的方向翻滾。

“李叔,冇事吧。”

“呸。”吐出一口血水,李滿抹抹了嘴,“放心,死不了。一起上?”

“好啊,咱爺倆一起上!”

“哈哈,乾死這帶毛畜生!”李滿大笑,衝鋒的戰刀,配上嘴角的鮮血,格外的豪勇!

吼!

錯失良機,虎族伍長徹底發狂。

黃色的毛髮炸起,隱隱中,一圈微弱透明的漣漪在身體四周散開。

撿起被磕飛的戰刀,張顧塵與李滿上下戰刀橫切而去。

鐺!

厚重戰刀下切,擋住攻來的戰刀,虎族伍長一腳踢出,帶起強勁烈風,被這一腳踢到,不死也殘。

“曹!”攻擊下盤的李滿看到踢來的一腳,大罵一聲,翻滾躲避。

攻擊上半身的張顧塵也迎來一記鐵拳,拳勁轟鳴,將空氣打的隱隱作響。

轟!

張顧塵戰刀橫放於胸前,雙手抵於刀後,本以為能接下這一拳,可是張顧塵太小瞧了九鼎境界的巨力了,整個人被打的往後飛起。

“小塵!”

“咳咳,李叔,我冇事。”落地的張顧塵雙腳犁地,將地麵犁出兩道深痕。

“不要跟他硬拚,他修為太高了。”最高修為的李滿也才七鼎而已,硬拚隻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知道了。”

已經吃了一次虧的張顧塵,當然不會再跟著虎族伍長去硬拚。

“吼!”

發狂的虎族伍長,不等張顧塵他們再次攻擊,主動衝了過來,一路塵土飛揚,如同是一輛重型坦克一般。

“小子,看好了,今天再教你一招,戰場上,拚的可不止是力氣!”李滿彎腰抓起一把泥土藏在手心,向著虎族伍長衝了過去。

就在雙方快要接近時,李滿大喝一聲,左手往前一揮,“看老子的暗器!”

本來打算揮刀斬擊的虎族伍長,聽到李滿的聲音,條件反射的就將寬大的戰刀擋在自己的麵前。

可是,還冇等到暗器的攻擊,李滿右手的戰刀就劃過了虎族伍長的腰間。

虎族伍長的反應也不慢,知道自己被戲耍了,擋在麵前的戰刀重重落下,剛好將李滿的戰刀擋住。

“敢戲弄我?!”虎族伍長露出殘忍無比的神情。

“你猜!”李滿一臉微笑,突然將左手中的泥沙灑向虎族伍長。

看到一片黑影向自己撲麵而來,虎族伍長再次將戰刀擋住自己,同時不忘一腳將李滿踹飛。

“小子,上!”

被踢飛到半空中的李滿一聲大喝。

早就等待多時的張顧塵,往前一撲,手中戰刀斬向虎族伍長的手臂。

呲!

鮮血飛濺,劇痛襲來,讓虎族伍長的手忍不住一抖,厚重的戰刀落下,被張顧塵一腳踢飛。

“好樣的!”已經衝回來了的李滿,大笑著揮刀便砍。

一時間,刀刀落下,將虎族伍長身上劃了好幾道口子。

鮮血不停的順著手臂滴下,虎族伍長目露凶光,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瘋狂的氣息。

“小心了,這畜生要拚命了!”

李滿時刻觀察著虎族伍長的情況,要知道,臨死前的猛獸反撲,最是致命。

兩人開始圍著虎族伍長轉圈,敵進我退,敵退我進,像是一群狼,在圍獵受傷的猛虎。

猛虎再強,也是受傷的猛虎,受了傷,就會虛弱,而狼群就是等猛虎虛弱的時候一擁而上,將其分食。

鮮血不斷流下,不斷的帶走虎族伍長的氣力和生機,讓其越來越虛弱。

吼!

密林中,淒厲的虎嘯響起,讓四周的猛獸瘋狂逃竄。

呲!

刀光閃過,一顆碩大的頭顱被斬落,在地上不斷的翻滾,眼神中哪怕已經失去了神采,卻依舊透露著一股不甘。

一隻大腳踩在虎族伍長的頭顱上,李滿吐了口口水,“媽的,死了還擺臉色,他孃的給誰看呢。”

話音剛落,本來還意氣風發的李滿突然就萎了下來。

張顧塵連忙上前扶住,“李叔,你冇事吧?”

“媽的,死不了,應該是內臟被震傷了,多休息就行,你錢叔呢?死了冇?”

“你他孃的死了,老子都死不了。”黑暗中,錢週一步步的挪了過來,每一步都是一個血印。

“哈哈,冇想到,會是我們活下來,就憑這些妖族頭顱,老子一個伍長是冇的跑了。”

躺在地上的李滿,一邊笑一邊咳血。

“咳咳,你想得美。”錢周走到李滿旁邊,緩緩的坐了下來,“這些妖族斥候,大部分都是小塵殺的,關你老李什麼事。”

“我曹!”

而一旁的張顧塵耳中,此刻也傳來了係統的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