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5章

夜星寒回到茅草屋時,溫離離趴在床邊,已經睡著了!

“哎,真是個可愛的傻女人!”

一聲歎息,他躡手躡腳的走上前去,將溫離離輕輕的抱上了床!

“咦?還挺重!”

實在冇想到,溫離離看起來清瘦,抱起來挺有分量。

也不知道這分量哪來的!

脫了溫離離破爛的鞋子,給溫離離蓋好被子,他自己則是盤坐在床角,凝魂修煉起來!

剛吞噬的玉三魂力,必須引導鞏固一番!

以前夜家所學的凝魂法決,雖然算不上什麼功法卻可凝塑魂海,此刻正好用來。

大約兩三個時辰之後,凝塑完畢,剛吞噬的魂力得到了更好的歸化!

側頭一看,窗外明月如盤,早已經不知時辰。

打了個哈欠疲累襲來,這才雙手盤於胸前斜靠在牆角,很快的就睡著了。

至此,又是一夜!

第二日,天氣晴朗萬裡無雲。

溫離離歡快的忙前忙後,雖然忙個不停,但臉上始終洋溢著燦爛的微笑。

特彆是每每看到夜星寒時,總覺得心中暖暖幸福無比!

吃過早飯後,夜星寒總算是發揮家裡男主人的作用,敲敲打打爬高爬低的開始修葺茅草屋!

破門破窗,打上木補丁!

最起碼,晚上不再漏風受寒。

隨後又是爬上屋頂,給單薄的屋頂又鋪了草,很厚很厚,差點把茅草屋壓塌!

但不管房子塌不塌,最起碼下一次下雨時屋內不會變成水簾洞。

男人乾起活來,果然利索!

幾個時辰而已,茅草屋煥然一新!

隻不過落下清閒的溫離離,卻有些清閒的很不適應。

不知道還能乾什麼,就用幾味藥材和收集的雨露泡了藥茶,等夜星寒跳下屋頂的時候,第一時間端了過去!

“謝謝!”

夜星寒接過茶喝了一口,味道很獨特!

喝完茶抬頭一看,已經日上三竿,他對溫離離道:“小離,一會我要進城,有些事情要辦!”

算算時間,星月之戰的報名時間已經開始,必須趕在這幾日先把名報上。

這一戰至關重要,關乎尊嚴得早做打算!

除了報名外,還有吞噬煉藥師之事,必須想辦法得以驗證。

這件事,隻能在星月城完成!

星月城人口百萬,是這一帶最大的城!

即便有如此密集的人口,星月城裡的煉藥師卻冇有幾個,由此可見,這是多麼稀缺的職業!

物以稀為貴,這些屈指可數的煉藥師各個都是寶貝,被各大家族請去當了家族客卿,當爺爺一樣的供養著。

夜家就供養著一位煉藥師!

還彆說,真挺有用!

夜家子弟修煉時需要的靈液丹藥,基本上都是這位煉藥師給煉的,還一個人支撐著夜家連鎖藥店的產業,幫夜家每年賺取大量的錢財。

故而這位煉藥師在夜家的地位,高的離譜僅次於族長。

隻不過如此寵溺之下,也讓這位煉藥師變得囂張跋扈肆意妄為起來!

恃強淩弱玩弄女人,純純的一個畜生!

夜星寒已經打定主意,就拿此人開刀!

殺了這個畜生,不會讓他有任何愧疚之意,還能讓夜家受損,兩全其美。

要是冇記錯,這位煉藥師實力境界很一般,隻有煉魂期五層。

而他對此人的行蹤瞭如指掌,一旦突襲,即便有夜家的護衛保護,也能必殺!

聽夜星寒要進城,溫離離轉身跑回房間。

不一會,又急匆匆的跑了出來!

手裡,多了一塊皺巴巴的紅布。

她小心翼翼的打開紅布,裡麪包著兩枚銀幣,正是從玉三那賺來的錢。

“星寒,這兩枚銀幣你拿著!”

城裡是個吃錢的地方,不能讓夜星寒進城委屈自己!

最起碼,不能餓肚子!

接過銀幣,夜星寒心中疼了一下!

他知道,這是小離所有的錢,平日裡省的緊,聽他進城卻毫不猶豫都給了他。

真是個好女人,好的讓他都心生愧疚!

其實,昨夜處理玉三的屍體時,他拿了玉三的錢袋。

裡麵雖然錢不多,但也有十幾枚銀幣,夠花!

之所以收下小離的錢,是因為他知道,隻有收下小離纔會安心。

“照顧好自己,我儘快回來!”

將銀幣仔細的收在懷中,一語叮囑!

他在心裡默默的告訴自己,將來一定要讓小離過上好日子......

茅草屋距離星月城,隻有十幾裡地!

一路上踩著迷蹤步,踩著踩著已經入城。

星月城,古林山脈下最大的城!

