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阮沐希慕慎傑 >   第1060章

-

第1060章

“我看你是想跑吧!”陳光耀推了她一下,“唐夢,你從以前就背叛陸哥,現在還想陷害陸哥,虧陸哥對你這麼好!你真是一如既往的狼心狗肺啊?”

唐夢穩住心慌,解釋,“我看你是誤會了,我說了不認識他。”

“誰信啊?”陳光耀就像是乾了一件準備去領賞的大事,“我已經跟陸哥說了,陸哥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唐夢嚇住。

陸霆琛這麼晚還要往這邊趕,說明一個問題,過來收拾她的!

怎麼辦

陳光耀將她推上車,帶往一處彆墅。

唐夢下了車,看著陌生的住處不動。

陳光耀說,“這裡是陸哥前段時間買的,剛好,現在用得上了。畢竟在酒店裡動靜太大了,會很麻煩的。”

這個所謂的‘動靜大’就是指陸霆琛要對她做殘忍的事情吧!

ps://vpka

唐夢知道陸霆琛的扭曲程度,不由心驚膽戰。

“進去!”陳光耀用力推了她一下。

唐夢差點摔在地上。

陳光耀帶著殺意的眼神看著往屋子裡去的唐夢。

他真的很想將她毀屍滅跡。

留著這個女人始終是禍害!

她居然又敢陷害陸哥,這完全是在挑釁陸哥的脾氣。

看陸哥還有什麼理由留著她!

所以,他不需要動手,讓陸哥親自處理更好。

唐夢進了彆墅,裡麵闃無一人。

冇有A市的豪宅大,卻也小不了多少,顯得整個空間空曠。

雖然開著燈,可還是感到陰森森的氛圍,就好像這裡是她未來的墳墓。

外麵的車子熄火後就冇有了動靜,不用想,陳光耀他們肯定在看著她,以防她逃跑,等待著陸霆琛的到來。

唐夢內心是慌張的,根本冇有想去樓上睡覺的勇氣。

就像是晚上睡不著,等待著淩遲的罪犯。

唐夢身上隻剩下手機,包包都在包廂裡。

她給閆天凜打電話過去,無人接聽。

給高仕德打過去,好幾下才接聽,跟他說了陸霆琛馬上過來,她先走。

高仕德知道她的包掉在包廂,說幫她放在公司。

打完電話,唐夢看著陸霆琛的手機號碼,緩了緩不安的情緒,才撥打過去。

等待是煎熬的。

尤其是,陸霆琛還不接聽。

打了兩個,都是無人接聽。

唐夢坐在沙發上,兩手抱著頭,很煩亂。

陸霆琛已經來了,電話都不接,說明事情很嚴重。

是啊,能不嚴重麼?

五年前,她就是那麼算計刑堯林的,五年後,重蹈覆轍,陸霆琛會不會直接弄死她?

陸霆琛的心狠手辣她是見識過的

唐夢根本冷靜不下來,她想走。

不顧一切地想離開這裡。

陰氣森森的。

先離開這裡,避開陸霆琛再說。

唐夢靠近門,看到在門口分散在兩邊的人影,知道是陳光耀他們。

轉身往樓上去,進了房間,站在陽台往下檢視。

冇有發現這邊有人。

唐夢將床上的床單扯下來,將一角係在護欄的鏤空處,抓著床單慢慢地往下移。

二層樓,床單冇那麼長。

唐夢目測高度和落腳點,鬆手跳了下去,在地上翻了個滾做緩衝。

剛要站起身,她聽到遠處直升機開過來的聲音。

當她發現直升機是要落在彆墅時,明白是陸霆琛來了,這麼快!

唐夢轉身拔腿就跑。

彆墅是有圍牆的。

唐夢跑到牆角邊,助跑奔向護欄,一腳踩在圍牆上,同時一隻手攀住圍牆頂端,吃力地爬上去,再跳向外邊。

那邊直升機已經停下,陸霆琛從上麵下來。

“陸哥,人在裡麵。”陳光耀說。

陸霆琛氣場駭人,整個人顯得陰翳,往彆墅裡去。

進去後,冇有看到唐夢的人。

去了樓上房間,看到了本該在床上的床單綁在了護欄上。

陸霆琛笑了下,嗜血的眼神,房間裡充滿了恐怖因子。

唐夢到了平地上後拚命地往前跑,不敢慢下來,不敢回頭。

然而,她跑得再快也不會有四個輪子的車子快。

跑了一公裡還未到彆墅區外,就聽到後麵車子的聲音。

唐夢立刻加速,依然不敢停下。

或許不是陸霆琛,隻是其他人開的車經過這裡

車子經過她的身邊,直接開了過去。

再一個刹車,輪胎摩擦地麵的刺耳聲,車子橫亙在唐夢的麵前。

路被擋住,唐夢停下來,大喘著氣,心跳和肺都要從嘴巴裡跳出來。

前麵和後麵的車將她的路堵得死死的。

唐夢看到陸霆琛從前麵的車下來,臉上因為奔跑的紅暈一下子褪去,變得無血色。

看著陸霆琛朝她一步步走來,背對著燈光的臉完全看不清是什麼表情,黑暗嚇人,是扭曲的怪物。

“陸霆琛,我給你打電話你冇有啊!”唐夢的話還未說完,頭髮就被陸霆琛扯過去,瞬間覺得整個頭皮都要被扯下來。

陸霆琛扯著她的頭髮用力甩向車——

“啊!”唐夢撞在車頭,嚇得渾身發抖。

站在車旁邊的陳光耀看著唐夢被打,等著她被打死。

陸霆琛朝她走過去,“操他媽的”一把抓著唐夢的頭髮,往後扯——

“嗯!”唐夢被迫地抬起頭,臉上充滿著驚恐。

“錯誤犯一次叫無知,兩次就是愚蠢了!夢夢,是不是活膩了?”陸霆琛陰翳可怖的臉壓下來。

唐夢閉上眼,聲音發抖,“我我不知道陳光耀跟你說了什麼,但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他媽的給我閉嘴!”陸霆琛低吼,將她甩開。

“啊!”唐夢被甩在車頭前的地上,嚇得渾身劇顫。

那種魂飛魄散的恐懼就像是在麵對著一個殺人怪物。

車燈燈光從陸霆琛的後背照射過來,在她身上投下一道長長的黑影,是怪物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