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就這,就這?”

楚航一邊說話一邊砍殺著朝他圍過來的喪屍。

獲得7點能量值

殺完向他圍過來的喪屍,楚航打開了係統麵板,看著能量值31點這钜款不由得笑了,隨即兌換了體質,力量,精神3種藥劑,打入體內,頓時感到陣陣舒爽。

“剩下的就是準備買完美強化藥劑了。”

看著完美強化藥劑,需要100點能量值的價格,楚航感覺壓力好大,畢竟他努力差不多一天纔拿到26點能量值,要這樣殺5天才能得到怎麼多能量值。

“算了,不想了,先回去吧”。

楚航轉身準備走回超市,畢竟超市還是安全的,裡麵物資也夠用好久的。

走著,走著,楚航突然聽到陣陣小孩哭喊聲。楚航聽到小孩哭喊聲,就向小孩哭喊聲的地方,跑去。

他走到一個倉庫下麵,上麵的牌子依稀可以看見玻璃廠倉庫幾個字。確定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楚航向倉庫裡麵去,發現裡麵空無一人,什麼活物東西都冇有。楚航大喊道“有人嗎,有人嗎?”

突然倉庫房頂上的破洞上傳來一陣聲音。

隻聽噹噹噹當,“大塊頭,快過來,大塊頭,快過來。”楚航抬頭一看,頭頂一個人正在看著他,突然倉庫門口出現了一隻怪物,朝著楚航吼。

楚航快速向後撤,“係統這是什麼東西,幾級危險生物?”

“喪屍暴君(畸形),2級危險生物力量強大,速度慢,因為發育不完全,不是正常暴君,正常暴君一般都是3級危險生物,個彆能到4級。”

“臥槽,怎麼牛批,幸虧這是個畸形,要不然我必涼。”

楚航緊握菜刀,朝著還在咆哮的暴君衝了上去。暴君用長達1,7米手臂拍向,跑過來的楚航,楚航側身躲過,用腕刀和菜刀砍了暴君手臂一刀,可惜菜刀瞬間崩壞,隻留下了一道刀疤。

“吼吼!”

眼中的獵物竟然敢攻擊自己,暴君明顯被激怒了,狂吠著再次抬起一隻手,猛然的朝著楚航拍了過去。

距離太近,楚航來不及躲避,雙手交叉,護住胸部,被暴君一掌拍飛。

“咳咳,這力量也太大了。”

楚航咳出來一口鮮血,他感覺自己全身的骨架都快被拍碎了。這時暴君朝著楚航走來,一掌拍向楚航頭,楚航瞬間躲開,地麵瞬間被砸凹下去。

暴君繼續向楚航攻擊,楚航憑藉速度優勢全部躲過。連續幾次攻擊落空,暴君明顯失去了耐心,攻擊越發的迅猛,幾乎是冇有停歇一樣籃球大小的手也不斷的朝著楚航的身上拍去。

隻是每一次攻擊都是落空,但是暴君強大的力量還是把堅硬的地麵錘出了一個個凹穴。

又是一聲巨響,這時候,楚航已經被暴君逼迫到了集裝箱那裡,暴君一拳就錘了了過去。

楚航側身一躲,躲開了暴君這凶猛的一拳。

失去了目標,暴君一拳打向了集裝箱,直接打倒了,倉庫堆積的貨物,嘩啦啦的玻璃碎裂聲很遠都能聽到。

暴君被玻璃破碎物劃傷,身上佈滿了鋒利的玻璃破碎物,流了一地的綠色液體。

暴君受到傷害更是狂暴,瘋狂大吼著向楚航撲來。

“快打死他,快打死他。”上麵的人在給暴君加油,楚航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暴君,他明白了。

原來上麵那些人是故意引他過來的,利用彆人的善良,把其他人騙過來,在讓暴君將他們殺死,最後暴君走了,他在下來拿死亡倖存者的東西,好讓自己活下去,彆人的生死和他們無關。

楚航冷冷的看著他們,向後跑去,暴君追上楚航用力一拳,楚航再次躲了過去,這次很不巧,剛好打到,倉庫牆壁上,牆壁瞬間被打破,楚航繼續這樣,依靠著暴君的力量不斷錘破牆壁,過了一會,倉庫開始倒塌,楚航跑出倉庫。

暴君也追了出來,隨即倉庫倒塌。

最後倉庫倒塌了把暴君壓到了下麵,無法動彈,倉庫上麵的人倒是冇死,就是被摔暈了。楚航看到,搖了搖頭,把暴君的砍死。看著這個人,楚航冇有一絲猶豫,一刀結束了他的生命。

獲得10點能量值

“哎,還是冇能適應現在的世界,以前的仁義道德不可以再拿出來了,否則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說完楚航看都不看的就跑了。因為倉庫的倒塌聲音很大,周圍的喪屍都向這裡靠近,楚航隨手砍死2個喪屍就跑了。再不跑就要喂喪屍了。

獲得2點能量值

跑了大約10分鐘,遠離了那片區域,喘著粗氣說“靠,要不是我晉級一級了,這次我必死,這暴君就算不是完整的,也比搜生者強太多了,係統恢複身體,我在不恢複身體我恐怕要涼涼了。”

恢複完畢,扣除3點能量值,硬抗暴君一拳,要是其他一級生命,早死了,幸虧宿主有我送的戰甲纔沒死,你還是升級戰甲吧,我建議你升級左手臂,你右手臂有腕刀,左手臂強化出來盾牌,你的防禦力就會有很大提升,下次碰到這種情況就不會受怎麼重的傷了。

“好,聽你的,強化手臂。”

隨即左手臂上出現一道白光,出現一個圓盾直徑大約50厘米, 楚航試了試,感覺很不錯,休息了一下,向超市走了回去,天已經漸漸黑了,楚航吃完晚飯,在超市周圍布好了警報裝置,準備睡覺了,迎接明天新的生活

不過這次經曆也讓楚航再一次的明白,這是末世,不再是都市生活,這裡不光有可怕的怪物也更有可怕的人心。以後活著纔是他的唯一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