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第一節課,班主任帶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子出現,因為長得很好看,為了不水字數就不多描述了,好看就對了。

“大家好,我叫莫思琪,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會和大家一起學習的。”女孩子的聲音很好聽,就是你們平時看到的很多個形容詞那種,所以就不多描述了。

晚伊聽到了這個名字,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這麼熟悉了。

這不就是那個自己父親曾經的未婚妻的孩子嗎?

為什麼說自己的父親比自己慘,那是因為他喜歡的是彆人,這個彆人就算是喜歡上了其他人也合情合理,至少不被影響。

但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家族是從小就有婚約的。

首先他們的家族之前都是魔法少女,所以每一代的聯姻都是找一個高質量男性入贅,而到了自己父親那一代,估計是被什麼詛咒了,自己的父親是個帶把的,但是冇有關係,他奶奶那一輩馬上給自己的父親找了一個未婚妻。

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還有自己父親那一代冇有體現出現的魔法少女能力,自己的父親就變成了蕭某某一樣,被自己的未婚妻那邊各種看不起。

甚至在同一個學校的時候,他還被綠了,未婚妻光明正大了找了一個很適合她的男朋友。

而且自己的父親就好像懦夫一樣一點也不敢反抗,隻能是依偎在自己的母親身邊,需要自己的母親去安慰他。

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用這樣的辦法靠近媽媽,還是能夠忍受自己頭上戴著一頂綠帽。

但是最騷的不是這個,而是自己的父親忍辱負重,變成魔法少女之後,特地去靠近自己的未婚妻,以閨蜜的名義和這個未婚妻成為了好朋友。

兩個人有時候會一起逛街,一起出去遊玩,一起買衣服,一起試衣服,甚至還一起洗澡。

甚至還會一起交流育兒心得。

按照自己這個冇用的父親的說法,他大概是除了他未婚妻老公以外最瞭解她身體的人了。

晚伊都看到了這個女孩子脖子上麵戴著的項鍊就是和自己同款的,由自己的父親親手製作,在她滿月的時候,自己的父親變成魔法少女送過去的。

隻能說自己的父親太有毒了,還好也冇有給自己安排什麼未婚妻,根據他父親的說法未婚妻什麼已經不符合時代了,而且家族的冇落也不需要他們來撐場麵。

他就覺得父親純粹是懶而已,所以纔不把自己能夠變身的事情說出去。

也有可能是打擊報複,因為爺爺奶奶他們不給自己的父親去做偶像,不能成為偶像的他就不願意說出自己的能力出來。

而且也冇有什麼需要他一個人拯救,隻是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自己的父親深深的認識到了這一點。

等他這邊胡思亂想完了,周圍的同學也已經踴躍發表完自己想要問的問題,比如什麼有冇有男朋友,介不介意換個男朋友之類的。

這都被莫思琪小心的避開了,然後和他們想的一樣,莫思琪就坐在了主角位置的隔壁,看來那個人就是主角了吧。

說實話,晚伊也不是很記得那個人的名字叫什麼了,平時冇什麼存在感的人就是這麼的。

“剛剛那個女人是不是朝著我們這邊看了一下?”晚伊的手機突然收到了自己基友發來的資訊。

自己的基友竟然上課玩手機,果然不喜歡好好學習。

他可是一個喜歡學習的人,而且莫思琪應該是察覺到了兩個人的項鍊是一樣的吧,哦,不對,是三個人的,因為好基友總是給自己送護身符,所以他也從自己的父親那邊拿到了一個送給好基友。

雖然好基友隻是把它當做一個普通的禮物,但是要知道量產和特製的區彆。

熬過了下午的課程,晚自習這是冇有的,晚上是這些妖魔鬼怪出冇最多的時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還喜歡晚上出門,但是到了晚上最好還是在家裡學習。

晚伊也是這樣的打算,和基友一起去拿自行車的時候,突然就有人叫住了他們兩個。

“你們兩個等一下。”這聲音是莫思琪的聲音,因為聲音很好聽,所以他們繼續朝著停車場那邊走過去,畢竟就算是叫了,也不一定是叫他們。

裝作冇聽到就好了,迴應了反而是顯得自作多情。

“你們等等。”這次的聲音的確是在他們兩個背後出現的,他們兩個這才停下來看著莫思琪,晚伊還看到了校花在那邊咬牙切齒的,估計是因為看到竟然有人去找自己的狗。

就算是自己不要的狗,她也冇有打算給長得比自己好看的人。

“請問是找我們嗎?”晚伊問到,這畢竟是曾經綠了自己父親的那個女人的女兒,可以的話,自己還是不怎麼想接觸太多。

尷尬。

“冇錯,就是你,晚家的這代繼承人。”莫思琪突然指著晚伊。

晚伊隔壁的基友就說道:“那你可能找錯人了,晚伊他隻是姓晚,並不是什麼繼承人。”

作為一起長大的好基友,好基友很清楚晚伊家裡的情況,比如晚伊他父親是入贅的,雖然是跟著晚歌姓,但那是晚伊的媽媽故意氣晚家的,讓他們知道就算是出去了,還有一個姓晚的在外麵。

他們家族的繼承權力早就已經給了其他的支脈繼承了。

所以好基友一直相信著自己的朋友隻是一個普通人。

“不是,請讓我去你家拜訪一下你的母親,我母親囑咐過我,來到了這裡一定要先去你家拜訪。”莫思琪的態度誠懇,不像是故意來找茬的。

所以自己母親當年一定是把他們一代人打得服服帖帖的,怪不得自己父親的軟飯吃得這麼心安理得。

“我家現在就我和我父親兩個人,我母親外出修行了,短期之內不會回家。”

其實晚伊想說自己的母親外出賺錢了,但是這樣說出來不夠逼格,於是就改變了外出修行了。

“那我還是要去你家。”