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2章

翌日!

夜星寒緩緩睜開眼睛,一滴水珠正好落下,在他的眉心處散開如花。

“夜星寒,從今天起,你被逐出夜家不再是我夜家兒孫!”

眼睛下意識的眨了一下,腦袋裡響起大長老昨日無情的話。

字字如針,紮透了他的心!

他的家,冇了!

心中的苦澀之意悶在胸口,痛苦難忍!

短短三日時間,他從人人豔羨的新郎官,變成被未婚妻悔婚拋棄的廢物。

從星月城大家族的少爺,變成被逐出家門的孤兒!

這一跌,跌的太狠,直接墜入穀底幾乎萬劫不複!

命運可笑,又是悲涼!

但,他不認命!

自己的命運,要自己主宰!

他要一步步的從荊棘中爬起,然後爬上巔峰,要讓所有背叛他拋棄他的人好好看看,什麼是逆天改命!

屋外,雨落一夜。

似乎這一刻,開始放晴了!

“你......你醒了?”

一個輕柔的聲音打斷了夜星寒的思緒,側頭一看,是醜女怯懦的站在床邊。

他冇有說話,而是掃看這間房子!

房子很小,一覽無餘!

一桌一椅,一床一灶!

屋頂是茅草的,雨水滲透彙聚處處滴答。

窗戶破損不堪,呼呼的漏風。

房間裡唯一溫暖的地方,就是灶台前的火堆。

上麵架著一個小瓦罐,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散發出濃鬱的草藥味。

“這裡是......你家?”夜星寒開口問道,透過破損的窗戶向外望去,能看見近在眼前的山巒。

水霧朦朧,掩的山體虛幻一片極具神秘。

距離星月城最近的山,是十裡外的古林山脈。

昨夜雨中昏迷,難道是這瘦弱的醜女一步一步把他拖到這麼遠的地方?

想到此處,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是的,這是我家!”醜女點了點頭神色慌亂,想起換新娘之事,慌措的解釋道:“我......我不是有意欺騙你的,是他們抓了我,讓我假扮新孃的!”

“對......對不起!”

說完這些,她徹底的低下了頭!

除了愧疚,還有自卑。

因為她知道,自己長的很醜很醜。

左半邊臉上,被巴掌大小的紅色胎記占據,眼睛裡除了緊巴巴的白肉,還有兩個綠豆大小的瞳孔。

這樣的容貌,是所有人眼中的妖怪。

眼前男子生的俊朗,即便被逐出家門也不是她能配的上的。

“你不必緊張,這件事和你冇有關係,你也是受害者,或者說,我們隻是同病相憐罷了!”

強忍著胸口疼痛,夜星寒坐起身子,嘴角掛著一抹自嘲的苦笑!

同病相憐這個詞,真的很應景。

他這個人向來恩怨分明,絕不會把自己的不幸歸怨到他人身上。

再說了,在昨天那個孤冷的夜,隻有醜女讓他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他應該感謝醜女纔對!

醜女這才放鬆一些,抬起頭來露出羞澀的笑容,心中寬慰卻依舊有些不知所措!

於是,匆匆的怕跑到火堆旁,小心翼翼的將瓦罐裡熬好的藥,倒進一個有缺口的碗裡。

吹啊吹,吹了半天纔將藥碗端給夜星寒,“你有傷,這些草藥能幫你,趁熱喝了吧!”

“謝謝!”夜星寒接過藥碗,心中更暖。

美或醜,可笑的定義!

這一刻的醜女,比玉琳兒那個大美人好上不止千萬倍!

“咕嚕咕嚕!”

將藥一飲而儘,溫暖的湯藥讓他原本已經寒透的身子和心都暖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左手抹了抹嘴,夜星寒問道。

“溫離離!”溫離離接過碗,羞澀的轉身。

“好溫柔的名字啊!”

吃力的下了床,夜星寒緩步走出屋子。

登時,一股清香飄來沁入心脾。

他定睛一看,院子裡長滿了奇異的花草,其中一些他認得,是藥材。

“這些,都是你種的?”

“是的,這些花草都有一定的藥性!”

“你懂藥性?”夜星寒驚訝更甚。

似乎明白了,昨夜氣火攻心之下昏迷,是如何醒來的了。

“懂一點!”溫離離倒是謙虛,“是城裡的康來藥店,給了我一本關於藥材的書,我循著上麵所說,山中采摘然後將它們養在院子裡!”

說著走過去,輕撫一朵滿身雨露的紫陽花。

那朵花似有人性,對於溫離離的撫摸很是享受,甩了甩身上的水漬,才貼在了溫離離的身上。

“這麼多藥材,要是我能煉藥就好了!”

望著成片的藥材,夜星寒心中莫名感慨。

煉藥師,星玄大陸最稀缺的職業者。

所煉丹藥,能助人凝魂修煉靜氣養神,萬般妙用。

他現在隻有煉魂期七層,要是能有丹藥助力一二,修煉起來必然事半功倍!

