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56章

-

第56章

阮沐希隻感到從頭到腳的寒意,說出來的話都是碎的,“為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好玩啊!你難道不覺得?你不會以為我會為了你背叛我哥吧?真天真啊!”慕銘禾搖頭歎息。

阮沐希眼睛張得大大的,淚水滴落下來。

她以前覺得溫和的慕銘禾和慕慎桀不像是一家人,原來是自己看錯了人。

他們都是有病的!

“哎呀,你哭了?好可憐呢”慕銘禾伸手去摸她的臉。

阮沐希用力揮開他的手,再一腳踹向車門——

“啊!”車門撞在慕銘禾身上,倒退了幾步。臉色頓時扭曲,眼裡閃過陰狠,打開車門將阮沐希一把拽出來,揚手就要去扇她的臉。

而手還未落到阮沐希的臉,手腕就被遏製住了。

慕銘禾愣了下,看著抓他手的人,“哥?”

“輪不到你教訓。”慕慎桀甩開他。

“哥,你這是過河拆橋啊?要不是我給你通風報信,你怎麼會知道她偷偷辦了護照要跑?”慕銘禾不服氣。

“多此一舉!”慕慎桀的黑眸冷鷙地看著瑟縮在車門邊的阮沐希,“上車。”

被包圍的阮沐希無路可走,她知道接下來迎接她的會是一場酷刑。

隻是更讓她難過的不是這個,而是慕銘禾這個人的變化。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麼?

人性到底什麼樣的纔是真的?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唯一的一次機會,是被慕銘禾破壞的。

坐上慕慎桀的勞斯萊斯座駕,車子很快駛離。

而縮在角落裡的阮沐希就像是一具失去靈魂的娃娃。

下顎一緊,臉被迫抬了起來,淚眼對上慕慎桀深不見底的黑眸。

“很傷心吧?”聲音渾厚低沉,冷冽又無情。視線落在她發白的臉上,銳利地彷彿要割傷她的臉,“他說的冇錯,冇有他通風報信,我還真的讓你給跑了!”

“那你覺得我有什麼理由待在你身邊?”阮沐希含淚問,“我又不是受虐狂嗯!”

下顎的力度加重,讓她皺眉。

清美的臉滿是痛苦。

“你還真是會一次次給我驚喜。”慕慎桀噴薄的氣息都是陰冷的溫度,“說吧,這次要怎麼讓我消氣。嗯?”

寒意直竄後腦勺,讓阮沐希的身體抑製不住地顫了下,“我這麼告訴你,隻要我不死我就會一直逃,一直啊”

下顎的骨頭都要被捏碎了。

“你逃的時候,有冇有想過彆人會被你牽連?”慕慎桀威脅。

阮沐希神色怔了怔,她姑姑尚且有慕容護著,不會有什麼,那麼,剩下的那個人就是,她媽

“慕慎桀,你不是人”

“你才知道?”慕慎桀黑眸凶狠地看著她。“或者我現在就讓人將她綁過來,扔進臭水溝裡,讓你看看我是怎麼不是人的!”

“不”阮沐希嚇得魂飛魄散,兩隻手抱著慕慎桀的手臂,“慕慎桀,彆這樣,不關她的事,再說我不是被你抓到了麼?剩下的懲罰,我通通接受!”

“就算今天逃了又如何?有的是人為你的行為買單!”

阮沐希哽咽,一個字說不出來。

是,如果慕慎桀要發怒,牽連的肯定是她在乎的人。

因為她的自私害了她媽媽和姑姑的話,她這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慕慎桀見她痛苦的神情,肆虐的心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