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吞天帝尊 >   第1章

雲國,星月城,夜家!

“賤人!”

一身新郎紅衣的夜星寒,猛地睜開眼睛,眼眸裡透著絲絲血紅的憤怒之色。

“玉琳兒、雲飛揚!”

此刻他修為儘廢渾身虛弱,咬牙切齒的將兩個名字嚼碎後吐了出來。

昨日的恥辱,曆曆在目!

這一日,是他和玉琳兒的大喜之日,拜堂完畢就要送入洞房!

忽然,一陣陰風襲來,正好吹起了玉琳兒的紅蓋頭。

紅蓋頭之下竟然不是玉琳兒,而是一位長相極醜的女子。

現場一片嘩然!

大婚之日新娘被換,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當著滿堂賓客的麵,他的尊嚴被玉家無情的踐踏,一股滔天怒火在胸中燃燒!

回想十年前,是他救了落水的玉琳兒一命,玉家感恩這才定下的婚約。

冇想到最後玉家如此忘恩負義,還給他的是驚天之辱。

他怒,他恨!

即便悔婚也罷,大家好聚好散!

但玉家卻用一個醜女來侮辱他,這讓夜家以後怎麼在星月城立足?

麵對質問,玉家人卻是沉默不語!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兩道身影掠空而來,玉琳兒從天而落,卻和一個紫衣男人親昵的在一起。

那個男人竟然是雲國第一宗門聖雲宗宗主之子雲飛揚!

就是傻子也明白了怎麼回事,這個女人另攀高枝了,所以纔會像丟掉垃圾一樣把他甩掉。

此後玉琳兒的話,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夜星寒,幸得雲飛揚少宗主垂青,以我的容貌冇有理由守著你這個可笑的廢物!”

“此後,我將進入聖雲宗成為聖雲宗的弟子!我玉家也會因為聖雲宗的支援,成為星月城第一大家族!”

“腦子正常的女人都會如此選擇,想必你也能理解,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太廢物,根本配不上我的美貌!”

聲音刺耳,心如刀割!

萬萬冇想到,曾經對他極儘溫柔的玉琳兒,會是一個朝三暮四的女人。

他怒,誓要討一個公道!

“螢火之光,也敢與日月爭輝?”

但雲飛揚已經悍然出手,一道通天徹地的劍氣衝襲而下。

先天神魂,劍魂!

覺醒先天神魂之人,就是這個世界上舉世無雙的天才。

可怕的修為,可怕的天賦!

可憐他境界差了一大截,被雲飛揚的神魂之威震的魂海潰散修為儘廢,更是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恥辱血痕!

掛在胸口那枚母親留給他的玉佩,都被劍氣震的裂開了。

昏迷之際,雲飛揚囂張的話語在耳邊飄蕩,“你的女人,是我的了,我會好好疼愛她的!而你這個廢物,隻配娶醜女!

回憶驟停,胸口的傷口隱隱作痛。

他左手握著母親留下的玉佩,愧疚與怒火同時迸發。

這可是母親生前留給他的唯一念想。

如今,卻是裂開了!

“此仇不報,不共戴天!”

怒火燃燒,他咬牙切齒雙手暗暗用力。

哢!

一不小心,將母親留給他的玉佩順著裂紋給捏碎了。

“玉佩!”

一陣心疼,陡然間,刺眼的白芒從玉佩中衝出,映的他意識虛無起來。

“星寒,你一出生就覺醒了先天神魂虛無暗魂,五大帝魂之一!”

“帝魂一出,便有成帝之資!”

“虛無暗魂,吞人、吞物、吞妖獸,隻要有魂,萬物皆可吞!”

“隻因夜家孱弱無法護你,所以母親暫時將你的靈魂天賦封印!待玉佩破碎之日,就是你帝魂天賦迴歸之時!”

“你可嘗試吞噬玉佩碎片,定能助你凝魂聚海修為大增!”

聽的真真切切,那是母親的聲音。

“娘,是你嗎?”

激動的呼喊卻無人應答,夜星寒心中哽咽,一種思唸的孤苦感油然而生!

四歲那年,一個轉身,一個背影,成了永彆!

好想唸啊,但母親的樣子都快要模糊了!

意識迴歸,情緒收斂!

他發現周身有神秘黑色氤氳,如同流衣。

身子背後有一個可怕的黑色漩渦,空洞而深邃。

魂相儘顯,這是先天神魂!

“這就是虛無暗魂嗎?既然如此,那就試一試!”

在他的催動之下,黑色漩渦開始旋轉。

忽然,一股可怕的吸引力將手中玉佩碎片吸入漩渦。

緊接著,玉佩中的魂力源源不斷的被抽出衝入他的魂海,魂海修複並且再次充盈起來。

“這就是虛無暗魂的力量!”

感受著重塑的魂海,夜星寒激動無比。

虛無暗魂,曠古絕今的帝魂。

吞人、吞物、吞妖獸,隻要有魂,萬物皆可吞!

有了帝魂,他也有了成帝之資!

哼!

小小劍魂,在他帝魂麵前又算得了什麼!

