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在“春江花月夜”早訂好的雅間坐滿了兩桌。

在姚心那一桌上,還擺著一個兩層的大蛋糕,上麵寫著“17歲生日快樂,心”。

這時,雅間外有人敲門。

張立西靠近大門,順手打開。

姚穎和安豆豆立刻走了進來。

姚心朝門外張望一番,有點失望,“宋滬呢,他怎麼冇來?”

安豆豆搶先回答,“他賽後采訪完就直接回家了,說是太累。”

“能有多累啊,”姚心的大小姐脾氣上來了,“今天是我生日誒,他晚睡一會兒會死啊,這個宋滬怎麼這麼過分,他去年就冇有參加我的生日會,為了讓他今年一定要參加我的生日,我已經紆尊降貴給他打電話想道歉,可是他直接掛掉,這算什麼嘛,他以為他是誰啊,喜歡我姚心的人兩隻手都數不過來,我還冇這麼低聲下氣去遷就過誰呢,這個宋滬真不知好歹。”

姚心兩手抱於胸前,一臉不高興,現場氣氛頓時襲來一股涼意。

安豆豆有心替宋滬辯護,“其實,宋滬也想來的,真的,就是因為他……受了傷,對,對,就是剛纔比賽時受了點傷,所以纔不得不提前回家休息。”

姚心半信半疑,“真的?”

安豆豆使勁點頭,“當然真的。”

安豆豆立刻端起一杯啤酒,一飲而儘,“宋滬讓我替他陪你喝一杯,算是賠罪。”

姚心雖還生氣,但畢竟是自己的生日會,若氣氛太冷,吃虧的總是自己,既然安豆豆給了台階下,她也就順著安豆豆的話往下接了。

姚心端起小半杯啤酒,喝了一口,“好吧,既然他有找人謝罪,我暫且原諒他,等以後再親自找他算賬。”

姚心又端起一杯滿滿的啤酒,頓時拔高了音量,神采奕奕起來,“謝謝大家來參加我的生日會,也謝謝大家的禮物,我都好喜歡,我先敬大家一杯,我們大家的情誼就都在這杯酒裡了。”

姚心一飲而儘,現場她所有的好友也相繼乾杯飲下。

“大家都是我姚心的朋友,今晚是我17歲生日,大家不醉不歸,必須玩high了,瘋到天明。”

眾人頓時起鬨,將現場氣氛又拉回到了高點。

張立西的座位挨著姚心,他突然右手抱住姚心,“寶貝,生日快樂。”

說完,立刻在姚心的臉上親了一下。

張立西和姚心是男女朋友這事,身邊的朋友全都知道。

眾人見這突然一吻,頓時更加起鬨。

“喲喲喲,剛纔我看見了什麼,是親吻喲。”

“再親一個。”

“對,再親一個。”

“要嘴對嘴的那種。”

“親一個,親一個,……”

“親一個,親一個,……”

“親一個,親一個,……”

……

姚心和張立西在眾人的鼓動下,立刻嘴對嘴親了兩下。

現場氣氛立刻又升高了。

姚心故作嬌羞,然後依偎在張立西的懷裡,甜甜地喊了一聲,“小壞蛋。”

張立西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寶貝,生日禮物,打開來看看喜不喜歡。”

姚心剛打開盒子,就捂著嘴故作驚訝,“這耳環太美了吧。”

這是一對價格不菲的cartier耳環。

“喜歡就戴上。”

“嗯,”姚心乖得像是一隻小白兔,立刻換上了這對新耳環。

然後她又給了張立西一個熱吻,“親愛的,你對我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