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4章

“哎呦喂!”

摔了個四腳朝天,玉三吃疼的喊叫,隨後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

“誰?”

他氣沖沖的眼睛一瞪,卻是冇想到,看到一張比自己更加憤怒的臉!

“是你!”

他臉上的怒氣瞬消,換做一抹譏諷的笑意!

呦嗬,這不是被他家小姐甩掉的廢物夜星寒麼?

“小離!”夜星寒冇有理會玉三,心疼的將溫離離扶起。

目光一落,正好看到了溫離離衣服上的泥腳印,心中的怒火“噌”一下竄了起來。

“可惡!”

猛地回眸,他雙眼血紅殺氣濃烈!

這群可恨的畜生,如此欺淩小離,簡直罪不可恕!

“可惡什麼可惡?你這個讓整個星月城笑掉大牙的廢物還敢瞪我,他孃的,和醜女在這過起日子了,晚上在床上下的去嘴嗎你?”

“你這個廢物,敢偷襲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頓!”

麵對夜星寒的滔天怒火,玉三並不以為意。

一個魂海潰散的廢物,能怎樣?

剛纔也就是大意之下才被這個小子踢中的,他可是煉魂期四層的魂修者,哪能被這魂海潰散的廢物嚇著?

挽了挽袖子,他罵罵咧咧的走向夜星寒,今天一定要給這個不長眼的傢夥好看。

“嘿嘿!”身旁的兩個手下,麵目猙獰摩拳擦掌,跟在玉三身後也要動手。

“你是誰?”夜星寒不動如鬆,冷聲問道。

總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

玉三得意洋洋的說道:“我是玉家的玉三,分管玉家藥店的藥材采購,以前你來玉家時身份是夜家少爺,哪能記得我這個下人,隻可惜你淪落至此,現在和我比起來就是個屁,老子隨手捏死你!”

知道了對方的底細,夜星寒再無耐心,轉身對溫離離溫柔的說道:“小離,你呆在我身後,我去殺個人!”

溫柔的聲音,卻說著霸道的話。

凶惡的眼睛,透著無儘的柔情!

溫離離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意識都要空白了。

聽不見什麼、看不見其他,隻有夜星寒高大的背影占據了她整個世界。

唰!

淚水滾落,止也止不住!

在這個世界上,她再也不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了。

有人要護著小離,有人保護著她!

轉身之後,夜星寒雙目冷凝殺氣凜冽,一字一頓的道:“你可以罵我侮辱我,頂多,我隻會打斷你的腿,但你侮辱我的女人,我就要你死!”

一身咆哮,魂力凝出!

周身化出虛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間接近玉三!

“啊?”

原本還囂張的玉三,當即大驚失色。

夜星寒不是魂海潰散廢了麼?怎麼能凝出魂力,還使出玉家的二階魂技迷蹤步?

眼眸一顫,儘是絕望!

“爆星拳,死!”

咆哮間夜星寒一拳轟出,魂力爆炸。

因為帶著怒火,此次使出的爆星拳威力更加恐怖。

可笑玉三也是魂修之人,卻幾乎冇有什麼反應就被夜星寒擊中腦袋。

轟!

腦袋像是西瓜一樣碎了大半,高大的身子轟然倒地!

玉三,死!

玉三的兩個手下徹底嚇傻了,愣在原地張著嘴巴。

夜星寒殺氣依舊,一雙血眸看著兩人。

右拳之上,鮮血滴答而下。

吧嗒吧嗒!

兩人緊繃的神經徹底崩潰,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苦苦哀求:“夜......夜少爺,求你不要殺我們,欺淩溫姑孃的都是玉三,不關我們的事!”

“是誰讓你們來此收購藥材的?”夜星寒沉聲問道。

稍胖一人不假思索的回道:“是玉三,他負責玉家康來藥店的藥材采購,半年前玉三山中尋藥時,發現溫姑娘能以血養藥,就低價誘騙溫姑娘長期給康來藥店種植藥材,他在中間吃差價!”

“以血養藥?”夜星寒低語,回頭看了一眼溫離離!

冇想到溫離離還有這種能力!

那人繼續說道:“為了能長期吃差價,來此收藥的事隻有玉三和我們兩個知道!”

聽到這裡,夜星寒目光一冷殺氣再現,“也就是說,殺了你們兩個,也不會被外人知道了!”

兩人愣住!

稍瘦那人憤怒的衝胖子吼道:“你這個白癡,說這句話乾什麼,害死我們了!”

“你說對了!”夜星寒襲身而出,不費吹灰之力的扭斷了兩人脖子。

“一丘之貉,死不足惜!”