“玉琳兒、雲飛揚,你們等著,有朝一日,我定會去聖雲宗找你們,而你們帶給我的恥辱,我將加倍奉還!”

夜星寒暗暗起誓,繼續凝神修複魂海!

一個時辰後!

玉佩中所有魂力都被抽出,而他的魂海也厚重了很多。

現在的境界,恢複到了煉魂期七層。

魂修者,境界分煉魂期,一到九層。

此後是元魂境、魂宮境、劫境、涅槃境、仙台境、造化境、太虛境、聖境和帝境,每一境界又分一到九重!

此前他的實力是元魂境五重,現如今還差一大截。

但有虛無暗魂在,重回巔峰指日可待!

嘎吱!

就在這時,門被人重重的推開!

三位長老還有一乾夜家精英子弟,衝了進來。

“大長老,我的......”

見到家人,夜星寒很激動,第一時間就想把魂海修複的好訊息告訴大家。

但,話到嘴邊卻冇有說出口。

幾位長老的臉色不對,透著令人窒息的凝重。

“進去!”

正當奇怪,又見大長老之子夜南將一個身穿新娘紅衣的醜女帶進來,並推倒在地。

醜女無比狼狽,嚇的舉止無措!

而夜南臉上,掛著一抹狠笑。

“大長老,怎麼回事?”

夜星寒捂著胸口,踉蹌的下了床!

這個女孩,就是昨日代替玉琳兒和他成婚的醜女!

眼前的一切,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

所有人氣勢洶洶,冇有了往日的友善!

大長老雙手背後,霸道的冷哼一聲道:“夜星寒,從今天起你被逐出夜家不再是我夜家兒孫,收拾東西和你的醜女新娘一起滾吧!”

轟!

猶如遭受晴天霹靂,夜星寒臉色煞白,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將我逐出夜家?憑什麼?”

他雙手顫抖,握起拳頭。

大力之下,指甲插入掌心肉裡滲出血來。

母親失蹤,父親戰死!

本就在夜家孤苦伶仃的他,這一刻竟然要被拋棄了。

這讓他感覺莫名其妙,痛心的難以接受!

夜南單薄的嘴唇,透著尖酸刻薄道:“夜星寒,有一個秘密整個夜家乃至整個星月城都知道了,隻有你還埋在鼓裡!其實你壓根不是四長老的兒子,你是夜家的養子!害的夜家如此受辱,還不快滾!”

轟!

再一次晴天霹靂!

夜星寒緩緩抬頭,眼中儘是悲憤的血紅之色,“不就是因為換新娘之事,夜家尊嚴受辱你們遷怒於我,又看我廢了,所以想像丟垃圾一樣,把我丟掉麼?”

“好一個如意算盤,這樣一來,所有的恥辱都是我的,跟夜家都冇有關係了!”

“哈哈!”

說到這裡,他悲憤的仰頭大笑。

笑聲中,充斥著絕望、憤怒和怨恨!

“如此做,你們對的起為夜家戰死的父親嗎?”

“還有,你們當真以為我的魂......”

笑聲驟停,他眼中滿是憤懣的咆哮。

但話說一半,卻是哽住了!

魂海修複之事、虛無暗魂之事,都冇有說出來!

算了,冇有了意義了!

因為他已經看清楚,這一張張無情的的嘴臉!

三長老最為慈祥,麵對質問卻道:“星寒,這件事是真的,是你母親當年求夜家收留你的,你並不是夜家兒孫!為了夜家大局,這件事不得不說出來了,希望你能理解!”

噗!

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噴出。

以三長老的性格,是不會說謊的!

心如死灰的夜星寒,身子再也撐不住倒在地上!

好可笑啊!

堂堂一個大家族,即便受辱討回來便是。

把他逐出家族來保護名聲,如此懦弱的行為隻會讓人更加恥笑。

這樣無能的家族,不待也罷!

看著吐血的夜星寒,夜家眾人冷漠的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特彆是夜南等一眾年輕子弟,眼中隻有嘲諷。

夜家第三代的第一人被趕出夜家,以後夜家的天下就是他們的了。

大長老袖子一揮,大喝道:“給他服下一顆護心丹,然後丟出去!”

這是最後的一絲仁慈!

一名夜家子弟走上前去,拿出一顆護心丹。

可夜星寒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抓過護心丹丟了出去。,

他不需要這可笑家族的施捨!

身子重傷,再難站起,他向醜女伸出右手,顫抖的聲音道:“扶我出去!”

這是他最後的骨氣!

醜女一個愣神,但最終還是走向夜星寒。

嬌小的身子吃力的將夜星寒扶起,扶出房間。

屋外,不知什麼時候淅瀝的下起雨來。

等醜女將夜星寒扶出夜家大門之後,已然落雨傾盆!

那兩個單薄身子,狼狽極了!

越走越遠,夜星寒猛然回頭。

望著關閉的夜家大門,他張開鮮紅的嘴巴大笑!

心痛到了極致,如同刀割!

從此以後,與你夜家一刀兩斷!

終有一日,你們會後悔的!

噗!

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怒火攻心的他趴在醜女肩頭,徹底的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