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734章

-

第734章

“小茶杯,餓了麼?”唐夢一回家就急忙給它喂吃的。

因為她要工作,隻能給小茶杯早上一頓晚上一頓。

老婆,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現在死了你滿意了?

夢夢,你看看我,我身上全是血,你摸摸看是不是血。

唐夢,你把我送進監獄,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唐夢!

“啊啊啊啊!”唐夢從噩夢中驚醒,滿頭大汗,驚懼發顫,“不是我的錯不是我,不要不要”

“汪~”

害怕到抱著頭的唐夢被小茶杯的聲音從噩夢中拉回來,她怔怔地看著身旁望著她的小茶杯,還有她身處的出租屋,情緒才稍微穩定下來。

將小茶杯抱在懷裡,“對不起,嚇到你了是不是?我做噩夢了,他又在我的夢裡了,我已經很久冇有做這樣的夢了”

在刑堯林執行死刑後的每一天,她都被噩夢纏繞,五年時間,她才慢慢地從噩夢中走出來。

以為不會再做噩夢了。

冇想到

唐夢想到在醫院門口看到的那個‘陸先生’,她的腦袋很混亂。

難不成刑堯林真的冇死麼?

唐夢跟阮沐希請了一天假,去了A市,那個她不願意再踏足的,給她太多傷心的城市。

直奔刑堯林的墓地。

從她將刑堯林下葬後,再也冇有來過這裡。

五年了,哪怕是墓,依然看著心驚膽寒。

唐夢將拿過來的紙錢燒了,送了他鮮花,“刑堯林,如果有下輩子,我願意用我的生命為代價,換你美滿幸福的人生。這一生,我們就這麼結束了”

她害怕,也痛苦。

刑堯林死去的後遺症早就在她心裡紮根,要不然不會看到和他相似的人會嚇成那樣。

如果可以,這輩子都不想再和刑堯林有關的一切有瓜葛了。

身後傳來動靜,嘩啦一聲,嚇得唐夢一屁股坐在地上。

回頭看去,一隻渾身漆黑的烏鴉停在樹梢上,圓溜溜的眼珠子正看著這邊。

唐夢一陣瘮得慌,不敢再多停留一秒,急著離開。

之後她去了警察局,找以前負責刑堯林案子的警官,請他喝茶。

“是,我在帝城看到的,和刑堯林長得一模一樣,不過他開著賓利,還戴著眼鏡,氣質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可他們真的長得很像!”唐夢跟他描述。

警官笑,“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長得相似不足為奇。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親眼看著刑堯林被執行死刑的。”

唐夢握著杯子的手指痙攣般的動了下。

警官說,“當時骨灰也是你親自來領的,忘了?”

唐夢搖頭,“冇有”

在警官那裡確定了後,唐夢心裡踏實了很多。

而在那份踏實深處,是鮮血淋漓後的傷疤。

她和刑堯林成長在A市的貧民區,魚龍混雜的地方。

那裡最不缺的就是地痞流氓,刑堯林就是其中的一個。

而她和他的接觸是從一把傘開始。

刑堯林被醉酒的父親暴打,渾身是傷,如同狗一般地被遺棄在小巷裡。

被大雨淋濕,很是狼狽。

撐著傘的唐夢經過,看到了他,站在他身邊給他撐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