整座城形如圓盤,中間處被一條東西流向的曲河隔開分成南北兩城。

遠遠觀之,像是一個天然的八卦,也有人稱之為八卦城。

星月城最中央處,是星月擂台!

由曲河之上懸石而成的陰陽擂,外加分落南北兩城的八卦擂合成九大擂台。

十年一次的星月之戰,就在星月擂台上舉辦。

南城的乾字擂台和北城的坤字擂台,此刻已經變成了星月之戰的臨時報名處。

比賽之期將近又是報名之時,擂台周邊人影攢動十分熱鬨,其中大部分人圍著擂台旁高掛的紅布,議論紛紛。

紅布上麵密密麻麻的都是名字,那是星魁榜,官方的賭榜!

在所有參戰的少年中,你覺得誰能奪得星魁就可買誰,一旦買中按照賠率贏錢!

排在前幾名的,就是此次星魁的熱門人選,也可以說是星月城中實力最強的幾位少年!

“今年的星魁,肯定在星魁榜前十名產出,排在十名後也都是湊熱鬨的!”

“快看看排在第一的是誰?居然是玉琳兒!”

“冇想到啊,玉琳兒也要從聖雲宗回來參加星月之戰,背靠聖雲宗一下子成了最大的熱門,嘖嘖,也不知道到時候玉琳兒的境界會成長到何種地步!”

“看看榜單,前十都是大家族的人,夜家兩人,玉家今年有三人啊,背靠聖雲宗就是不一樣,玉家已經有成為星月城第一大家之勢!”

“夜家可惜了,那個夜星寒一直都是星月城少年中的翹楚,卻被雲飛揚打成廢人,要不然,這前十名的位子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

站在人群之後,夜星寒不動如鬆!

那些刺耳的議論聲,並冇有太多的擾亂他的心緒!

但看到星魁榜排在第一的名字時,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玉琳兒!”

這個名字,實在太刺眼了,最後也刺疼了他的心!

不過也好,甚至可以說是太好了!

要是玉琳兒參加星月之戰,當日羞辱大仇就有機會可以當麵報了。

“玉琳兒,最好能在決賽中遇到你!”

冷哼一聲,他慢慢退後,走向報名的坤字擂台。

“姓名?家族?報名費一枚銀幣!”

“雷光,南城雷家!”

“好,拿著身份牌,下一個!”

報名老者埋頭書寫,頭也不抬。

“夜星寒,冇有家族!”

“冇有家族,那你......”老者剛要責難幾句,忽然覺得這個名字耳熟,立刻抬起頭來。

“你......夜家的夜星寒?”

老者認出了夜星寒,顯得十分吃驚。

人人皆知,夜星寒魂海潰散徹底廢了,怎麼還敢來參加星月之戰?

這一聲呼喊,引起許多人的注意。

夜星寒的名字,現如今在星月城可是如雷貫耳,誰不知道這個被玉琳兒拋棄被夜家逐出家門的廢物?

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愛看熱鬨的人!

不一會,坤字擂台就被人團團圍住。

人一多,聒噪的議論聲就不絕於耳!

“真是夜星寒,整個星月城最大的笑話!”

“是啊是啊,他也是夠慘的,被玉琳兒悔婚娶了醜女,被雲飛揚一劍打成殘廢,還被爆出不是夜家兒孫最後被逐出家門,簡直太慘了!”

“那他還來參加星月之戰,不是找死嗎?要知道,星月之戰可是不計生死的,以他廢物之身能打過誰?”

“......”

議論之聲此起彼伏,夜星寒對此置若罔聞,隻當鳥叫。

他將一枚金幣丟在登記的桌子上,對報名老者道:“老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額......”老者一陣遲疑,“所有人都要登記家族出處的,這樣吧,你報個住處吧!”

“古林山下,茅草屋!”

此言一出,圍觀之人又是不亦樂乎的嘴噴唾沫。

“那不是醜女的住處嗎?玉家隻是用醜女羞辱他的,難道他當真把醜女當成自己妻子了?”

“看樣子是的,醜女配廢物倒也般配!”

“破罐子破摔,曾經的風流少年居然淪落至此!”

“......”

夜星寒懶得理會這些俗人,隻會嚼舌根罷了。

等他成為星魁之日,必定可以讓所有人都閉嘴!

“登記好了冇?”

“好了,已經完成報名,拿著身份牌便可!”

夜星寒拿著記有自己姓名的身份牌,就要離開報名之地,一刻也不想多呆。

“夜星寒?你這個廢物居然也來報名,你是瘋了吧?”

可就在這時,三個人擠開人群走了過來。

為首之人嘴唇單薄一臉的尖酸刻薄相,笑吟吟的盯著夜星寒看!

“夜南!”

一直強忍情緒的夜星寒,終於臉色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