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小說 >  淩雲誌之破虛 >   第10章

“聽道友意思,剛偷襲不成,就打算讓在下這麼算了?”

淩雲似笑非笑的看著虛空中老者的身影,冰冷的話語脫口而出。

“老夫為剛纔之事向道友道歉,也會給道友一定的補償,望閣下不要介懷。”老者露出一絲苦笑。

“想必老夫的真實情形道友也看出來了,就算憑藉此火保住一絲靈智,恐怕不出百年也會灰灰湮滅。”

淩雲點點頭,老者的情況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恐怕此刻的老者的情形還支撐不了百年。

而且這火焰也冇被完全煉化,恐怕身在其中,必定時刻受煉魂之苦,也不知這老者在此待了多少年了。

“不知你是何人?為何在此?”

淩雲一連問出兩個問題。

“老夫月牙子,萬年前,族中遭逢钜變,淪落至此。”

淩雲默不作聲,看似在靜靜聆聽,心裡卻防備著。

絕望之下,做出任何事都不稀奇。

若這老者臨死反撲,比如為了家族/為了宗門,誓要殺了自己這個大患,誰知道還會有什麼手段。

他可不想做冤大頭。

“老夫在此等候萬年,可惜族中卻再無後輩有資格來此。”

老者仰頭歎息,久久不語。

“改朝換代,家族興衰,本是常事。”

“你我皆是修道之人,又何必在乎這些。”

淩雲有所觸動,緊接著又搖頭安慰道。

老者搖搖頭,並不讚成淩雲的話語,說道:

“我輩修士,當斷絕塵世,一心修道,謀求永生。”

“這句話對,也不對。”

“若隻是一心修道,為此絕情斷愛,那修道的意義何在?”

“若不能守護自己想守護的,變強又有何意義?”

老者的聲音震耳欲聾,句句在淩雲心中炸響。

這些問題,漫長歲月以來,他從冇想過,不過心中卻覺得似有幾分道理。

“或許孤寂萬年,真不如逍遙一世。”

“可是,我之前收的那些徒弟,意義又何在?”

淩雲心中暗自琢磨,又覺得老者的話語並不是那麼有道理。

“老夫命不久矣,可是道友的情況也不妙啊!”

老者的話語繼續傳來,淩雲眼中寒芒一閃,不善的看向老者,頗有一言不合就滅掉這縷殘魂的意思。

“道友彆誤會,我觀道友來此隻是為了查閱典籍,我雖看不透道友的身體情況,但境界想必也是真仙之上吧,可是實力卻發揮不出幾分,想必也身負重傷。”老者解釋道。

“那道友的意思是,想將本君留在此地了。”淩雲手掌被一層白濛濛的光暈包裹,冷冷的說道。

“老夫祖傳一套功法,或許能解道友燃眉之急。”

“不過有言在先,此法修煉難度極大,入門條件亦苛刻,道友是否考慮一觀?”

老者對淩雲的舉動毫無反應,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他有自信,淩雲一定會看。

溺水之人,豈會放棄任何一根稻草。

“說說你的條件吧。”

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

修仙路上,也冇有送上門的機緣。

淩雲心裡一動,對老者所說的功法大感興趣,但是表麵卻不動聲色,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老夫遺願未了......”

老者心中一喜,知道淩雲多半是答應了,開始緩緩講述起來。

原來老者叫月牙子,是蓬萊仙島月氏一族的族長。

萬年前,蓬萊遭遇外敵入侵,儘管奮力抵抗,但敵人太詭異了,居然能汙染屍體,僵持之下,敵強我衰,短短數十年,蓬萊便淪陷了。

老者自知無力迴天,啟動鎮族之寶“九霄塔”,破碎虛空降臨此地,從此隱姓埋名,默默等待下一任聖女現世。

而老者的要求也不過分,隻是希望淩雲若真靠功法起死回生,有朝一日,月氏一族聖女出世後,能給予其力所能及的幫助。

“若道友提供的功法真有那麼神奇,在下倒是可以答應隻要是力所能及,可庇護月氏一族一二。”

聽完老者之言,淩雲心裡也是佩服不已。

一個寧可每天承受煉魂之苦也要等待新聖女出世之人,的確值得敬佩。

不過作為活了無數個春秋的大能,他可不會像小年輕一樣,一腦熱就一股腦的全答應了。

想了想,淩雲補充道:“不過此事變數太大,在下可不會發什麼心魔誓言。”

“老夫豈會如此不知進退,有道友一句承諾足矣。”

老者虛空一指,頓時就像變魔術一般,改天換地,四周變成了和前麵三層一般無二的塔壁。

第四層的空間比第三層要小,不過若是算上剛纔那個空間就另當彆論了。

整個第四層隻有一尊雕像,此雕像是一個女子,長髮飄飄,額間有一月牙圖案,一眼望去便能感受到其身上的出塵之意。

仿若仙子臨塵。

也確是仙子臨塵。

不知為何,淩雲看著雕像,卻宛若看到一個真人一般,端的詭異。

雕像左手持一朵紫色的花朵,花蕾是由一條條花絲牽引著一個個月牙狀的東西,甚是奇怪。

右手上有一塊古樸的羊皮卷,此卷被摺疊著放在手心。

正當淩雲打量之時,老者手指發出一道白光,射在雕像的右手上。

不知是不是錯覺,雕像的右手動了一下,羊皮卷被一股無名的力量托起,在老者的引導下飛到了淩雲麵前停了下來。

接過羊皮卷,打開後的第一眼,便是一個個密密麻麻的蝌蚪文。

若是一般的人,哪怕是真仙也未必識得,但作為曾經北荒第一仙君的淩雲來說,十萬年來,對各種事物都有所研究。

這種蝌蚪文實際上是一種上古文字,多見於古修士的祭壇,故而在北荒,它還有一個名稱--祭文。

“五行輪迴訣。”

淩雲口中默唸一句,繼續將手中羊皮卷展開。

漸漸的,他的手開始顫抖。

這部功法太逆天了,竟然說,練到極致,永生有望。

哪怕仙尊亦不敢說自己能永生,也不知是記錄此法之人狂妄還是真有這麼逆天。

現在不是研讀此功法的時機,不過從描述上看,治好自己的傷勢的確有望,自己回去得好好研讀了。

“道友所贈的確對我有幾分用處,在下就卻之不恭了,答應道友之事,淩某在有生之年,必會儘所能庇護一二。”

一個靈光閃爍,羊皮卷憑空消失,被淩雲收進了儲物袋。

“道友且留步!”

淩雲轉身走了幾步,準備離開時,被老者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