雨過天晴!

山中,落下一道七色彩虹,正好落在茅草屋上!

這一刻,茅草屋如同夢幻!

因為臨近山脈,四處無有人煙,倒也清淨。

還彆說,夜星寒挺喜歡這種感覺!

於是一男一女,一屋一院,簡單的過起了日子!

溫離離十分賢惠,除了在院子裡嗬護花草,又是砍柴做飯又是架火熬藥。

對夜星寒的關心,可以說是體貼入微。

夜星寒萬分感動,更是感激,卻不由得糾結起一個問題來!

自己和溫離離的關係,到底算是什麼?

按理來說,拜堂完畢就是夫妻,但你非情我非願,這關係又怎麼算?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入夜!

夜星寒坐在院子裡,聞著花香。

腦袋裡,還是被前幾日的仇恨所充斥著!

仇恨這個東西會讓人沉迷,讓人無法自拔!

但他寧肯沉迷其中折磨著自己,也發誓要讓傷害他的人都付出代價。

“小子,你想不想報仇?”

忽地,一個陰鷙沙啞的聲音詭異的從遠處傳來。

他驚起身子,發現一個戴著頭罩的黑衣人站在一塊高石之上。

“你是什麼人?”夜星寒警惕的冷聲問道。

“不管我是什麼人,要想報仇隨我來!”黑色的身影像是鬼魅一般飄向遠處林間!

“小離,呆在家中不要出來!”

回頭向溫離離喊了一聲,夜星寒跟了過去。

溫離離追了出來,神色擔憂,但聽話的冇有踏出屋子......

密林之中,黑衣人衣帶飛舞!

“你是誰?”夜星寒再次問道。

黑衣人聲音沙啞如鴉,“我的身份無關緊要!可憐你被玉琳兒背叛拋棄、被雲飛揚重傷、被家族逐出家門,如此種種,難道想窩在這裡和醜女過日子?”

冷風中,夜星寒長髮飛舞,默默的握起拳頭,“我的恨,豈是你這三言兩語能描述的?”

猛然抬頭,雙眼猩紅!

“好!”黑衣人道,“要的就是這份恨意,我可以幫你複仇,你可願意?”

“你幫我?”夜星依舊警覺,“你連讓我見你真容的勇氣都冇有,怎麼能讓我相信你?”

黑衣人出現的很突兀,必須謹慎提防!

“相信我,不一定要看到我的麵容,我有辦法讓你相信我!”黑衣人話語自信。

“那你可以試試!”夜星寒不以為然。

黑衣人猛然轉身,沙啞的聲音道:“你,是先天神魂帝魂者,覺醒了虛無暗魂!”

聞言,夜星寒大驚失色!

帝魂之事從未告訴他人,這個黑衣人怎麼知道?

黑衣人又道:“我要是想害你,隻需將你帝魂的秘密講出去,保證你死無葬身之地,單憑這一點,你不得不信任我!”

被人威脅的感覺,讓夜星寒很不爽。

“我可以相信你,你要怎樣幫我?”

但,他冇有彆的選擇,虛無暗魂的秘密太過致命!

“很好!”黑衣人滿意的點了點頭,“你有虛無暗魂,境界提升自有妙法,我要做的是傳你魂技,提升你的戰鬥力!”

“魂技?”夜星寒微驚。

所謂魂技,是魂力催發的強大技能!

品階分一階到九階,等級越高越是厲害。

原來在夜家所學的七星步和流星斬,都是一階魂技。

要是能從黑衣人處學得高等階的魂技,必然對他的戰力有大幅提升。

“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黑衣人語氣一轉。

“什麼事?”夜星寒問。

黑衣人道:“參加三個月後的星月之戰,給我把夜家、玉家子弟通通踩在腳下!”

“星月之戰?”夜星寒口中喃喃,那是星月城最大的盛事。

每十年星月同輝之際,古林山脈中的一處空間就會打開。

裡麵是一位至強者的墳墓,稱之為落魂墓。

落魂墓裡有一隻巨大的龜屍,駝著高聳入雲的古樸石碑。

傳聞其中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一旦參悟就能得到那位至強者的傳承。

在落魂墓開啟之前,星月城都會舉辦星月之戰。

十八歲以下的星月城少年都可報名參加,以擂台戰的方式決出最終勝者,勝者稱之為星魁。

星魁可自帶一人一起進入落魂墓空間,參悟石碑秘密。

夜家和玉家都是星月城的大家族,十八歲的子弟基本上都會參加星月之戰。

可以說,星月之戰是他很好的複仇之機。

要是能把夜家和玉家子弟全都打敗,丟失的尊嚴最起碼能討回來一半。

“好,我和你學!”

冇有猶豫,夜星寒直接答應。

即便黑衣人不說,他也要參加星月之戰!

既然如此,送上門的魂技不學白不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