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是可以,但是你應該知道我父親是誰?”

晚伊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長得比校花還好看點的女孩子並冇有什麼興趣,可能是因為她媽媽的緣故吧。

雖然他很清楚這並不是真的綠,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力,因為不滿意自己上一輩的要求,所以對自己的婚約者表示厭惡也可以理解。

但是理解是一回事,自己不開心又是一回事。

不是每個人都是能夠和自己的父親一樣,就算是被那樣了,還能變成魔法少女去靠近彆人,甚至成為了閨蜜的。

反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我知道,這事情我父母曾經當成笑話和我說過。”莫思琪莫名的很憨,竟然把事實都說出來了。

啊這,你要是知道我父親做了什麼,那就不是笑話了。晚伊這樣想到。

“那加個聯絡方式吧,我把我家地址發給你,我們兩個還要踩車回去的,你可以先過去,我父親就在家。”晚伊想著反正家裡就自己的父親一個,雖然是一個軟飯男,但是招待一下客人還是冇有問題的。

等自己回去了,那可能都談完了。

自己的父親會尊重自己的決定,所以不管是什麼事情也都會商量一下,就好像是變成了魔法少女一樣,這也是自己的意願。

“好的。”她的臉上表情似乎有點奇怪,但是還是拿出了手機交換了聯絡方式,晚伊把自己家裡的地址發給她,就和好基友一起去拿車了。

在出去校門的時候,好基友才說道:“按照輕小說的劇情,我覺得她應該是和你有那種關係的纔對,就是你的未婚妻,或者你小時候就和她有過什麼成為新孃的約定之類的。”

“冇有,如果有的話,估計我們小時候認識就打架,你應該知道她父母是誰的吧,這個事情我也和你說過。”

除了隱藏自己父親變成魔法少女靠近他未婚妻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也多少說過,好基友也是知道的。

“那你為什麼還同意她去你家,如果是找你媽的話,那還行,可是找你爸,這不是對你爸的背刺嗎?”

“這個倒冇事,你也知道我父親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去到我的家裡,她就會發現我父親在看那些不正常的東西,玩著遊戲,除了不敢給虛擬主播打錢,他就是一個宅男。”

晚伊對自己父親的想法就是這樣,但是這還是自己的父親,他也不怕被人看到,彆人羞辱他父親的話,晚伊就會化身黑夜魔女去找他們麻煩。

月亮總是需要有黑夜的襯托。

“你可太愛你爸了。”好基友說著反話。

晚伊卻回答道:“誰讓他是我父親呢。”

莫思琪是坐車到了他的家裡的,她其實並不想來到了晚伊的家裡,因為過去的事情知道是知道,而且晚歌也在後麵離開了晚家的正統,成為一個普通人生活在這個城市。

晚家雖然冇落了,但是影響力還是有的,他們隻是冇有再誕生能夠變成魔法少女的人,但是他們家族的女孩子很多能夠擁有魔力,從事驅魔行業也很輕鬆。

她努力把心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給去掉,不去想自己的父母讓這個叔叔多尷尬,哪怕是冇有見過一麵。

她在門口露出了職業的笑容,從小開始她就要麵對各種各樣的人,笑容這是一定需要的。

按下了他們家的門鈴,裡麵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兒子,快去開門。”

裡麵的人聽起來像是冇有睡醒,要不然這時候怎麼還會叫人開門,都這個點了,竟然還有人冇有起來。

她清了清喉嚨,然後說道:“叔叔,我是……”

她還冇說完,門就已經被打開了,隻見一個長得帥氣卻帶著一絲懶惰的男人給她開了門,說道:“你媽已經給我打電話了,說你要過來,我先問一句,是不是有什麼麻煩的東西過來了?”

晚伊不愧是晚歌生的,兩個人連想法都是一樣的,一看到了有人過來了,第一時間都是覺得有麻煩上門了。

應該是害怕這個城市來了麻煩的東西。

之前都是晚歌的妻子在這裡鎮壓著一切魑魅魍魎,可是幾個月之前她說要給晚伊去賺大學的學費就帶著晚伊的妹妹離開了。

然後家裡就剩下兩個男人,晚歌冇有妻子在身邊,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叔叔,我要是隻是單純的拜訪你的話不行嗎?”

“那你媽冇教你上門拜訪要帶禮物嗎?”晚歌不客氣的說道。

她也預計到了晚歌的態度不可能會太好,當年那樣的事情,換成是她甚至不想往來了。

“叔叔我其實是買了,但是今天入學了,我冇有帶過來,你看我下次補行嗎?”

“哎,你都這樣說了,我要是接著說下去就不好,進來喝杯茶吧,說一下你媽媽準備讓你過來做什麼?”

晚歌這才讓開了身子讓她進去。

進去了之後,她也冇有聞到什麼奇怪的味道,房子裡麵打掃的挺好的,原本她以為隻有兩個男人在的房子會有怪味的。

不僅冇有怪味,還有一股熟悉的香味,她一時間冇有想起在哪裡聞過。

“隨便坐吧,我這裡隻有白開水和飲料,冰紅茶要嗎?”

“白開水就好了,謝謝叔叔。”

晚歌給她洗了一個杯子,倒了白開水給她,放在了她的麵前,電視就不打開了,他平時看新聞也都是用手機,電視主要是用來打遊戲用。

“說起來,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麵,都不知道說什麼好。”晚歌撓撓自己的臉蛋,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個動作讓她也有了既視感,就是不怎麼記得在哪裡看過了,可是為什麼會這麼熟悉,這不應該吧。

“其實我也是不知道,我突然就被媽媽叫到了這裡過來了,可能我媽媽覺得她這樣可以更加的讓你生氣吧,但是請不要太生氣,我媽媽其實冇什麼惡意。”

莫思琪已經察覺到了她媽媽的想法,就是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了,我也要讓你看看我過得多好,我的孩子是多麼優秀,政治聯姻是不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