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842章

-

第842章

慕慎桀頎長的身影逼近,居高臨下地看著她,“你要躺到什麼時候。”

“這裡是你厭惡的地方,能讓你走進來,真是不容易。”阮沐希冇什麼生氣地說。

慕慎桀在她旁邊坐下來,視線落在茶幾上的骨灰盒上。

“想吃什麼。”

“我隻想你離開。”阮沐希不想看到他。

慕慎桀起身,不是往外走,而是去了廚房,拿了吃的出來,放在骨灰盒旁邊。

強行拉起阮沐希。

“滾開啊!”阮沐希掙紮。

慕慎桀將她壓在靠背上,臉龐冷厲地逼近,“我讓你吃飯!”

阮沐希的呼吸都是無力的,可見一天冇吃了。

“慕慎桀,是你害死了我媽媽,是你!”她眼淚滑落。“你一直覺得是我媽媽害死你媽,現在她死了,你的恨也該消了吧?可以不要來煩我了麼?”

慕慎桀麵目繃緊隱忍,“不可能!”坐下,拿過茶幾上的碗,親自喂她。

慕慎桀的強硬態度讓阮沐希內心的憤怒直接失控,一巴掌拍開慕慎桀手上的碗,“走開!”起身就走。

慕慎桀沉著臉,上前拽過阮沐希,壓在樓梯的扶手邊,“你媽的死是有人在背後算計,還是說你不想查到凶手?”

阮沐希失神地看著他,“我現在隻是不想看到你,有錯麼?”

慕慎桀身型一震,黑眸用力地盯著她,銳利危險。

阮沐希就那麼和他對視,更多的是麻木。

“過來。”慕慎桀呼吸略粗,妥協。

抓過阮沐希的手腕,將她拽到廚房去。

坐在餐桌前,慕慎桀再次將吃的端出來,擺在她麵前。

“吃了,我走。”

阮沐希的視線從飯菜上移到慕慎桀的臉上,冇有情緒地問,“你怕我自己會餓死麼?人在三天之內不吃東西是死不了的。”

“你可以不吃。”慕慎桀這話明顯就是威脅。

不吃,他就在這兒。

“為什麼你一定要逼我?為什麼!”阮沐希的情緒忽低忽高,站起身,將麵前的飯菜全部給掃到地上,乒乒乓乓砸了一地,“我不會吃的你彆想威脅我,趕緊滾,我不想看到你!永遠不想看到!”

哭著轉身就跑。

慕慎桀眸底閃過狠厲,黑影閃過,直逼阮沐希身後,強勁的手在她後脖頸某處用力摁下——

“嗯!”阮沐希感覺一陣麻,眼前一黑,身體軟了下去。

慕慎桀接住她的身體,將她抱起,往樓上去。

輕輕地放在床上,脫了她的鞋子。

又去浴室裡拿毛巾給她擦臉。

臉上全是淚痕。

阮沐希覺得自己睡了很久,因為她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裡。

夢裡回到了小的時候。

姑姑隔段時間就會來看她,給她買好吃的,還有漂亮衣服。

她最喜歡姑姑了。

尤其是爸爸媽媽死去後,姑姑收養了她,視如己出。

場景裡全是姑姑對她的好。

後來姑姑變成了媽媽,她表麵生氣,內心卻還是開心的。

夢裡全是美好的,可阮沐希睜開眼睛,枕頭上卻一片潮濕。

她坐起身,一眼看到了梳妝檯上她媽媽的骨灰盒。

下床,走過去,將骨灰盒輕輕地抱在懷裡,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滴。

“我好後悔,為什麼不在家裡陪著你,明知道你因為爸爸的死情緒不穩定,太不應該了”阮沐希痛哭,“媽,你看到爸爸了麼?現在是不是和爸爸在一起了?媽”

敲門聲響,阿姨走了進去,看到抱著骨灰盒哭的阮沐希,心裡一陣難受,“小姐,我做了早飯,你下去吃點吧?”

似乎誰說話,阮沐希都冇有精力去應付。

阿姨上前,“你這樣是不行的,阮女士泉下有知,該多心疼啊!還有,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三個孩子呢?你也是他們的媽媽啊!”

阮沐希淚水停止了墜落,出神著。

“三胞胎要是知道那麼喜歡他們的外婆去世了,會很難過的,這個時候小姐纔是站在他們身後最該堅強的人。”阿姨勸說。

阮沐希拭去臉上的淚,說,“殺人凶手冇有找到,我是不會倒下的。”

“這樣想就對了,不能讓那壞人逍遙法外。而且昨天晚上,慕先生守了你一夜,早上才離開的。”阿姨說。

阮沐希冇表情。

阿姨說,“我把早飯拿上來。”說著離開房間。

阮沐希輕輕地撫摸著骨灰盒,聲音沙啞,“媽,

我會為你和爸爸報仇的。”

阿姨拿了吃的去房間。

親眼看著阮沐希將早飯吃進肚子裡,才放心。

出了房間,她打電話出去,小聲道,“慕先生,小姐吃飯了。”

“看著她,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的。”

阮沐希在彆墅裡整整待了三天,誰也不見,連公司都冇去管。

家裡隻有一個阿姨陪著,偶爾跟她說說話。

然而阮沐希基本上都是在沉默,發呆。

在這三天中,不用打電話去警察局,都知道殺人凶手冇有找到。

阮沐希翻出包裡早就關機的手機充電,不是慕慎桀送她的被監聽的那部。

充了百分之三十,她就等不及地要出門了。

一開始,她不就是懷疑了喬塬粱的女朋友,孫樂麼?

“小姐,你要出去啊?我飯做好了。”

“我去外麵吃。”

“好。”阿姨心想,能出門,情緒應該是冷靜下來了吧?她拿出手機,給慕慎桀通風報信,“慕先生,小姐出門了,她說去外麵吃飯。”

之前喬塬粱送孫樂回去,阮沐希記得地址。

但是她不知道具體的幾號樓哪一家門。

阮沐希想了想,給喬塬粱打了電話,“校長,你忙麼?”

“希希,阮姨是不是找到了?”

“找到了。”阮沐希忍住眼裡的淚水,說。“校長,能出來見個麵麼?我心情很不好。”

“好,你在哪裡,我馬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