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3章

“這顆複血丹你且服下,能幫你短時間內恢複身體並護住你的心脈,待會學習魂技時不會讓你胸口劍傷崩開!”一顆丹藥從黑衣人手中丟出。

“複血丹?”接過丹藥,夜星寒一陣欣喜。

這可是一品丹藥,價值連城!

不假思索的將丹藥服下,當即一股溫熱的流氣流遍全身,胸口的傷口都不再疼了!

有了這顆複血丹,估摸著明日傷勢就能恢複差不多!

“今夜,我教你兩種魂技,一種是夜家的爆星拳,一種是玉家的迷蹤步,都是二階!”黑衣人開口道!

“什麼?”夜星寒再次震驚起來。

這個黑衣人,真是處處透著不可思議!

二階魂技,在星月城絕對是頂天的存在。

像夜家這種大家族,也隻有兩種二階魂技罷了。

其中一種,就是爆星拳!

而且,家族嚴規,二階魂技隻有長老和族長可練,其他人一旦偷練,必然嚴懲。

真是奇了怪了,黑衣人怎麼會夜家和玉家的家傳魂技?

“驚訝無用,你難道不覺得,用對手的手段打敗對手,會更有趣嗎?”黑衣人一聲反問。

“我立刻就學!”夜星寒滿口答應!

兩種二階魂技,天大的好事,冇理由猶豫!。

而且黑衣人說的也對,當他用夜家和玉家的魂技將兩家子弟打敗時,會更有成就感。

此後,魂技學習開始!

爆星拳,是暴烈的攻擊魂技,能將魂力積壓在拳鋒上,隨後爆炸開來對敵人造成傷害。

其恐怖之處,在於可以多次爆魂。

聽聞夜家先祖,最多可以爆魂九次。

每一次爆魂,傷害都是疊加的。

次數越多,越是恐怖!

至於迷蹤步,是一門身法魂技,可讓人產生虛影鬼魅無蹤,不管是躲避攻擊還是突然襲擊,都有妙用。

不知不覺,一夜既過!

“迷蹤步!”

樹林中,隻見夜星寒不露疲憊,腳下一踩急速奔出。

陡然,身體虛幻飄蕩竟化出兩三道虛影來!

嗖!

數丈遠的距離,瞬息而至!

“爆星拳!”

緊接著他右手握拳,將魂力凝出積聚在拳鋒之上。

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壓迫下蓄勢待發!

轟!

右拳衝出,擊在一塊高石之上。

爆炸聲起,可怕的爆魂之力將整塊石頭炸成碎末。

“好強大的力量啊!”

活動了一下右手五指,夜星寒激動無比。

二階魂技的威力,果然非比尋常!

一旦催發,無所匹敵!

黑衣人卻是嗤之以鼻的冷笑道:“你還差的遠,你的迷蹤步慢如烏龜,你的爆星拳如同瘙癢!”

“額......”夜星寒一臉尷尬。

語氣一轉,黑衣人又是寬慰道:“當然了,這也是剛開始,一夜時間能學會已屬天賦異稟!”

“想要提升魂技冇有多餘的辦法,要麼提升境界增加魂力,要麼日複一日的去練將魂技練到如火純青的地步!”

夜星寒萬分感激,抱拳道:“多謝前輩教導!”

心中暗暗思忖,接下來就靠虛無暗魂去提升境界了。

三個月之後,必定要讓夜家和玉家人驚喜一下。

“你好自為之,我們後會有期!”

很是突然,黑衣人身子一閃,不等夜星寒道彆已然消失不見。

來也匆匆,去更匆匆!

“這人到底是誰呢?”

站在原地踟躕良久,夜星寒才轉身回茅草屋去了。

一路上,幻化虛影以迷蹤步急行,幾息間就回到了茅草屋!

進屋子一看,溫離離趴在床邊睡著了。

“小離?”

上前拍了拍溫離離的肩膀,夜星寒心生愧疚。

這個傻女人,等了他一夜!

溫離離當即驚醒,忙是站起身子,“少爺,我這就做飯,你等我一會!”

還迷糊著,下意識的打了個哈欠!

“我叫你小離,你叫我星寒就好,不要少爺少爺的!”夜星寒微笑著道。

這裡哪有什麼少爺?

而且,他一直認為和溫離離是對等的,更不會有尊卑的差異。

溫離離錯愕的眨巴著眼睛,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這樣卑賤的人,能如此親昵的去叫夜星寒嗎?

“星......星寒!”

磕磕絆絆的,終於喊了出來。

剛一喊完,心差點跳了出來,臉也是一下子紅到了耳根。

“小離,你在家休息,我去山裡打一些野味,今天我來做飯!”

練了一夜魂技,夜星寒完全不覺疲累。

反而是精神煥發,想要繼續修煉!

去山中打野味,一來可以不斷練習魂技,二來也可犒勞一下溫離離。

這些日子,溫離離為了他吃了不少苦!

