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普通的開場,晚伊換好了衣服就下去了,他從自己的父親那裡拿到了寶貴的護身符,這次是加強版本,就算是他們這孩子都冇有。

一個原因是用不到,另一個是自己的父親懶得去做,做護身符對於其他的職業來說可能是一種工作。

但是對魔法少女來說,這是一種祝福,而魔法少女的祝福則是來自各種正麵情感,之前一般的魔法少女是這樣的,也有黑暗魔法少女,她們的力量就是各種負麵情緒。

總之現在自己父親能夠做出來是他用最純潔的愛戀之情製作而成,這玩意的防禦力很恐怖。

隻是一想到了自己父親需要捧著這護身符輕吻七七四十九天,他就覺得有點不太行。

變成了魔法少女的父親還行,但是換成了青年模樣的父親,雖然父親長得不錯,要不然也不能吃軟飯,可是這是男人的愛情,怎麼想都覺得有些無法接受。

還好自己的父親夠懶,不想每天把自己的愛意注入這種護身符之中,他覺得自己有時間還不如把愛注入遊戲之中。

這東西自然是下課去醫院的時候再給了,他還有學生的任務,還是需要好好上課的。

踩著昨天晚上才送過來的二手自行車,他不想買新的了,二手的自行車就夠用了,要不然幾個月之後,又可能連車都冇了。

來到了教室,依舊是原來的模樣,大家也已經習慣了某天有人請假了,這可太正常了。

今天唯一不一樣的是換了一身校服的莫思琪來到了班級,又是引起了所有人驚呼,大歎校花要變成二花了,要給莫思琪退位讓賢。

這裡要寫的話,又是一大段怎麼描寫莫思琪好看的文字,幾百字也是字,就不水了。

晚伊對她冇有什麼好感,昨天冷靜下來了之後,晚伊也有點後悔自己昨天似乎有些太過分了。

所以為了避免尷尬,他決定不去主動和這個女人聊天,這樣大家都不尷尬了。

而莫思琪也不是那種會給人隨便招惹仇恨的人,一白天的上課都很正常的過去了。

晚伊整理了自己的筆記,準備去醫院給已經冇事的好基友補課,好基友還冇出院,估計至少還有幾天的時間。

這麼好的時間不是給他打遊戲的,好基友雖然是未成年人,但是他可以玩單機啊,帶著一個遊戲機過去就行了。

晚伊可不會讓他白白浪費這樣的時間。

畢竟他除了這個理由,他覺得自己要是用其他的理由去見好基友的話,實在是不好意思。

還是那句話,如果不是他的話,現在好基友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所以見麵也需要找一個理由過去。

要不然他怎麼去麵對好基友的父母。

就在他準備踩出去校門的時候,莫思琪一隻手抓住他的車把,不給他出去。

“有什麼事情?”

“我是過來保護你的,所以我要和你一起過去。”莫思琪回答道。

這個回答合情合理,也冇有什麼特彆的理由可以拒絕,他也不想自己總是在外麵變身。

“可以。”晚伊冇有拒絕,隻是他說道:“我的車不能坐人的。”

“其實上麵配置了一輛車給你的,從你上學開始到放學都是我們護送,你不能出事,你應該很清楚。”

莫思琪指著一邊停著的黑色小車,晚伊就知道自己的母親很可怕,比起妖魔鬼怪什麼的,執法隊的人似乎更加的害怕自己的母親。

這就好像是在世界可能會被毀滅和世界一定會被毀滅之中做出了選擇吧。

“這樣就冇有意思了,因為害怕我的母親,所以你們冇有同意對吧。”晚伊又把車給推回去。

他估計這些人是怕自己不同意,怕自己說生活都被監視一樣,不過現在的確是坐車更加合適。

把自行車放回去,他坐上車的時候就看到了班群都炸了,因為有人看到了自己和莫思琪一起上車了。

甚至是連他表白過的前校花也發資訊私聊他怎麼變心了。

他能說自己是去看一個男人嗎?

“你們怎麼不派一個男的過來。”晚伊看著前麵開車的司機,覺得這個司機不像是一個人,看起來都冇有表情的變化,這大概是機器人吧。

“你應該知道我們兩個的家事是怎麼一回事,派你過來太不明智了。”

晚伊已經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的父親是她媽閨蜜的事情了。

“因為我是天才。”她突然一換語氣有些驕傲的說道:“在這個年紀能夠保護你的也隻有我。”

“其他的原因呢?”晚伊問道:“回去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能夠在這個年紀擁有這樣的實力的並不是隻有你一個,執法隊不應該是這樣的纔對。”

“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可能是因為我父母的關係吧,他們覺得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你父親應該大度原諒過去發生的事情,這纔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

晚伊看了一下前麵的司機,還是冇有什麼反應。

他看著窗外的景色說道:“這句話不要在我母親前麵說,我父親人好,一般也不會怎麼介意這個,但是你應該也聽說過我母親是怎麼追求我父親的吧。”

那是一拳一個,任何對自己的父親說不好的人,全部打倒,最後讓自己的父親傾心的英雌。

反正他是聽自己的父親說過母親連那時候變身成為魔法少女的父親也打了。

“我也是這樣覺得。”

兩個人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實際上,莫思琪還有一個想法冇有說出來,那就是上麵想要利用自己去用美貌和實力征服晚伊,畢竟學霸和學霸是不會隨便服氣的,自己的出現很容易激發晚伊的鬥爭心理。

說不定這樣就成了,然後就冇有然後了,她現在覺得自己還不如一個男人來得重要。

換成其他的男人這時候不得使勁找話題,可是現在的晚伊心裡隻有另一個男人,他的眼裡根本冇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