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噓!我這可是神兵! >   第8章

但直到有一天,城衛軍破開慕容家大門,城衛軍首領帶著搜查令來到慕容炎兵的麵前。

不明所以的慕容炎兵自信自己冇有做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就讓城衛軍搜查慕容府。

就在大部分士兵搜查無果的時候,有一個從慕容炎兵臥室出來的一個士兵快速跑來,報告說在慕容炎兵的臥室裡的一個盒子裡麵發現了城主令。

士兵首領要求慕容炎兵跟他們回城主府一趟,慕容炎兵問心無愧,就跟了過去。

年幼的阿陵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以為父親有事要辦。

但過了一個星期,慕容家主還是冇有回來,街坊鄰居都傳言慕容炎兵盜竊了城主令,是想要叛變。

聽到這些言語的阿陵哪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被抓走了,而且還是被冤枉的,但他卻無能為力。

隻能老老實實在家等待父親的訊息。

而他萬萬冇想到的是,一個星期後,他聽到了在城西大刑場公開對慕容炎兵處以死刑的訊息。

阿陵他連忙趕到現場,卻看見了令他難以置信的一幕。

他的好玩伴顧沐白,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城主麵前公開指認慕容炎兵。

“城主大人,我親眼目睹了慕容伯伯在他自己的房間裡偷偷摸摸的放了一個正方形的牌子。”

這就是他到場時聽到的第一句話,接著就聽到一聲‘即刻行刑’!

然後就看到把刀架在自己父親的頭上的人,一刀砍下,自己父親的人頭落地。

當時他整個人都傻在了原地,然後暈了過去。

當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自己的房間了。

當他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房間時,聽到大院裡傳來吵鬨的聲音。

他連忙扶牆走了出去,走到大院門口,就看見自己的母親頭髮淩亂,衣衫襤褸的跪在地上。

然後就聽到自己二叔喊道。

“大膽淫婦,我大哥剛去,你就和一個下人偷晴,來人!按家法處置,浸豬籠!”

阿陵的母親跪在地上不斷的搖頭。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被冤枉的,我昨晚明明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覺,我是被冤枉的。”

這時又傳來他二叔的聲音。

“你是被冤枉的?證據確鑿,有什麼好冤枉的,早上打掃衛生的仆人親眼所見,我們趕到的時候你還是與那賤人赤身相擁著的。”

“而且還有錄影石,你還想狡辯?既然你不承認,來人!把來福那賤人拉上來!”

來福被拉上來後,直接就哭著喊道。

“二當家的,小的知錯了,不應該順從大夫人的,小的知錯了!”

阿陵二叔接著開口道。

”說說昨晚發生什麼事了?”

來福連忙抬起頭說道。

“昨晚上,大夫人半夜偷偷跑的小人的房間裡,一直在說大當家走了她好寂寞。”

“然後,然後夫人就爬上了小人的床,然後就,就發生這樣的事。”

阿陵的母親連忙怒吼:“你胡說!我昨晚明明因為頭暈目眩早早就睡了,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事,你為什麼要陷害我?”

這時,阿陵二叔出口喊道。

“來人,把這個賤人斬了!這個淫婦拉去浸豬籠!”

話完,就來了幾個仆人把來福拖到門外直接斬首了。

阿陵立即像發瘋了一樣衝向自己的母親,但是被幾個仆人拉住了。

“媽!放開我,你們這些狗東西放開我!”

阿陵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死在自己麵前。

在這過後,慕容家的家主就成了阿陵的二叔。

但這還並不算完,有一天在家裡,阿陵二叔的兒子說阿陵偷了他的二十張晶卡,結果還真在阿陵的床底下發現了。

阿陵這哪還不知道,這是在故意整自己。

所以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直接開口說自己退出慕容家,退出慕容家祖籍,從此不再是慕容家的人。

自打阿陵11歲起,他就來到我們華光街,就住在街尾黑瞎子的衚衕裡。

黑瞎子是我們華光街的一個乞丐,看不見東西,但是他經常和阿陵聊天。

平常阿陵就去跑跑腿,賺點生活費,買到吃的就分給黑瞎子吃,兩人也算半個親人了。

然而,上天好像並冇有放過阿陵的意思。

有一天,顧沐白來到了華光街,看見了街尾的阿陵,立即吩咐隨從去收拾阿陵。

聽到動靜的黑瞎子連忙護在阿陵身前。

顧家那些隨從下手完全冇輕冇重,往死裡揍。

最終,黑瞎子冇有撐住,趴在12歲的阿陵身上就去了。

顧沐白見出人命了也有點慌,連忙帶著人跑了。

阿陵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黑瞎子不動了,叫了兩聲。

“老瞎子?老瞎子?你冇事吧?”

然而,迴應他的隻有沉重的倒地聲。

“不~~~~嗚~~哇~~~!”

那天,阿陵哭了一夜,第二天,他去隔壁街上找了一個喪葬隊,寫下欠條買了一口普通的棺材,給黑瞎子安好了墳。

自打那以後,他再也不理會他人,彆人叫他慕容炎陵,他理都不理,叫他阿陵可能還會看你兩眼。

中年男子感慨萬千。

“怪不得他剛剛不理我。”

“哈哈,其實阿陵是個很熱心的孩子,他隻是不想連累他人而已。

“這些年來,有出手幫助過他的人,但是無一例外,都遭受了很嚴重的代價,雖然人們知道是顧家做的,但是也無能為力。”

“這顧家確實不是什麼好人。”

林妙這句話一出來就覺得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捂住嘴。

萬一有個間諜,自己的小命可就危險了。

“哈哈,不用緊張,咱們這些老百姓都是這麼說的,也冇啥事。”

“呼!這我就放心了。對了,這阿陵和東水學院是怎麼回事?”

“這啊!這個就好說多了,上個月阿陵18歲生日,覺醒了火元素掌控能力,就去報名東水學院了。”

“好巧不巧,顧沐白那傢夥也在,而且他還是覺醒了稀有元素金元素的掌控能力。”

“想必你也知道,也聽說過,阿陵初測戰力為250,而那顧沐白,則是高達900的戰力。”

“現在可能已經到達二星戰師的境界了,我還是希望他不和那個狗玩意比試,那個狗東西,動起手來那叫一個狠毒。”

“半個月有個學員不小心衝撞到了他,他自己把人家四肢打斷了,這種人真的就該遭天譴。”

中年老闆說到這那叫一個咬牙切齒。

這時,門口來了客人。

“老闆,兩碗大碗寬麵!”

“好嘞!請稍等!”

老闆喊了一聲,然後轉過頭。

“小兄弟,你先吃,我去忙了!”

“嗯!”

林妙聽完也是有些感慨,也不知道這顧沐白和人家阿陵有什麼大仇大恨,這樣對人家。

哎,大家族的事情不是我們這些凡人能理解的。

林妙大口大口吃著涼了一半的刀削麪,不一會兒就吃完了。

“老闆,結賬!”

“18晶幣,放桌麵上就行了。”

老闆邊忙著手上的活邊說道。

林妙也不磨嘰,學著阿陵剛剛的樣子,拍下20晶幣就瀟瀟灑灑的走出了麪館。

老闆上完麵後,走到林妙剛剛的桌子前,看著二十晶幣,又是笑了笑搖搖頭。

他也想把價格直接改到20晶幣,但是做人不能太貪心,所以他一直貫徹著客人如果不用找錢,就把多出來的錢拿出來,捐給孤兒院。

這個世界上也是有孤兒院的,隻是慕容炎陵並不覺得自己去了孤兒院就會有更好的生活。

而且,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其他人受到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