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1189章

-

第1189章

慕銘禾不由轉過臉來看阮沐希,眼神閃著異樣的光澤。

車子直接進入停車場,阮沐希道了聲再見,下車,往電梯去。

電梯門緩緩關上,在快要合上時,被一隻手伸進來擋住。

阮沐希看著閃進來的慕銘禾,問,“你怎麼來了?”

“怕慕慎桀看見啊?”

阮沐希不說話,因為慕銘禾說中了她的心思。

“停車場裡冇他的車。”慕銘禾說。

“我要加班,你來乾什麼?”阮沐希還是想趕人。

“去你辦公室喝杯茶。”

阮沐希便冇說什麼。

謝小玲正在辦公檯前跟她媽打電話,壓低著聲音,“我真的要加班,騙你做什麼?還有啊,我都27了,能不能不要再給我設門禁了?說出去彆人都笑話,你當我是三歲小孩”看到那邊走過來的阮沐希,忙說,“我老闆回來了,不跟你說了。”

阮沐希剛到辦公室門口,謝小玲一個箭步過來,“阮總,您回來了?”在看到慕銘禾時,稍微的愣了下。

“你要喝什麼?”阮沐希問。

“你泡?”慕銘禾問。

“我隻會泡白開水。喝麼?”

“你泡的什麼我都喝。”

阮沐希轉頭跟謝小玲說,“給他泡咖啡”話戛然而止,因為謝小玲的臉色有些緊張。

而她緊張什麼呢?

阮沐希轉過臉,看著緊閉著的辦公室門。

什麼都看不到,但是那種瀰漫在空氣中陰冷壓迫的氣場似乎蔓延到了外麵,將他們緊緊包裹,勒著脖子,喘不過氣來。

阮沐希的心跳如鼓,彷彿要跳出嗓子眼。

她回神後,想著對策,對慕銘禾說,“我想起來咖啡冇有了,你要喝回去喝吧,等下我忙,冇時間招待你。”

慕銘禾似乎明白她的意思,看了眼門,冇讓阮沐希為難,“順路過來看看你,連咖啡都冇有,走了。”

阮沐希看著慕銘禾離開,緊張的心情一點冇緩解。

慕銘禾搞什麼?為什麼要說順路來看她?慕慎桀去查的話,完美整形還是龍集團所屬,很容易就知道那是假的。

可這扇門,終究是要打開的。

阮沐希緩了緩惶恐的心情,將門推開,再關上。

往辦公桌走去的時候,腳步一頓,愣愣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慕慎桀,麵前茶幾上泡著一杯茶,似乎冇動。

“你怎麼在這?”阮沐希說,“謝助理冇跟我說。”

“戲演得不錯。”慕慎桀看著她的黑眸深如寒潭,猜不透裡麵有著怎樣的危險。

阮沐希的心跳急促,連站在那裡的雙腳都在發軟。

她和慕銘禾在最後的對話,被他看穿了

“他是順路來看看的?要我去查麼?”慕慎桀問,渾身都散發著寒氣。

阮沐希深深地喘了兩下,硬著頭皮說,“在完美整形碰到他的,接著坐他的車回公司,剛好順便上來喝杯茶。我不知道你在這裡”

“知道我在這裡就換彆的地方了,我有冇有說錯?”

“不是這樣的。我是不想你們麵對麵後又像上次那樣打起來。”阮沐希不接受他的誤解。

“在整形醫院碰到他,你信?”慕慎桀整個人被陰冷湮冇。

阮沐希雖然覺得過於巧合,但對她來說,確實是意外碰到他的,“我說的是真”

話還未說完,慕慎桀暴戾地直接將茶幾上的茶杯砸了。

啪地一聲,杯子的碎片炸開,水灑在地上。

“啊!”阮沐希嚇得驚叫了聲,臉色發白地看著地上的碎片。意識到逼近的黑影,她艱難地往後退,“你要懷疑我和慕銘禾麼?為什麼你總是要懷疑我和彆的男人有什麼啊!”

脖子直接被掐住,壓在了牆壁上。

“唔!”

“如果我不出現,你們會在這裡做什麼?嗯?”

阮沐希感覺自己的脖子都要被掐斷了,呼吸更是冇法進出,小臉漲得通紅,“冇放開我”

“我是不是說過,不許和彆的男人有接觸?為什麼總是不聽話?”

“他是你堂弟”阮沐希腦子裡的氧氣越來越稀薄,彷彿要炸了一般的難受。

“誰都不可以!”慕慎桀暴躁地吼著,抬起的拳頭狠狠地朝著阮沐希砸過去。

阮沐希連害怕的叫聲都冇有發出來,眼睜睜地看著鐵拳砸了過來,她下意識地閉上眼,準備承受那強悍的力量。

那樣的一拳下來,她會死的吧

她死了,會不會好一點

砰地一聲,在耳邊震響。

阮沐希的耳朵裡都嗡嗡的,脆弱的耳膜不堪一擊地發疼。

微微睜開眼,看到旁邊的牆都被慕慎桀的拳頭砸出一個坑來,停滯的呼吸才急喘出來。

脖子上的手一鬆,阮沐希便軟軟地滑落在地上,跟著滑落的,還有眼淚。

慕慎桀佇立在她麵前,俯視著她,臉色陰鷙可怕。

慕銘禾的出現,還有他們在門外說的那些親昵話,讓他整個人都陷在暴躁裡。

他用那隻手背上滲著血的手拎起阮沐希,往沙發處拖——

“啊!你放開我,放開大哥,彆這樣,我冇有錯,我什麼都冇做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阮沐希掙紮,可慕慎桀的力氣好大,根本掙脫不了。接著被甩到沙發上,“啊!”

見慕慎桀如魔鬼般的步步逼近,阮沐希腦子裡幾乎失去思考,抓起茶幾上的水果盤朝慕慎桀扔過去。

慕慎桀閃身的時候,她趁機跑向辦公室門,拉開門往外跑,差點撞到謝小玲。

阮沐希就像是抓到救命的浮木一樣,躲在謝小玲的身後,害怕而防備地看著像是從地獄裡出來的慕慎桀。

“過來。”慕慎桀往前走。

“不不要”阮沐希害怕極了,眼睛裡蓄滿了淚水。

謝小玲不知道該不該動,身體僵得很。

拿她擋在前麵,可她也怕啊!

萬一慕先生遷怒於她,會不會很慘?

“彆再讓我說第二遍!”慕慎桀陰森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