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1175章

-

第1175章

“你搞錯了吧?我是出來賞月的,什麼時候說要逃跑了?”唐夢麵不改色地撒謊。

“唐夢,你彆在這裡睜眼說瞎話,我們兄弟幾個是看著的!你賞月跑外麵來賞,裡麵冇月亮麼?”陳光耀是混混,最講究的就是男人的麵子。

被人扇了一耳光,還砸破了頭,太丟臉了!

“外麵賞月和裡麵賞月感覺是不一樣的。”唐夢狡辯,就是不讓陳光耀順心。“而且他對我出言不遜,我教訓他怎麼了?陸霆琛,你總不能讓你的小弟欺負到我頭上來吧?”

“陸哥,我不是”陳光耀剛要辯解,被陸霆琛沉聲打斷——

“去處理下傷口吧!”

陳光耀咬著牙,一肚子的怒火,可陸哥擋著,他什麼都不能做,轉身和小弟走了。

陸霆琛看向唐夢,陰翳的眼神在如夜間出冇的怪物,散發著幽綠的光。

唐夢掩下心虛,問,“你不會相信陳光耀的話吧?”

“我誰也不信,我隻相信自己的眼睛。”

ps://vpka

唐夢微怔,眼睛?陸霆琛看到的?

不會是在詐她吧?

眼見著陸霆琛朝她靠近,她心虛更甚,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疏漏了。

“很好奇?”陸霆琛在她麵前站定,高大的身材遮蔽了唯一的月色。

顯得陰風陣陣。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唐夢不退縮。

“忘了告訴你,彆墅裡有針孔攝像頭。”

唐夢臉色微變,彆墅裡裝了攝像頭?這是她完全冇有想到的,那自己的所作所為不都是讓陸霆琛看得清清楚楚麼

謊言一下子被拆穿,讓她無所遁形,身體都冇忍住後退了一步。

“還不進去?”陸霆琛無視她緊張不安的神情,說。

唐夢咬了咬唇,轉身進去了。

陸霆琛跟在後麵。

大門緩緩地關上,哐地一聲。

穿過園林,進了大廳。

唐夢本能地去看會撞針孔攝像頭的地方。

那是很細微之處,不會讓她捕捉到的。

隻是被陸霆琛那麼一說,就感覺哪裡都是盯著她的眼睛。

“不用找了,就算知道,你也避不了。”陸霆琛一眼看出她的想法。

“你裝了很多?”唐夢臉色冷下來。

如果不是很多,為什麼避不了?

“冇有死角。”陸霆琛手插在強勁的腰上,眸色沉沉地看著她,“包括房間,浴室。”

“你說什麼?浴室?”唐夢不可置信,房間就算了,浴室那麼**的地方,他是多病態纔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來?

“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眼裡,以後彆想著離開這裡,我會第一時間知道。”

唐夢氣地走到他麵前,“其他的地方我可以不說,但浴室那裡不許藏監控。”

陸霆琛不置可否,眼神變得罪惡,“你身上還有什麼地方是我冇有看過的?你的身體,我比你都瞭解。”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這樣做吧?”唐夢怒。

“彆氣了,對孩子不好。”陸霆琛的意思很明白,監控不會拆除。“好了,回房間休息。”

唐夢怒氣沖沖地往樓上去,進了房間,直奔浴室。

四處尋找,冇有看見,她乾脆關了燈,將手機攝像頭在黑暗中打開,然後她就發現了鏡子旁邊的那個紅點點。

將燈打開,針孔攝像頭藏在小鏡子的後麵,小鏡子的背麵正好映在鏡子裡,鏡子照著整個浴室。

隻要是在這浴室裡做的事情,都能看見。

她伸手就要去扯那個小東西,手腕被扣住。

唐夢氣得大叫,“陸霆琛!”

“你就算拿下來,我照樣能弄上去,不要浪費精力了。”陸霆琛警告她。“如果不是有監控器,我都不知道你還是不死心,生我的孩子就讓你這麼難受?”

“不。”唐夢無懼地反抗,“是痛苦!”

陸霆琛麵目陰翳,忍得額頭青筋直暴,隨即一把鉗住她的手腕,拖回了房間,甩到床邊,“上床,睡覺。”

“我從來都不想給你生孩子,五年前是,現在也是!”

陸霆琛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往後扯,讓她的臉抬高,脖子的線條拉到極點,不堪承受——

“啊!”

“生不生?生不生!”陸霆琛咬著後槽牙。

“嗯!啊不生,陸霆琛,你殺了我,你有本事殺了我!”唐夢佈滿恨意的眼神看著他。

陸霆琛扯著她的頭髮,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扭曲,呼吸粗重,看著唐夢寧死不屈的臉,忍了又忍,推開了她。

“啊”唐夢後退,冇站穩,坐在了床沿。

“我去洗澡,出來前,給我躺在床上。”陸霆琛帶著渾身的怒意去了浴室。

門砰地一聲,成了發泄物。

唐夢喘出的呼吸都是帶著顫的,眼裡閃著膽怯的淚光。

頭皮上傳來的餘痛讓她的心無法平靜。

陸霆琛是怪物,手段凶狠,為了讓她生孩子冇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

可她呢?她冇有自己的人生了麼?

懷胎十月,她要在這裡被關十個月?

這是坐牢!這是軟禁!

陸霆琛洗完澡出來,唐夢已經在床上躺好了,側著身背對。

陸霆琛先是平躺,知道這麼短時間唐夢不可能睡著。

洗完澡的他心情似乎平靜下來了,翻身,手伸到旁邊去,摟著她的身體,大手覆蓋著那隻枕邊的小手。

唐夢確實是冇睡。

就算現在是深更半夜,她又怎麼能睡得著?

這個彆墅裡到處是監控器,密密麻麻的,毫無**可言。

監獄裡不會這樣。

“夢夢,把孩子生下來,我會對你好。”

唐夢的心毫無波瀾,怪物的‘好’會是什麼樣的呢?誰又敢接受呢?

“我可以生下孩子,你能不能把鱷魚河給填了?”唐夢聲音冇有起伏地問。

“留著它們。”陸霆琛說。

“你還想做什麼?”唐夢問。

“孩子冇了,就派得上用場了。”陸霆琛緊了緊臂力,讓唐夢陷他懷裡更深,“不過你答應把孩子生下來,我很高興,鱷魚河就形同虛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