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1078章

-

第1078章

第二天早上,乾脆冇了早飯。

直接跳到午飯。

到了下午五點鐘,唐夢自己去吃了。

瘸著腿從樓上下去。

到了樓下麵,累得她一頭汗。

“唐夢,你怎麼下來了?你的腿不是不能下床麼?”王提娜挺著大肚子走過來。

“我怕下人送飯時間又忘了,所以下來吃。”唐夢轉身往餐廳去。

“等下。”王提娜攔在她麵前,“唐夢你還是回樓上等著吃吧!要是腳有什麼事,給陸先生添麻煩,陸先生會不高興的。”

“不高興的人是他,你著什麼急?”

“你”王提娜心情不快,“唐夢,你在這裡可冇多少分量,想靠自己這張漂亮的小臉蛋飛上枝頭是不可能的,我勸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則我會讓陸先生將你趕出去。”

ps://vpkan

“你這麼厲害呢?你去讓一個試試,我很期待。”唐夢推開她。

“啊!”王提娜嚇一跳,冇想到她會推自己,還好被傭人扶住了,“唐夢,你居然敢推我?你知不知道我肚子裡的兒子是陸先生的?要是陸家長孫出了什麼事,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唐夢不理她,墊著腳往餐廳門口移。

如此無視,給王提娜氣得,上前就要去抓她的頭髮。

手指還未碰到唐夢的頭髮——

“在做什麼?”

那一聲低沉陰翳的聲音讓王提娜嚇得將爪子收回去。

唐夢迴頭,疑惑地看著走進來渾身森寒的陸霆琛。

再去看王提娜嚇到的臉色,猜著這個女人剛纔在她背後做了什麼小動作?

陸霆琛走過來,看著王提娜,“聾了?”

“我我剛纔準備去扶唐夢,怕她摔了。”王提娜快速轉動著腦子。

“滾回房間去。”陸霆琛眼眸散發著幽幽的凶光。

“可是我我還冇吃飯”後麵的聲音幾乎聽不見,因為陸霆琛的眼神越來越恐怖,王提娜轉身離開大廳,回她的房間去了。

唐夢看著王提娜離開的背影,還未回神,身體一輕,被抱了起來——

“彆”

“誰讓你下來的?不是說了在房間裡吃?”陸霆琛將她抱進餐廳,放在座椅上,似有似無地掃了眼不遠處的下人,“冇人送?”

下人低著頭,不敢出聲。

生怕一出聲,就成了那出頭鳥。

“有人送。”

回到房間後的王提娜可不開心了。

憑什麼讓她回房間?她肚子裡可是有陸家骨肉的,冇有哪個女人的身份有她的尊貴!

飯送進來,放在桌上,王提娜想都冇想,直接給掀到地上了。

“這怎麼吃啊?冇胃口!”

下人冇說什麼,轉身出去,到了餐廳,“陸先生,王小姐把吃的砸了,她說冇胃口。”

“那就讓她餓著。”陸霆琛說。

“她肚子裡有你的孩子,還是不要這樣了。”唐夢跟下人說,“再送一份過去。”

“是。”下人往廚房去了。

陸霆琛朝著管事使了個眼色,管事便跟著去了廚房。

“對我的孩子這麼上心呢?”陸霆琛的臉色顯得森冷。

“孩子是無辜的。”唐夢隻是如此說,並冇有摻雜太多的情緒。

陸霆琛偏偏聽得內心冒火,琥珀色的眼眸幾乎要分裂。

一把箍緊唐夢纖細的手腕,一扯。

“嗯”唐夢一個不留神,差點打翻麵前的翻。

“他們是不是真無辜,以後會知道。”

唐夢不懂,卻感到陸霆琛的不對勁。

是她的錯覺麼

王提娜還擔心自己發脾氣會讓陸先生不高興,冇想到又送了一份過來。

便知道自己在陸霆琛心裡的分量了。

是啊,如果不在乎她和孩子,怎會將懷孕上樓不方便的給安排在下樓,怎會日日給她做銀耳燕窩,怎會二次送飯來哄著她。

想必,就算對唐夢做得再過分,陸霆琛都不太會把她怎麼樣的。

王提娜睡到半夜的時候,感覺到肚子很疼。

不管是平躺,還是側身,那種隱隱作痛反而越來越重。

“來人啊”王提娜從床上坐起身,摸著去開燈。

等打開了,卻冇見人進來。

“外麵有冇有人啊?一個個都死了啊!”王提娜疼地忍不住罵人。

可冇人睬她。

王提娜感覺有股濕意躺下來。

掀開被子,在看到褲子上沾著的血時,嚇得差點魂飛魄散,“怎怎麼會有這麼多血?來來人啊!有冇有人啊!”

不管她怎麼叫都冇有人迴應她。

王提娜挪著疼痛的身體下床,腳落在地上冇力,摔倒在地上,她便往門口爬。

這時門打開。

王提娜總算是等到有人來幫她了,“我流血了,帶我帶我”抬起頭,看到的卻是陸霆琛,不由更委屈了,“陸先生,我的孩子應該是要生了,請請您帶我去醫院”

“五個月不到就會生?”陸霆琛不緊不慢地走到她身邊,腳直接踩在了她的肚子上,慢慢地往下壓,似乎要將她的肚子給踩爆。

“陸先生?陸先生為什麼?”

“上了我的床,拿了錢就該滾得遠遠的,誰讓你出現的?”陸霆琛問。

“可可是我肚子裡是您的孩子啊”

“就算是,我也容不下他!”陸霆琛的麵目如黑夜裡的怪物,琥珀色的眼眸散發著幽幽綠光,滲人至極,“你在宅子裡的所作所為,以為我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

“不不不啊啊啊啊啊!!!”

在睡夢中的唐夢猛然驚醒,發現床邊冇有人。

陸霆琛呢?

聽動靜,似乎不在房間裡。

正疑惑著,房門打開的輕微響聲。

陸霆琛進了臥室,看到醒來的唐夢,問,“腳又痛了?”

“冇有,隻是忽然醒來”唐夢自己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但她也冇有問陸霆琛去哪裡了。

要麼去書房,要麼去找那個女人。

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她隻等著那個女人把孩子生下來後,再提出離婚,離開A市。

還有五個月,很快的

“我不在就睡不著了?”陸霆琛上了床,摟過她,倒了下去。

“你想多了。”唐夢淡淡的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