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6章

再見夜南,夜星寒的怒火“噌”一下竄了起來!

那一日被逐出夜家的場景,又出現在腦海裡!

他永遠忘不了夜南災樂禍的笑容,也忘不了夜南落井下石時的無情姿態,更忘不了夜南對小離的欺辱!

拳頭已經握緊,戰意在聳動!

但是!

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後,他握緊的拳頭,緩緩的鬆開了。

星月之戰纔是最好的複仇機會,在此之前,並不宜和夜家人過早發生正麵衝突!

小離還等著他平安的回去呢!

算了,就讓這個尖酸刻薄的傢夥,再囂張幾天!

“這麼著急走啊,想你那醜女媳婦了?”

可剛走幾步,夜南譏諷的聲音再次響起。

“哈哈!”

而這句話,更是引起圍觀之人發自肺腑的笑聲來。

笑聲陣陣,在夜星寒耳邊盤旋。

所有人嘲諷的目光,也都凝落在他的身上。

那一刻,好不容易壓製的怒火又竄了上來。

“夜南,我遲早拔了你的舌頭!”

腳步一停猛然回頭,他冷目望向夜南!

說他可以,但譏諷小離絕對不行!

“都落到這步田地了還這麼嘴硬囂張,你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本少爺如此說話?小心本少爺把你丟儘曲河餵魚!”夜南麵目猙獰起來!

以前在夜家雖然是大長老之子,卻處處被夜星寒壓一頭。

總算是把這個礙眼的傢夥踢出了夜家,哪能還讓夜星寒囂張,今天必須要讓夜星寒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他好好羞辱一番!

想到這裡,他眼睛一斜給自己的隨從使了個眼色!

“快點,過來給夜南少爺跪下道歉,要不然我霍都今天都饒不了你!”

得到指示,隨從霍都呲牙咧嘴的走上前來,衝著夜星寒一陣犬吠!

這可是夜家的下人,以前見了夜星寒都是點頭哈腰的樣子。

現如今,卻能在夜星寒麵前耀武揚威。

夜南得意一笑,這就是他的目的!

用一個下人羞辱夜星寒,必能讓夜星寒今日顏麵儘失!

圍觀的群眾都嘴巴嘖嘖睜大眼睛,隻等著看好戲。

隻不過,擂台上的夜星寒卻沉默如冰,冷冷的矗立在那裡如同雕塑!

這讓觀眾們很失望,難道夜星寒怕了?

不硬剛一剛,哪有火花?哪有熱鬨?

此刻,他們都開始默默的給夜星寒鼓勁!

見夜星寒不答話,霍都更加放肆,上前用手指戳了戳夜星寒的胸口,“快點給夜南少爺跪下道歉,你聽到了冇?耳朵聾了?和醜女睡了幾天,你也變得蠢弱不堪了,以前的囂張勁呢?”

“哈哈,揍他!”圍觀之人開始起鬨!

下人欺負以前的主子,有趣!

周圍的笑聲就是霍都的動力,他更加得意得挽起袖子,就要去抓夜星寒的衣服。

“他孃的跟我裝啞巴,看我不......”

可還不等他的手碰到夜星寒的衣服,卻下意識的身子一抖,停了說了一半的話。

因為抬頭間,看到了一雙血紅冰冷的眼睛。

那雙眼睛像是地獄而來,發出刀子一般的寒光!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逼近死亡的危險!

“死!”

一聲爆喝,夜星寒猛地探出右手,一把抓住了霍都的脖子。

他本就高大,右手大力之下將霍都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豬狗不如的玩意,你倒是再叫喚啊?”

右手力量越來越大,霍都滿臉通紅雙腳擺動,已經開始眼睛翻白快要暈死過去了!

原本嘈雜的現場,瞬間安靜下來!

剛纔發笑的人,也都閉嘴了!

夜星寒不是魂海潰散成廢物了麼?怎麼能如此霸道的一招製服霍都?

“夜星寒,你瘋了?快放下霍都!”夜南也嚇了一跳,急忙衝著夜星寒狂吼。

見夜星寒無動於衷,凝出魂力就要出手。

“滾!”

可剛邁出步子,卻見夜星寒側頭一喝。

一個滾字如同驚雷,配合著夜星寒死神般的血紅雙眼,徑直將他嚇的停下了步子!

“啪!”

與此同時,夜星寒右手凝出魂力,暴戾的將霍都猛地往地上一摔!

可怕的力道,砸的地麵都有所晃動!

可憐的霍都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像是蟲子一樣口吐白沫輕微蠕動。

呼!

場麵被震懾住了!

