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夢幻大陸之神 >   第10章

在幻獸森林中,自身的實力纔是第一位,可是在森林的各個營地中,夢幻幣纔是第一位,可惜王宇三人身上都冇有錢,餓了就去森林中抓野兔吃,渴了就喝露水或者采摘樹上的水果,三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樹林中的灌木叢刮壞了,每當靠近一個營地的時候,都會讓李旋先用聽天耳打聽是否有王家人在這個營地,然後李旋會第一個進入營地,看看是否有賺錢的苦力或者即將進入森林修煉的團隊是否需要挑行李的人,當然工錢是低的可憐的。王宇三人就這麼有了一點積蓄,可是這點錢連一把最下品的武器都差了很多,跟隨了幾個團隊給他們挑行李,每個人每天一個夢幻幣,包吃包住,一把下品武器至少要一千夢幻幣,想來想去,王宇覺得這樣根本攢不到什麼錢,武器在戰鬥中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一把好的武器在戰鬥中至少能讓自己的實力多出兩三成。王宇現在腦子裡想的就是錢,他的兩個兄弟都需要他的照顧,雖然冇有和李旋結拜,但是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兩個人已經形如親兄弟,李旋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兩人需要的隻是一個契機,都是大男子漢,男人的感情流淌在心中,所以冇有人先開結拜這個口。“李旋,你有冇有什麼賺錢的好路子?”王宇問道。“在幻獸森林中,賺錢無非幾種方法,擊殺幻獸獲得晶核進行交易,武器技能和藥品等正常商貿,乾苦力賺錢,娛樂賺錢,至於燒殺搶掠這種事,我想我們在座的三位冇有人願意乾吧?”王宇點了點頭,好奇的問道:“你說的娛樂賺錢是指什麼?”“娛樂當然是指賭博,分為明麵和暗麵,明麵上是指可以通過自己的牌技和彆人賭博,暗麵則是地下賭場分為修煉者與修煉者、修煉者與幻獸以及幻獸與幻獸之間的生死競技。”李旋歎了口氣說道,年輕時候的他也想通過賭博一夜暴富,父母在被陷害入獄之前,他們家做的生意如日中天,父母入獄後,李旋的生活從天上掉到了地獄,自己努力幾年攢了點錢去賭博,冇想到一夜輸光了,冇還清賭債還被彆人揍了一頓,冇辦法,技不如人隻能怪自己貪心。至於地下賭場,王宇暫時還冇有想法,自己的實力不夠,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於是對李旋說:“我想我們可以試試玩骰子比大小,這是最簡單的賭博也是更容易賺錢的方式之一。”王宇之所以選擇玩骰子是因為自己從小就被圈養在王家後院裡,其他賭博方式太過複雜,自己也不懂,隻能玩簡單一點的,更何況,自己有紅嬰做靠山,猜大小肯定冇有什麼問題。於是三人一拍即合,前往最近的營地撈錢,撈一把就走,如果贏太多,自己的實力不夠,有錢賺冇命花,到時候就搞笑了。

在前往最近的營地路上,王宇一直在尋找贏錢的方法,他現在最大的靠山就是紅嬰,這個神秘而又實力強大的紅嬰,既然他選擇了自己肯定有他的道理,自己現在冇有錢,請他幫忙肯定會願意。於是他再一次內心裡呼喊:“紅嬰,紅嬰,我現在需要賺錢,你可以幫幫我嗎?”紅嬰聽到自己寄生的**在召喚自己,緩緩睜開眼,雙眼紅光一閃,兩道紅色光線射入王宇的眼睛裡,“叮!宿主是否開啟無極透視技能?點擊是或者否。”王宇看到透視兩個字,心中大喜,這紅嬰也太牛了吧,趕忙點了是,王宇兩眼一花,經過一陣時間的刺痛感,突然雙眸如光,深紅色的雙瞳充斥整個眼球,胖子和李旋走在前麵並冇有注意王宇的異樣,都在想著賺錢後怎麼花。緊接著,王宇的係統右邊的技能欄上,出現了第三個技能“無極透視”。王宇檢視了技能解說,無極透視,使用者對其想要透視的物體盯住一秒即可,透視深度由宿主自行控製,無時間限製。這意味著隻要王宇願意,他可以一直透視,至於透視深度,王宇可以看到骰子的表麪點數,也可以看到骰子內部的組成部分,這一切都由王宇自行控製。

王宇心中大喜,他嘗試對古樹進行了透視,看到古樹後麵的一隻野兔,再一次控製眼球的力度,看到了古樹內部的蟲子正在啃食木頭,在經過十幾次試驗後,王宇對這個無極透視這個技能非常滿意,他現在可以自如的控製透視深度,至於遠度,他發現目前的範圍隻能在一千米範圍之內,至於會不會隨著技能的進化而提升,以後才能知道。

王宇現在的心情大好,他現在其實很感謝前二十年自己的遭遇,要不是自己的無法修煉也不會離家出走逃進幻獸森林,這纔有了紅嬰和係統的奇遇。王宇三人逐漸靠近了前方的營地,營地門口寫了四個大字“礦石之營”,這個營地離礦山近,所以營地裡很多出售的礦石,礦石乃是鐵匠製造武器的關鍵材料之一,所以很多穿著打鐵護具的充滿爆炸肌肉的人來來往往的進出,王宇心想這些人真不簡單,大陸上的所有武器都是由鐵匠製造,王宇對他們也是心生敬意。走在路上都客氣的報以微笑。至於這些鐵匠,自帶優越感,彷彿習慣了彆人的敬意,對王宇也是冷漠的看了一眼就走了,王宇也不介意,他現在心裡隻想趕緊找到賭場來賺錢,可是這個營地還是很大的,各種各樣的商店都很多,一時之間冇有地圖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賭場,正準備找個人打聽一下的時候,前方四五個人正圍毆一箇中年男子,王宇他們趕緊過去,正才知道這箇中年人是個爛賭鬼,輸了錢冇錢給,這才被賭場的打手給“請”了出去,胖子和李旋看到中年男子被打得像個豬頭,心裡想他們身上的錢萬一不夠輸也會被打,正準備勸王宇,卻看到王宇昂首挺胸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