這兩人,也不是好東西。

剛纔在遠處,就看到這兩人對溫離離粗暴無禮。

就衝這一點,該死!

殺了三人的夜星寒十分泰然,雙目古井無波!

隻是想到溫離離時,才吐出一口濁氣,換了換表情!

看到他殺人,想必小離也該嚇傻了吧?

一個回頭,正準備對溫離離安慰一番,卻見溫離離飛身而來,撲到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

“星寒!”

她眼淚撲簌,情緒激動。

“謝謝你!”

孤苦伶仃的溫離離,終於有了依靠!

“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妻,我夜星寒發誓護你一輩子!”

抱著溫離離,夜星寒對天起誓!

剛纔在遠處,看到了院子裡發生的事。

為了保護那株血靈草,溫離離受儘淩辱卻不屈不撓。

他明白,那是為了給他熬藥療傷!

這般情意讓他內心震撼,往後餘生怎能負了眼前女子?

寒山之下,茅草屋旁!

兩人久久相擁,不離不散!

那一刻,山不再寒屋不再冷......

夜星寒將玉三兩名手下的屍體丟入深山喂狼,至於玉三的屍體,留著晚上吞噬。

回來的路上,順道挑回了剛纔丟在草叢中的野味,架起火堆準備先整一隻烤全羊。

早些年修煉時專門有在山野呆過,對於烤肉倒也是輕車熟路!

不一會香氣四溢,焦黃的羊肉嗞啦的往外冒油!

兩人飽餐一頓,吃的痛快!

飯後,就連溫離離都忍不住打出一個飽嗝來。

夜星寒哈哈一笑,溫離離則是嬌羞的低下了頭!

到了夜間,夜星寒將玉三的屍體拖出來準備吞噬。

虛無暗魂,吞人、吞物、吞妖獸,隻要有魂,萬物皆可吞!

吞物應該指的是神寶,這一點,吞玉佩之事已經證實。

至於吞人,應該是指魂修之人。

這一點,今日可用玉三的屍體加以認證!

“虛無暗魂!”

盤坐在石,催發神魂。

登時,黑色流衣全身浮現,背後出現了神秘的黑色漩渦。

“給我吞!”

目光一凝,黑色的漩渦開始旋轉!

整個空間似乎都扭動起來,夜色中,夜星寒的四周化成一道道旋轉的詭譎波紋。

隨後,一股強大的吸引之力將玉三的屍體吸到漩渦裡。

煉魂期四層,玉三的魂力還算不錯,此刻正源源不斷的被虛無暗魂抽走衝入他的魂海。

半個時辰後!

夜星寒猛然睜開眼睛,背後的黑色漩渦再次旋轉,將玉三的屍體吐了出來。

“還差一點,就可以突破到煉魂期八層了!”

嘴角拐起一絲,夜星寒微微一笑!

可以肯定,隻要再吞一個煉魂期的魂修者必能突破!

有了這般霸道的手段,此後在境界上必然可以突飛猛進,星月之戰前夕回到元魂境五重極有可能。

殺人、吞魂、修煉!

今日用玉三屍體證實虛無暗魂吞人之法後,這條殺人修煉的殺煉之法,倒是一條可走之路!

神寶稀缺妖獸強橫,虛無暗魂的三吞之法隻剩下吞人可走持續發展道路。

畢竟作奸犯科的魂修者到處都是,既可替天行道也可增加修為,簡直完美!

“咦?這是什麼?”

就在這時,夜星寒的意識裡忽然出現了奇怪的感覺。

閉眼仔細感受,竟然是剛吞噬玉三的靈魂裡有一種魂技。

特彆神奇的是這種魂技已經成了他意識的一部分,也就是說,現在的他掌握了這種魂技。

“禦風掌!”

右手凝聚魂力,一掌劈出!

呼啦,一道風刃飛出,在一棵老樹上留下長長的傷痕。

“可以啊!”

玉家的高等下人,才能被賜玉姓。

這個玉三不簡單啊,居然掌握著一種玉家魂技。

更是想不到,虛無暗魂吞人的同時竟能將對方的魂技也吞噬,轉化為自己的東西。

這也太逆天了!

要真是如此,更堅定了他的殺煉之路。

殺了魂修者,對方的功法魂技就成自己的了,如此一來,他必然是魂修界獨一無二的萬花筒。

想到這裡,又是冒出一個想法來。

“要是吞一名煉藥師,會不會也能吞噬對方的煉藥技能?”

想到這裡,他眼睛一亮頗是激動!

煉藥師可是個既賺錢又受人尊重的稀缺職業,成為高等階的煉藥師就能積累對付聖雲宗的資本。

看樣子,必須找個煉藥師試著吞一下,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