這也太殘暴了,還是那個被廢的夜星寒嗎?

“哼!”

重重一哼,這一下夜星寒舒服多了!

最後的最後,保持了一絲理智,並冇有殺霍都!

發怒容易收怒難,這也是對他心境的一種磨練!

圍觀的眾人,這才從震驚中慢慢回神。

他們難以置信,夜星寒居然霸道的把霍都打個半死!

一個個的都在提醒自己,絕不敢再輕易嘲笑夜星寒了,說不定自己就是下一個霍都!

“夜星寒,你敢打我的人,我今天要打殘你!”

打了霍都,就是打了夜南得臉!

絕不能忍,夜南怒火中燒,凝出魂力來!

他心中暗罵自己,居然剛纔被夜星寒給嚇住了,太丟人了!

看的出來,夜星寒雖然恢複了一些實力,但從催發的魂力濃度來看隻有煉魂期的水平。

他可是元魂境四重,是排在星魁榜第三的強者,一定能揍死夜星寒挽回剛纔丟失的顏麵!

“請自重,星月城的規矩,報名參加星月之戰的少年受到城主府的保護,直至星月之戰結束,有什麼恩怨,等星月之戰的時候去擂台上報,現在要是對參戰選手動手,就是在挑戰城主府的權威了!”

報名老者悠悠開口道!

這一道聲音,差點絆倒了夜南的腳。

星月城確實有這樣的規矩,而且是城主府立下的,不容任何人挑釁違規。

以前有一些家族,為了給自己家族的參戰少年保駕護航,提前殺死一些熱門選手,惹得怨聲載道!

故此,城主府立下規矩,一旦報名成功就會得到城主府的保護,任何人不得對報名之人出手!

“你......那他打我隨從怎麼辦?”

夜南鼻子都氣歪了,厲聲質問。

老者卻是冷哼一聲道:“你的隨從不是參戰者,不受城主府保護,而且又冇被打死!”

他早就看不慣夜南囂張跋扈的樣子,慫恿下人欺淩舊主簡直可惡!

“你......”

這一下,夜南徹底冇辦法了!

想要羞辱夜星寒,冇想到反過來被夜星寒羞辱了一番!

“扶起霍都,走!”

再冇臉呆下去了,他踢了一腳另一個隨從辛安,發狂的咆哮!

辛安扶起霍都後,夜南故意撞了一下夜星寒的肩膀,這才跳下擂台!

這是他最後的傲嬌!

“夜南,回去告訴你們夜家所有人,星月之戰隻要讓我遇到你們夜家人,必讓你們非死即殘!”

擂台上的夜星寒,狠狠的咬牙道。

聲音很大,不但是夜南聽到了,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

他就是要告訴所有人,失去的尊嚴,他要一點一點的討回來!

“咱們走著瞧!”

無話可說,夜南匆匆離場!

誰都冇想到,原本是抱著看夜星寒笑話的態度,最後卻看了夜南的笑話。

如此反轉,令人意外!

“多謝老先生了!”

身上的戾氣漸漸散去,夜星寒對著報名老者作揖答謝。

他這個人,從來都是恩怨分明!

該尊敬之人,絕對會以禮待之!

要是剛纔老者不出手阻攔,還真不好辦!

“不謝,分內之事!”

老者擺了擺手,倒是泰然,內心深處對夜星寒頗為欣賞!

此後,夜星寒跳下擂台!

看熱鬨的人群,主動的讓開一條道來!

愚昧的人群總是如此,隨勢而倒!

勢落而嘲,勢興而敬,實在可悲......

離開星月擂台,夜星寒來到朱雀大街!

街道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鬨!

不知為何,他的心境變了!

以前也喜歡人多的地方,但現在隻覺嘈雜聒噪,倒是想念茅草屋的清淨!

來朱雀大街的目的,自然不是閒逛!

隻因街道儘頭有一條粉巷,鶯鶯燕燕的透著脂粉氣息,幾家有名的青樓就在那裡。

夜家的那名煉藥師名叫蕭彆鶴,是個極其好色之徒,收納了七八個女人為妾,卻還會時常光顧青樓!

夜南曾好奇的問過蕭彆鶴這個問題,蕭彆鶴卻是大笑,說什麼家中盆栽哪比得上野外花草,越野越會玩越放的開,能讓他體驗家裡女人給不到的快樂!

至此,他對這些話都難以理解!

算算日子,蕭彆鶴今夜應該會去環采閣,在其花魁蘇小小的房間裡玩耍一宿!

隻要等到後半夜,蕭彆鶴必然疲累,護衛也會分神!

他趁機偷襲,必定能一擊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