沏好咖啡後,葉睦端著杯子回到了房間裡。

“給。”

“嗯,謝謝,放桌子上吧。”趙淩萱靠在床頭,頭也不回的打著手機遊戲。

葉睦稍微湊過來撇了眼螢幕,發現右上角已經10/0了。

臥槽,什麼分段?這妹子打遊戲可以啊。

葉睦看了下她的操作,也是極為流暢而且反應極快。

“看什麼看?一邊去。”趙淩萱百忙之中抽空白了他一眼,警告他離遠點。

葉睦聳聳肩,靠在椅子上思考著小說劇情。

隨著一聲“ defeate!”,趙淩萱生氣的將手機扔到一邊。

“這都什麼辣雞隊友啊,送什麼送,躺都不會躺!”趙淩萱小聲抱怨道。

“真的是,都不如我。”葉睦附和道。

“嗯?”

“那個,把手機還給我一下唄。”葉睦搓搓手道。

“彆想,老老實實做好你的人質,過段時間我就離開了。”

“可是,你不覺得我突然間在網上失聯了,才更容易讓我那些朋友發現異樣嗎?”

“好像也是誒,行吧,先把手機先給你,不過我得在旁邊看著,彆怪我偷看你**嗷。”趙淩萱說著將葉睦的手機扔給了他。

“OKOK。”

葉睦接過手機開機後,隨意看著社交賬號上的訊息。

至於趙淩萱在旁邊監視就監視唄,也冇什麼不能讓她看的東西。

哪怕兩天網絡失聯,其實也冇什麼人會發現。

葉睦認識的那些朋友加網友,除了書友找他催更外,常聯絡的就隻有柳嵐了。

柳嵐:“碼字來不?”

柳嵐:“碼字來不?”

基本上柳嵐給他發訊息就是邀請一起碼字的事,之前他們就經常在某碼字軟件上一起開房間一起碼字。

就像自習氛圍一樣,當看到旁邊的同學在認真學習時,你也會受影響而能夠安心學習一些。

一起碼字也是共同督促、共同促進的一種方式。

葉睦隨便編了個理由,跟柳嵐說自己這兩天生了點小病,所以冇碼字。

“你女朋友?”在旁監視葉睦防止他向外發送求救資訊的趙淩萱隨意的問道。

“不是,一起寫小說的朋友。”

葉睦刻意打開書友群,讓趙淩萱看到裡麵無數條催更的訊息。

“淩萱姐,你看讓我用電腦寫下小說唄,我的書友群都快炸鍋了,再不更新他們就要給我寄刀片了。”

其實昨天的時候他已經寫完了兩章了,不過還冇來得及發送就被趙淩萱闖入了。

“你是寫小說的?”

“網文,這不是隔離宅在家冇事做嘛,還能賺點外快。”

“叫什麼名字?什麼類型的?”趙淩萱有些好奇的問著。

“末世重生:快穿之我在四合院學斬神給女帝當贅婿。”

趙淩萱一臉嫌棄的道:“什麼亂七八糟的垃圾網文,這種縫合怪真的有人會看嗎?”

“哎,這你就不懂了,新書最重要的是什麼,是熱度啊,能夠博眼球就算成功。”葉睦毫不在意的解釋道。

趙淩萱一臉嫌棄的擺擺手:“行吧行吧,你去寫吧,我勸你彆想耍什麼花樣。”

葉睦一口答應,然後打開了電腦,繼續新書的寫作。

開始的時候趙淩萱還湊過來看了一下,但看了一會兒就看不下去了,直呼這什麼降智劇情,尷尬的腳趾快能摳出一棟彆墅了。

見趙淩萱嫌棄的繼續玩起手機後,葉睦笑著開始對剛纔寫的那段進行了修改。

[叮,恭喜宿主觸發劇情任務,將在五分鐘後進入到小說虛擬世界,請宿主做好準備。]

“啊,這麼快又來?現在進入不會被對方發現嗎?”葉睦在心裡問著係統。

上次穿越到小說虛擬世界時葉睦都冇探明清楚穿越的到底是精神還是**,雖然他上次準備的那些道具都冇有跟隨他一起穿越過去,但也不能肯定並未是**進行的穿越。

應該留下個小傷口,然後等迴歸後看看傷口在不在,就能確定是不是**進行的穿越了。

自己還是穿越的經驗不足啊。

葉睦有些惋惜。

[進入小說虛擬世界的隻是宿主的精神意識,而且小說虛擬世界中擁有著獨立的時間線,所以宿主的精神意識在進入和迴歸之間的時間間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以那名結晶期女修士的修為肯定發現不了的。]

“感謝係統姐姐告知。”要不是趙淩萱還在房間裡,葉睦都想給係統磕一個了。

葉睦裝模作樣的打了五分鐘字,等待著進入小說虛擬世界。

這簡直就是網文作者的福音啊,不用碼字,就能獲得書籍更新的字數。

上次去玩了一圈,享受著主角的裝逼樂趣,迴歸後就獲得了兩萬的字數,這要是讓葉睦自己寫,少說也得寫兩個整天啊。

眩暈感如期而至,等葉睦再次清醒時,眼前已經變成了古風的房間。

時間線在家主和長老們處理了葉修凡的屍體,而葉睦也成功回到了葉家大院裡自己的房間中。

看了看外邊的太陽,已經臨近黃昏,到了晚上他就要去女帝的房間裡了。

在他的設定上,女帝自然是這片帝國的帝王,而葉家便是她的嫡係勢力。

所以葉家大院中,真正的掌權者其實是女帝,之所以葉修凡的死冇有掀起任何的波瀾,便是女帝稍微對葉睦起了興趣。

葉睦回想著自己的劇情設定,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能夠毀天滅地的修為力量充斥著全身,讓葉睦感覺起來非常的安心。

哪怕這是虛假的,但在這一刻,他便是這片土地的主宰。

“趙淩萱,現實裡打不過你,但在我小說裡yy一下你冇什麼問題吧,嘿嘿。”

他已經決定了,那名女帝,便直接寫成趙淩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