“哦!”

溫離離恍惚點頭!

看著夜星寒離去的背影,感覺有些失真。

以前不管是任何人,對她不是辱罵就是嘲笑,從未有人如此溫柔對她。

這一刻,有了幸福的感覺!

入了山,夜星寒徹底放飛自我!

迷蹤步在峭壁間騰挪,爆星拳毆打各種小動物。

幾個時辰過去之後,不但練習了魂技,更是收穫滿滿!

一隻羊、一隻鹿、三隻野兔,夠吃一陣子了!

“走,回家去了!”

將獵物用木棍穿著,像擔子一樣挑在肩膀。

他悠哉遊哉的,回茅草屋去了!

......

......

夜星寒走後,溫離離都有些心猿意馬。

腦袋裡,儘是夜星寒的溫柔!

每每想來,臉蛋通紅!

將茅草屋打掃了好幾遍,不見夜星寒回來,她忽地想起來,夜星寒的傷勢未愈還需服藥。

院子裡,有幾株血靈草治傷最好。

隻不過,這幾株血靈草都還未完全成熟,藥性不足。

想著想著,她走到其中一株血靈草跟前。

蹲下身子之後咬破了手指,將一滴鮮血滴在血靈草的葉子上。

原本還趴在地上幼小的血靈草,忽地一個勁往上冒,不一會就超過了溫離離的膝蓋,徹底成熟。

紫光凝繞,藥味透鼻!

一旦給夜星寒服下,必然對夜星寒有大用!

輕輕的撫了撫血靈草,溫離離開心的笑了笑!

這是她擁有的特殊能力!

不管是什麼花草,隻要滴上她的血液就能飛速生長。

非但如此,將一些花草的葉子或者花瓣埋在土裡,滴上她的血液也能長成完整的花草來。

院子裡的花草,基本上都是這樣得來的。

除了山上采摘的藥材之外,還有康來藥店給她的原始草藥。

康來藥店是玉家的一處產業,對了,每月中旬都要來她這收藥材的。

這她唯一的收入來源。

今日剛好五月十五,康來藥店的人也該來了吧!

正當想來,遠處一行三人拉著馬車趕了過來。

“醜女,這一月的藥材生長的怎麼樣?”

分管康來藥店采購的玉家下人玉三,跳下馬車往院子裡一看,當即樂開了花。

這個醜女,還真有點本事!

這麼多藥材生長的如此旺盛,拉回去之後定然要被家主表揚。

按市價,這一院子的藥材最起碼上百銀幣!

而這個又傻又醜的女人,用幾個銀幣就可以打發了。

如此一進一出,他可是能得不少回扣!

“老闆,按照您的要求,都在這了!”

溫離離怯懦的站在那裡低著頭,不停的搓著雙手。

冇有彆的辦法,隻能賣藥材換些錢,才能買鹽啊布啊之類的常用物品。

“裝!”

一揮手,一聲呼喝。

玉三的兩個手下,開始拔院子裡的藥草。

不一會,原本長滿花草的院子變的空空蕩蕩。

“好了,這是給你的錢!”

見裝完了,玉三從口袋裡掏出兩枚銀幣丟在地上。

溫離離錯愕的愣了一下,但還是上前,彎下身子將銀幣撿起來。

原來都是給她三枚銀幣的,又少了一枚。

但是,她卻不敢過問,隻害怕被玉三欺辱!

“走!嗯?”

正要上馬車離開,玉三眼睛一亮,發現院子裡有一株血靈草長的十分旺盛,卻冇有采摘。

他對其中一個手下道:“去,把那株血靈草拔了!”

這麼好的藥材,絕不能浪費。

那名手下走了過去,還不等上手,卻見溫離離擋在了血靈草之前。

溫離離懼怕的望著眼前人,聲音顫抖的說道:“老闆,這株血靈草能不能留給我?”

“放肆!”玉三氣惱的走過來,直接一腳將溫離離踹倒在地。

他指著溫離離破口大罵:“你這個下賤的醜女,居然敢跟我討價還價,找死!我掏了錢這株血靈草就是我的,給你留個屁!”

罵完之後,就要親自上手去拔!

但那執著的溫離離,卻伸手拉住了他的腿,再次懇求道:“求你了老闆,我要......我要給我相公熬藥治傷,把血靈草留給我吧?”

聞言,玉三和兩位手下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後翻。

“你這醜女還有相公?是誰啊?我到是要看看是哪個男人瞎了眼!”玉三儘情嘲笑。

一旁的一個手下道:“三哥,她說的是夜家的夜星寒?”

“對呀,是夜星寒那個廢物啊,那個廢物被我家小姐甩了,又可憐兮兮的被夜家逐出了家門,和你這個醜女倒是相配呢,去死吧!”

嘲笑間,玉三再次抬起右腳,朝著溫離離的臉,就要踹下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飛來,一腳將玉三踹飛了出去!

“敢欺辱我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