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75章

-

第75章

“你還想要其他選擇?”慕慎桀麵色陰冷地看著她,黑眸幽深地冇有一絲光。“阮沐希,你並不老實啊。”

阮沐希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忙糾正,“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去房間,洗乾淨等我!”

阮沐希理解他的意思,“我知道了……”說完,忍著恥辱,低著頭轉身快速離開包廂。

會所這裡有慕慎桀的私人房間,常年都在的。

阮沐希被帶到B區的那套總統套房。

裡麵設施高階奢侈,樣樣俱全。

來這裡的男人女人,哪一個會空手而回的,充滿了金錢與慾念的會所……

阮沐希進入換衣間,看到了裡麵一排排未拆封的性感睡衣,上麵都是明碼標價,拆了就得付錢。

阮沐希認為,慕慎桀不會希望她身上有一件衣服的。

ps://m.vp.

洗完澡後,她上了床,窩在被子下麵,甚是聽話。

身體明明洗地熱熱的,但還是發抖,止不住的那種。

真是諷刺,她成了慕慎桀的什麼?

不管是什麼,現在隻要能救出她媽媽,她都願意……

“哥,你和阮沐希……”慕銘禾欲言又止,實則很好奇。眼神注視著慕慎桀的神情,身體微微前傾,彷彿要看透他,“這種事情,很早以前你就想做了吧?也是,阮沐希雖然家雞的出身,但長著一張甜心公主的小臉,細皮白嫩的,有想法也很正常!”

慕慎桀將煙咬在唇間,渾身散發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氣場,“離她遠點,這樣的警告我不會說第二遍。”

慕銘禾做舉手投降狀,“哥你饒了我吧,我對她可冇興趣。”

慕慎桀吸了兩口煙,將菸蒂摁滅在菸灰缸裡,“不過我也很好奇,你受了什麼刺激?還是說,天生如此?”

似乎對答案並未有興趣,說完,起身離開了。

慕銘禾臉上閃過意味不明的笑,對包廂裡的人說,“你們接著玩!”

走出會所,進入車內,掏出手機,“你去查慕慎桀了?”

“我冇有擅自行動。”女人的聲音。

“當心你的小命。”

“知道了。”

慕銘禾將手機扔在一邊,眸底劃過冷意。

他怎麼就那麼希望慕慎桀消失呢?

像以前那樣,不是挺好的?為什麼要回來?為了阮沐希?

還真是有趣啊……

房間門傳來動靜,躺在床上等到快要睡著的阮沐希渾身一顫。

身體裡的每個神經都繃緊了!

臥室裡的空氣湧動,帶著致命的危險。

慕慎桀一邊單手解釦,一邊朝床逼近,長腿佇立,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瑟縮的女孩。

阮沐希被他盯地身體顫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或許太害怕了。

掀開被子就要逃離。

隻是身體剛動,領帶纏住了她的脖子——

“嗯!”阮沐希驚懼,窒息感讓她去扯脖子上的領帶。

下一秒,男人堅實的胸膛貼上了她的後背,將她的纖細身體包裹地密不透風,低沉略啞的嗓音落在她耳邊,“跑什麼?要不要給你點時間準備?”

阮沐希冥暗之中的眼神輕顫,“抱歉,這是本能……你知道,我從小就怕你。”

“還要不要我幫忙?”

“要……”

“告訴我,你媽什麼時候出事的。”慕慎桀纏著她,問,見阮沐希不說話,他收緊領帶,勒緊的領帶讓阮沐希的呼吸越來越小,“你媽不舒服?嗯?在我麵前撒謊?”

“不是……故意的……嗯!”就著勒緊的領帶,阮沐希被撂倒。

這是一場較量?

不,不是的。

阮沐希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臥室裡一片狼藉,床頭櫃上的檯燈掉在地上,凳子倒在地上,沙發上的抱枕也在地上,還有窗簾被拽了下來,落在地上……

所以陽光刺眼至極,更讓她頭痛欲裂……

阮沐希收拾了心情,支離破碎地離開會所。

她回到了她媽家,剛要拿鑰匙開門,門從裡麵打開了。

姚春麗出現在麵前,正笑著看她。

“……媽?”阮沐希懷疑是不是自己過於疲憊而產生了幻覺。

“希希,我回來了。”

阮沐希不敢相信,昨天還在牢裡穿著囚服的媽媽,現在出現在家裡,和平常無異。

就好像,那些事從未發生過……

阮沐希笑,眼淚卻含著淚水,這一夜還真值……

上前抱住姚春麗,“回來就好。”

“為

了我的事,累壞了吧?”姚春麗問。

阮沐希閉上眼,忍著委屈,“不辛苦,你冇事就好。”

“隻是……我犯了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會讓我出來的?”姚春麗不解,這是殺人,她很清楚這屬於什麼。

留她一條命就要花費不少力氣,更何況是直接無罪放出來?

“是……慕慎桀,我求他幫忙的……”

“希希,謝謝你,我本就是有罪的人……”姚春麗慚愧。

“不是你的錯。”阮沐希放開她媽,“我肚子好餓,有什麼吃的麼?”

姚春麗很快收拾起情緒,“媽給你做,馬上好。”

姚春麗在廚房裡做午飯,阮沐希軟在客廳裡的沙發裡一動不動,似乎多動一下身體就難受得厲害。

她是怎麼都冇想到她媽會這麼快地被放出來。

那就是一個電話便搞定的事。

慶幸的同時,更驚懼慕慎桀權勢滔天的手腕。

隻會讓她逃跑的想法更消極。

姚春麗做完飯出來,就看到靠在沙發上的阮沐希已經睡著了。

冇有叫醒她,轉身去屋內拿了毛毯出來,輕輕地搭在她身上。

正準備要走,卻被阮沐希脖子裡貼著領口處的紅色印記引起注意。

她微微拉下領口,看到了完整的紅色印記。

越往下拉越多……

姚春麗嚇得手一鬆。

她作為一個成年人,怎麼會不知道那是什麼。

也就是說,阮沐希去求慕慎桀,是這種方式?

姚春麗心疼地眼淚直掉,怕吵醒阮沐希,捂著嘴往廚房裡去了。

“媽?”阮沐希睡得不深,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