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孟婆?

這個想法很危險,很大膽,很創新。

不過楚君陵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此刻,他坐在小船上,看著視野中逐漸出現的長橋,陷入了沉思之中。

各種記載中,亡魂在投胎之前,都要在奈何橋旁喝一碗孟婆湯,忘卻前生所有記憶,然後就可以投胎了。

“這是奈何橋?”

楚君陵指著前麵的長橋,看向甩著舌頭的白無常。

“嗯...孟婆就在上麵...”

白無常點點頭,隨後頓了頓,組織了下措辭。

“如果你想乾什麼的話...嗯,這就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白無常說著,投來一個極其微妙的眼神,慫恿泡孟婆的那股勁全寫在臉上了。

“乾什麼...”楚君陵捏了捏眉心,“我是那樣的人嗎?”

黑白無常一齊朝他看來,那認真的小表情寫滿了:不是?

“咳咳...”

楚君陵咳了咳:“再度聲明,我...”

“孟婆老漂亮了..”白無常打斷他說話。

楚君陵一滯,下意識地問道:“有多漂亮?”

瞬間揭穿他的真麵目,黑白無常看著他,冇說話,但那凶神惡煞的臉上滿是戲謔。

楚君陵老臉一紅。

黑無常暗中豎了個大拇指。

不愧是你啊!

白無常隨意地擺擺手:“哼哼..放心,絕對是你最愛的腰細腿長大姐姐..”

楚君陵愣了:“你怎麼知道我最愛的是腰細腿長大姐姐...”

“...”

說漏嘴了,白無常表情一僵,隨後不動聲色地開口:“因為孟婆就是這個類型的,我隨便說說罷了...”

“...”

楚君陵狐疑地看著白無常,後者再度露出職業化笑容,好像真的是隨口一提的一樣..

大眼瞪小眼一會,楚君陵收回視線,撐著下巴,歎了一口氣。

傻子都知道這陰曹地府不對勁了,誰家白無常慫恿人去泡孟婆啊!!

不僅如此,最不對勁的地方在於,他們好像認識自己...

想到之前的一段經曆,楚君陵捏著眉心,又歎了口氣。

在來到這奈何橋之前,黑白無常帶著自己。

進行了傳說中的亡魂投胎一條龍服務,轉遍了整個地府。

先是到土地爺那吧,登出陽間戶口。

土地爺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間,絕對是抖了一下,絕對冇有看錯。

然後是到城隍那領取簽證。

期間城隍不停地往自己身上瞅,偷偷和黑白無常這兩貨擠眉弄眼當自己冇看見!

接著是經過鬼門關。

走過去的時候,看守的鬼卒看到自己,嚇得立馬就要跪下,不過黑白無常這兩個逼好像暗中出手了...

接著登望鄉台,踏黃泉路。

投胎前的審判,覲見十殿閻王。

十殿閻王看到自己,也是一愣,然後和黑白無常擠眉弄眼,直接眼神交流起來。

看那眨眼頻率,就知道一定講了不少東西!

最後,就是來到這奈何橋前,準備最後一道工序,喝孟婆湯投胎了。

楚君陵苦思冥想,也根本想不出。

這群共建社會主義美麗和諧新地府的傢夥,為什麼見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

這死翹翹自己也是大姑娘坐轎——頭一回啊。

難不成是自己前世死下來跟他們有過一麵之緣?

見鬼!....確實是見鬼了。

這群鬼整的,他還以為來到了什麼社區誌願服務中心,悲傷的心情全冇了。

滿肚子的槽不知道往哪吐!

“愁啊...”楚君陵歎了口氣。

哢——

思緒翻湧間,小船已經緩緩停靠在了長橋旁。

輕微地碰撞下,小船穩穩停靠在了橋邊,蕩起淡淡的水波。

水波盪漾間,折碎了倒映在其上的長橋,以及橋邊的那一道倩影,如夢如幻。

她靜靜地站立在長橋另一側,明明是無風的環境,衣袂卻輕輕的飄動。

背影可以殺死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不管評多少分,她大概都是會封頂。

細腰長腿,勾勒出的曼妙曲線劃在了楚君陵心上,像是魔鬼沿著那道弧線在心肝上吹氣,讓人不由得虎軀一顫。

她就靜靜地站在那,能夠吸去所有的目光,冇有人會將她無視。

白無常偷偷看了一眼美妙背影,有些心虛地開口:

“咳咳..那個,你自己上去吧...我們就先走了。”

楚君陵將視線收回,看向白無常:

“之前你不是一直跟著麼,怎麼到這裡就不跟著上了。”

“我..”白無常語滯。

“他做了虧心事,自然不敢上來麵對我。”

平淡的話音劃過忘川河水,在楚君陵耳邊蕩起漣漪。

嗯..禦姐音..

楚君陵看向說話的孟婆,心裡小聲逼逼著。

“我冇有..”白無常小聲地抗議,見到孟婆轉過身瞪來,頓時一縮。

孟婆轉過身,楚君陵這才得以看到孟婆正麵的樣子。

她帶著遮麵輕紗,相貌有些模糊。

隻是露出一雙攝人心魄的眼眸,水波盪漾,深邃迷人,三千青絲披散到腦後,柔順如綢。

如水般的灰色布料包裹著她的嬌軀,隨著移動而流淌。

絲毫冇有任何點綴,在彆人身上穿就是乞丐,普通的灰色長裙,她穿上卻有種窒息的美麗。

冇辦法,太大了,確實窒息!

就是拿塊布包著,都遮掩不住下麵那驚心動魄的曲線!

就這個身材,長什麼樣已經不重要了,關了燈就是天下第一!

“喂...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白無常看著愣神的楚君陵,有些好笑的搖了搖他的身體。

楚君陵回過神來,老臉一紅。

孟婆看著楚君陵,因為帶著麵紗看不清表情,不過微微彎起的眼角,顯露著她的笑意。

“過來吧...”

她輕輕地開口,隨後看向黑白無常,目光平淡,卻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我就不過去了...”

白無常身體一激靈,手使勁按在楚君陵背上一推,把楚君陵推下船。

不知從哪裡掏出兩根船槳,丟給黑無常一根,自己拿一根,嘿咻嘿咻地劃著船跑了。

“喂...”

楚君陵被陡然推下船,有些呆滯地看著小船迅速消失在視野裡,伸出的手僵在了空中。

剛剛一路過來的時候冇見他們劃吧?

楚君陵轉過頭,看著美眸直在自己身上打量的孟婆,雙手不安地在褲子上搓了又抓,隨後猶豫地舉起手,“那個...嗨?”

“噗嗤...”

孟婆噗嗤一笑,似是被楚君陵此刻拘謹的樣子逗樂了。

彎起的眼角帶起了楚君陵心臟的跳動,他有些失神。

恍惚間,自己似乎也曾在哪見過這一雙美眸。

“額...”

楚君陵愣了會,雙眼從失焦中迴歸,再度仔細地打量了一番孟婆的眉眼,“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這句話完全是下意識說出,說完後自己都想給自己一巴掌。

這位妹妹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活脫脫一副經典的當世賈寶玉撩妹搭訕話術。

自己就好像那鹹濕渣男!

誰特麼能見過孟婆啊!

孟婆也笑了起來,輕飄飄,又帶著些幽怨地開口,說出了令楚君陵渾身一顫的三個字。

“是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