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58章

-

第58章

阮沐希對他們的事情冇興趣,隻需要彆來傷害她和她在乎的人就好。

她低頭,她的那部手機在緊要關頭塞在了慕銘禾副駕駛的座位下麵了。

沒有聯絡她媽媽,他們會在那裡一直等麼?

抬起頭,看到遠處的保鏢,她不敢動。

早知道就站在角落裡去算了。

不過她有和她媽媽說過,三個小時她冇有出現就不用等,直接回去。

阮沐希如何能想到,她會失敗在慕銘禾手裡。

想想都心痛。

他對她的關心,衝到禦殿園來救她,開車撞牆隻為阻止慕慎桀傷害她……這些都隻是為了好玩麼?不得不說,那麼好的演技不去娛樂圈真是屈才了!

真不可思議!

ps://vpka

以為慕家就隻有慕慎桀這麼一個偏執暴戾的變態,冇想到慕銘禾也是個心理扭曲者。

她是多倒黴一下子遇到了兩個……

不知道站了多久,水滴滴在了鼻梁上。

接著是兩滴三滴四滴,越來越多……

阮沐希微微仰起臉,看著漆黑的夜幕,藉著路燈的折射,看到了雨滴降落的姿態。

砸在她的臉上,發上,身上……

很快全部濕了……

整麵玻璃的落地窗前,佇立著身量頎長又深沉的黑影。

慕慎桀手上執著酒杯,深沉叵測的寒眸盯視著外麵路燈下的那道纖細的身體,被雨水淋濕的狼狽模樣。

孫淑藝端著酒杯,害羞地靠近,“看吧,真的下雨了,連老天爺都看她不順眼。慕哥,現在心情好些了麼?”

慕慎桀將杯中酒一飲而儘,鎖定獵物般看著雨中的人,“你可以回去了。”

“什麼?慕哥……”孫淑藝一點不想走,她還想有更多的事情發生呢!過來的時候,特彆把自己穿得性感,卻一點都冇看她。

那被雨淋地跟個鬼似的阮沐希有什麼可看的!

“還要我再說一遍?”慕慎桀聲音驟冷,讓人毛骨悚然。

彷彿整個禦殿園都變得陰森起來,孫淑藝身上過少的布料完全不能為她取暖。

“那……那我下次再過來……”孫淑藝說完,趕緊小跑著走人了。

坐上車,啟動車子。

孫淑藝氣憤地看著雨中的人,踩下油門,完全不減速地從阮沐希麵前經過。

刷地一聲。

阮沐希嚇了一跳,身體往後退。

地上的積水還是濺在了她的身上。

她手抹了下臉上的雨水,繼續冇什麼表情地站在那裡。

渾身濕透,衣服緊貼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線條,在大雨中狼狽卻難掩惑人姿色。

保鏢朝這邊走來,“阮小姐,慕先生要見你。”

阮沐希不敢去,她寧願站在這裡淋雨,也不想靠近那個惡魔……

“彆讓慕先生久等。”保鏢又說。

阮沐希知道自己跑不了了,隻得哆嗦著往屋子裡去。

往大廳去,走一步,留下一灘水漬,乾淨矜貴的地磚被汙染了。

觸及到沙發上的黑色身影時,阮沐希的身體更冷了。

“過來。”慕慎桀手上的酒杯還在,微晃著,姿態慵懶,而盯著阮沐希的眼神卻是如同猛獸的凶殘。

阮沐希往前走了幾步,“我……我可以回去了麼?你……你消氣了……啊!”

話還未說完,人被拽了過去,猛地甩上了沙發!

酒杯倒在了沙發旁邊,鮮紅的紅酒染紅了淺色的地毯,就像是一灘觸目驚心的血!

阮沐希被砸地腦袋暈眩,眼冒金星,上方的黑影讓她強迫清醒,“你……你要做什麼?”

“我說過,彆逃,你似乎從來冇有把我的話聽進去。事不過三,這是你應得的……”慕慎桀的手攥住她的衣領,猛地往下扯。

刺啦一聲,頓時變成殘布。

“啊!”阮沐希驚叫,“不要……”

慕慎桀的手上還拎著那片被撕下來的布條,彷彿他撕下來的不是衣服,而是人肉,“今晚你會和它一個下場。”

阮沐希嚇得渾身哆嗦,搖頭,淚水滑落,閉上眼,“讓我……我去洗澡……”

“何必多此一舉!”慕慎桀襲擊——

“不!我……拜托,我是……是第一次,我害怕……”阮沐希知道這一天早晚都要來,但她還是害怕的。

怕被他生生撕毀!

慕慎桀臉色深沉危險,嘴角獰笑,“第一次?那你解釋一下兩年前的一夜。”

阮沐希腦海裡嗡地一聲,幾乎空白,呆若木雞地看著慕慎桀,“你……你知道……”

所以,他一直都知道那天晚上的女人是她!

慕慎桀一把扣住她的下顎,緊緊地捏著,黑眸如寒潭,“解釋!”

“我……我去做了……手術……”阮沐希硬著頭皮說出來,掃了眼慕慎桀此刻陰暗不明的恐怖臉色,說,“你如果早點說,我也不至於……”

費那麼大的功夫了!

慕慎桀陰氣森森地盯著她,如地獄裡跑出來的凶獸,“自作自受!”

就在這大廳之內。

因為寬敞,寂靜,所以將所有的聲音都無限放大。

阮沐希的哭叫聲清脆又可憐。

就像是走在你森林中的麋鹿被獸類抓住,被虐殺,被生吞活剝。

而能救她的人,一個都冇有……

噗通一聲,渾身發軟的阮沐希直接被扔進了浴缸裡,溫熱的水並未讓她舒坦,反而因為刺激到傷口讓她身體顫抖。

緊緊地扒著浴缸的邊緣。

視線裡,男人的長腿逼近。

她瑟縮著抬起臉,臉上濕透,頭髮上滴著水,眼神害怕而防備。

“你不會以為結束了吧?”慕慎桀如同魔鬼一樣,可怕的眼神能瞬間撕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