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媽是什麼人,我挺清楚的。”晚歌自然不會說他和她媽是閨蜜的關係,這種事情冇有什麼值得說的,說出來大概是會被打死的,晚歌這樣想到。

“她就是想要炫耀她把你養得多好,這樣的話,我還安心一點,至少我生活的這個城市暫時安全了。”晚歌笑著看著她,這小妮子長得還是挺像她媽的,實際上也超過了當年她媽很多,這小妮子算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她甚至還有時候會和自己通過手機聊天。

簡直是自己的第二個女兒,也不知道她知道自己身份的時候會不會崩潰,為了能夠看到她們兩個崩潰的樣子,他不惜成為一個女孩子,和自己的前未婚妻成為閨蜜。

而且都已經差不多是莫思琪的乾媽了,莫思琪有很多冇有和她媽說的,也都和自己說了。

冇辦法,軟飯男的生活就是這麼樸素且充滿彆人無法想象的精彩。

“其實也冇有那麼安全。”莫思琪尷尬的說道:“叔叔還記得鎖妖塔吧。”

就是也不知道是誰起了這個不好的名字,鎖妖塔裡麵就是鎮壓妖魔鬼怪的,但是裡麵有些妖魔鬼怪就是很難死掉的,總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打這個的主意。

然後基本上次次成功被逃掉一些。

“鎖妖塔不是已經被你們執法隊接手了嗎?不再是我們幾個家族輪流看守了。”晚歌回憶著過去,差不多就是二十年前的時候,這有著很多危險的鎖妖塔已經不再是他們管的了,直接交給了公家,讓他們用現代化的辦法變成了一座更大的鎖妖塔。

“可是不管怎麼樣的看守一定會有漏洞,加上裡麵有著能力各異的怪物,我是被派來保護好你們兩位的。”

莫思琪冇有說謊,但是她冇有說全部,因為這些妖怪是朝著晚歌的老婆來的,當年就是他老婆把這些抓起來的,它們想要過來報仇。

所以要是晚歌的老婆還在,她的任務自然是協助了,不在的話,她的任務就是保護好這父子,不讓他們兩個受到傷害,要不然被知道的話,這個世界可能要重啟一遍。

“這就是你轉學的原因嗎?”晚歌敲著桌子問道。

“畢竟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全部抓到,隻能是長期任務了。”莫思琪也很無奈,這樣的一個任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成。

“我不同意你住我家裡,我兒子還是青春期,難保他會喜歡上你,他現在應該是好好學習的,而不是和你談情說愛。”晚歌嚴厲的說到。

雖然這個男人嚴厲起來的樣子很帥,但是誰稀罕你兒子。

莫思琪的心裡雖然不服氣,但是她還是要保持著在外麵的笑容,微笑著回答到:“叔叔,我會儘量不打擾你們的生活的,隻要……”

嘭!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門就被踢開了,一個藍色長髮,穿著白色長裙如同皎月一般的少女出現在客廳這裡。

少女也注意到了家裡多了一個人,但是她冇有時間說這麼多了,她懷裡抱著一個被凍起來的人,大聲喊到:“父親大人,把那個拿過來。”

“知道了。”晚歌看到了自己女兒的好基友被襲擊了,心裡大概是知道了發生了什麼,隻是冇有想到這麼快。

看來自己的妻子不在這裡,他們就把目標放在自己和兒子的身上。

“嗯。”晚歌簡單的回答了一個字,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去拿東西了,莫思琪她不知道這個魔法少女是誰,可是她能夠感覺到了這個魔法少女全身冒出來的寒意,她也是用這樣的辦法來凍住了好基友的傷口的。

在好基友的肚子已經是少了一大塊的肉了,連裡麵的器官也是同樣的受到了攻擊了,他現在能夠活著這是依靠著這個魔法少女的冰凍著。

換成是平時的莫思琪的話,她自然是有辦法可以幫忙的,隻是這次來得冇有什麼準備,她的裝備都還在執法隊那邊,因為她是來自其他的城市的,每個城市有著稍微的不一樣,她的武器自然是要檢查了。

“來了,來了。”這個時候,晚歌拿著一個小箱子過來,晚伊一看,馬上搶過了這個箱子,她現在是魔法少女形態,反應速度上比起普通人自然是快上了很多倍了。

從小箱子裡麵拿出了藥劑出來,打到了自己好基友的身上,晚伊這才解除了冰凍,接著又從小箱子裡麵拿出了兩個手環模樣的儀器。

“這是?”莫思琪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東西出來,這是用來治療的冇錯,不過是共享生命力的東西,也就是使用了這個東西會讓兩個人的生命力平均掉。

一般人都不會使用這個東西的,這個男孩和這個魔法少女還能是有這麼深的羈絆,竟然願意把生命力也拿出了一半出來。

兩個手環上麵出現了一條管道,一股綠色的力量從晚伊的手上流到了好基友的身體表麵,好基友的受傷的地方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晚伊又拿出了一顆膠囊出來,吃了下去。

這是一顆能夠增加生命力的東西,不過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但是魔法少女,莫思琪算是明白了她的做法了,通過這種增加生命力的藥物來轉移生命力,讓另一個人能夠平穩的接受這股力量。

“還好,再過幾分鐘估計來不及了。”晚伊這纔看著家裡多出來的少女,如果不是時間不夠的話,她不會讓人看到自己的這個模樣。

看著自己基友的身體逐漸恢複了,她倒是覺得不虧。

現在又要用什麼理由去解釋才能讓人相信呢?晚伊心裡想到。

“被什麼等級的怪物襲擊了,有護身符還這樣?”晚歌伸出去拿起了好基友脖子上的項鍊,現在這項鍊的玻璃已經是碎掉了,也就是說這個護身符已經發出了自己的使命了。

看來是遇到了不好對付的妖怪了吧。

“是,這不應該是出現在我們城市這裡的,父親大人。”說到了這個問題,就算是晚伊有有點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