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漫長的等待,三十分鐘過去了。

終於等到了眾人期待已久的強強對決。

平台上的一炷香已經燃燒殆儘了,中年男人裁判已經走上了平台。

“那麼,有請我們最後決賽的參賽選手,顧沐白與慕容炎陵!請雙方上台準備!”

話落,慕容炎陵已經一個跳躍,穩穩的落在了平台上,冷冷的看著正在慢悠悠走上平台的顧沐白,眼神凜冽。

對麵的顧沐白也是慢慢悠悠的來到對戰平台中間,剛剛與何耀對戰的怒氣現在還冇消,現在看見慕容炎陵,嘴角不由得斜了起來,看嚮慕容炎陵的眼神,充滿戲謔。

“雙方站到擂台兩邊,做好準備!”

兩人聞言,同時盯著對方的雙眼,一步一步走到對應位置,眼神交戰,火花四濺。

“準備!3,2,1!決戰開始!”

中年裁判消失在了對戰台上,隻留下兩人對峙著。

慕容炎陵就這樣冷冷的看著對麵冷笑著的顧沐白。

“怎麼?不敢動手?我就喜歡看你這種想乾我卻無能為力的眼神,你知道嗎?你爸當年的眼神和你現在的眼神很像,哈哈哈!”

顧沐白冷笑道。

慕容炎陵並冇有回答他,隻是,他的雙手已經燃起了火焰。

“怎麼?忍不住了?我告訴你!我們之間的差距,不是一丁點,你該不會認為打敗了那幾個弱雞就可以打敗我吧?”

顧沐白緩緩抽出腰間的銀劍,劍指慕容炎陵。

“對了,我告訴你個秘密,你應該也猜到了,你母親……”

“住口!”

慕容炎陵渾身燃起火焰,直衝顧沐白,火拳直向其麵門。

顧沐白見狀立即抬起長劍,擋住了他的拳頭。

“怎麼?不讓說?我還偏要說!”

“你母親,也是我父親勾結你二叔一起陷害的,看著自己母親浸豬籠,很難受吧?”

“你給我閉嘴!”

慕容炎陵雙手同時握拳,用儘力氣,兩拳一同轟出。

頓時火光乍現,顧沐白不慌不忙,手中金光一閃,劍身覆蓋上一層金光,往身前一擋,“轟!”

顧沐白隻被轟退半步。

而慕容炎陵並冇有停下來,立即又衝到顧沐白麪前,連續轟拳,打得顧沐白連連後退。

“哈哈哈!氣急敗壞了?我再偷偷告訴你,那個黑瞎子你還記得吧?”

慕容炎陵聞言並冇有停下來,而是更加用力轟拳,顧沐白也是不停的後退與躲閃。

“你不是給他找了個墳墓埋了嗎?我告訴你,在你離開後,我就派人去把他的屍體挖出來扔到河裡餵魚了,哈哈哈哈!怎麼樣?氣不氣?”

慕容炎陵聞言,當即,怒吼一聲,“你,™的給我,閉嘴!”

右拳火光大閃,一拳,轟在了顧沐白的劍身上。

顧沐白被震退了好幾米,握著長劍的右手在微微發抖,隨即用力一握,重新穩住狀態。

“怎麼?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了?你這也不中用啊!”

顧沐白仍然冷笑道,絲毫不在意慕容炎陵臉上的怒色。

到了現在,就算再能忍的人都會被氣的發怒了。

慕容炎陵渾身火焰劇烈暴動起來,“好!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全部實力。”

慕容炎陵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有什麼實力。”

隨即,顧沐白渾身金光大盛,手中長劍金光閃爍,一柄又一柄金劍影出現在他的周身,一共六把。

而對麵的慕容炎陵,渾身火光沖天,雙拳火焰劇烈暴動。

“火~雲~拳~!”

慕容炎陵雙拳一握,直衝顧沐白麪門。

“六金劍影!”

顧沐白右手一揮,劍指慕容炎陵。

六道劍影直刺慕容炎陵麵門。

慕容炎陵麵對直刺而來的劍影,毫不畏懼,直衝前方,“轟!”

擂台上火光沖天,又一聲,“轟!”

隻見一個人影倒飛而出,而這個人影,居然是慕容炎陵,此時的慕容炎陵紅色戰衣已經破爛不堪,頭髮淩亂,雙手和身上傷痕累累,可見破爛戰衣下的一道道血痕。

而對麵拿著長劍站立的顧沐白,此時也已經是頭髮淩亂,身上多了些許被燒傷的傷痕,但他現在的狀態,顯然比慕容炎陵好。

“怎麼?你就這點實力?”

顧沐白緩緩走到慕容炎陵身前,俯視著躺在地上的慕容炎陵,一腳踩在他的胸膛上。

“是我技不如人,要殺要剮隨你。”

慕容炎陵悶聲道。

“你不是能耐嗎?你不是要挑戰我嗎?我現在就站在你麵前,有本事你就站起來打我啊!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啊!”

顧沐白冷笑著又踢了慕容炎陵一腳,譏笑道。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你要是,不殺我,你就等著,被我殺吧!”

慕容炎陵緩緩吐出一句話。

“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話,你想死,我偏不,我要讓你飽受折磨,讓你痛不欲生!”

說完,抬起腳,朝著慕容炎陵的右腿,一腳下去,“哢嚓!”骨頭斷裂的聲音傳遍整個對戰平台。

台下眾人更是被顧沐白這一舉動嚇出了一身冷汗,之前那些說要給他生猴子的女的也是睜大眼睛捂住嘴看著台上發生的事。

“噗~!”

慕容炎陵被一腳踢下了擂台,一口黑血從嘴裡吐了出來,看著他的慘狀,冇有一個人出來幫忙,生怕連累到自己。

中年裁判也是淡漠的看著這一幕,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管你怎麼樣,實力,纔是硬道理,冇有實力,你什麼都不是。

隨即出現在對戰平台上,“這次大比最終結果已經出來了,本屆一年級,第一名,顧沐白學員,該學員在接下來的一年裡,修煉資源將是普通學員的10倍。其他前10名的學員,修煉資源是普通學員的5倍。”

“本次大比到此結束,下個月初,就是開學時間,希望各位學員不要遲到,超時未報到者視為主動退學,東水學院將永不錄取。”

伴隨著中年男人的告誡,觀眾們紛紛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學員們也回學院收拾東西,準備度過一個月的假期,下個月初又將回到學院,進行漫無目的的修煉。

顧沐白則是在眾人的觀望下,帶著隨從回顧家去了,人們漸漸散去,留下狼狽不堪的慕容炎陵靠在對戰平台的邊緣上,雙目無神的看著前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